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增强网络军事典型报道感染力

作者:■刘小铭

提 要:典型报道是一种重要的军事报道类型,在媒介融合的大环境下,网络军事典型报道对于贴近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只有贴近受众,才能实现其社会价值。本文从强化贴近性的角度,探究如何使涉军网络典型报道得到更好地发展。

关键词:军事典型报道;贴进性;媒介融合

融媒新时代,网络的发展为军事典型报道提供了“注入新血液,焕发新活力”的重要契机,结合其特点和优势,强化报道的贴近性,有助于打造融媒体军事典型报道的新形态,彰显新时代军事典型报道的新活力。如何切实强化贴近性,创新传播方式,使典型报道更加深入群众,取得传播实效,值得深究和思考。

一、当前网络军事典型报道概况

在我国新闻宣传史上,曾出现过大批优秀模范人物,媒体的报道,使他们为人们所熟知,并成为社会的价值坐标,引领着时代前进的方向。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网络越来越成为人们获得新闻资讯的主要渠道,网络军事典型报道通过对军事典型人物进行宣传,对部队工作生活中具有代表性和普遍意义的事件、问题、经验进行剖析,教育人民群众,指导部队工作。从新闻来源上讲,军事报道具有某种性质上的“资源垄断性”,这也是军事典型报道新闻权威性的来源,借助网络加以推广,可使得其表现形式更为新颖,内容呈现更丰富,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但平台的推广无法抵消内在的不足,随着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不断发展,社会价值取向日趋多元,公民个体意识也日益增强。在这种大背景下,军事典型报道的“结构性矛盾”,即所提供的信息与受众需求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原有的典型报道模式日渐式微,非但不能引发受众共鸣,甚至遭到受众疏离,对官方话语普遍有抵触情绪的受众,比以往更不易受正面报道影响。

二、强化对军事典型报道的贴近性

惯性报道框架的弊端。由于过分强调典型报道的思想性和指导性,有些新闻媒体在进行典型报道时习惯于使用事先选定的框架进行报道,故意回避典型的缺点,营造“光环效应”,以达到典型人物超凡脱俗的完美形象。因此便出现了很多典型报道因为人物形象过度单薄,主题立意过度拔高而为人诟病,存在阅读率低、认可度不高的问题。

典型性与非典型性同样重要。社会所树立典型的接受度低是典型报道影响力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事实上,报道对象身上的典型性和非典型性同样重要。典型性让他们有别于一般人,非典型性则让他们与社会上大多数人更具接近性。例如第二十四届中国新闻奖国际传播奖二等奖作品《红色串珠——美国教师罗恩惠在深圳的故事》树立了一位国际友人的典型代表——在深圳生活的美国女性罗恩惠。她抚养中国患病弃婴17年,并倾其所有开办特殊教育机构,献身公益事业。文中既有她拖着病腿给孩子们做饭这样的感人叙述,也有发不出工资时也会发脾气这样的立体细节,使人物形象更为丰满鲜明,既有超越普通人的崇高精神,也呈现出一般人的喜怒哀乐,增添了人物的感染力和示范效应。

这对于军事典型报道同样适用。平实亲切、有人情味的典型,由于强化了贴近性,从而拉近了与受众的距离,呈现出立体、完整、可信的形象,有助于更好提升典型形象的生命力。

三、如何在网络军事典型报道中强化贴近性

网络军事典型报道缺乏贴近性的主要表现有:一是在典型选择上,反映英雄人物多,反映平凡人物少;二是在典型表现上,“高大全”的表述多,客观平实视角少;三是单向式宣传多,多向式互动少。怎样才能切实在军事网络型报道中强化贴近性?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

报道角度平民化,使典型报道克服群像感。军事典型人物报道应转变思维,从宏大叙事的人物宣传转为微观叙事的人物报道,使得典型人物不仅可“敬”更可“近”。在展现集体精神风貌、极易同质化的报道选题中,应用平民化理念,探索平民化的报道视角,关注事迹突出但相对“平凡”的基层群众,往往能够出奇制胜。实现从宏观单向切入向微观多维切入的报道视角转化,增强报道的贴近性,不仅能使受众产生更大的代入感和亲近感,在很大程度上也可使得整个群体的面貌及其背后的故事得到更鲜活的展现,彰显典型意义,从而使得宏大主题得以具象化展现;辅之以网络平台,可为个性化报道提供进一步可操作化空间。例如新华网“与雷锋班班长同行”系列专题,以丰富的军事资源,独家策划邀请24任雷锋班班长打造典型报道,将与历任班长的访谈图文并茂、音视一体系统化集中化呈现,各版块脉络清晰、要点突出,使得一年一度“学雷锋”的“常规主题”,被打造为平民大众所喜闻乐见的“热新闻”。

语言风格突出亲近性,使典型报道克服高远感。军事典型报道语言往往陷入“假大空”的窠臼。典型人物报道应避免形成“山河上下一片红”的赞扬稿。经验告诉我们,即使是报道那些来自基层官兵的典型,沿用“高大全”式的说教,纵然立意再高,文字再好,最终也难以为读者所接受。要写“高”比较容易,要写“活”就很难,而通过网络技术辅助和版面编排则可以显著放大语言的张力。是否能展现出让人“眼前一亮”“耳目一新”的语言,在朴实的事实陈述中凸显真理,对于军事典型报道的传播效果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

例如第二十五届中国新闻奖中国军网二等奖作品《行进中国·精彩故事——南海纪行》,采用了“健美先生”华阳礁守备队上士李欢乐讲述其相亲轶事的同期声:“我妹妹想把她一个女同学介绍给我,就整天跟人家说我在南沙练体能的事儿。那次我回家休假,妹妹就把同学带来看我,还非让我脱了上衣给人家看。”“开始我挺不好意思,哪有相亲头一次见面就脱衣服的?后来一想,男子汉当兵打仗都不怕,这个有啥怕的?看看就看看呗!结果一看,人家就同意跟我处了。后来,妹妹的同学就成了我媳妇了……”。如今南沙各种设施逐渐齐全,守礁官兵的训练、生活、战备条件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官兵已经不必像老前辈那样背负沉重的生存压力,有了更多的条件强身健体,李欢乐经历,其实反映的是守礁官兵从苦熬到乐守的变化。褒奖军人牺牲奉献不一定要大喊口号语态凝重,视频画面中李欢乐轻松的语气、朴实自然的语言,反而使得重大主题表现更为真诚可感,既可敬又可亲,既可信又可学。

报道形式多样化,使典型报道更具直观感。军事典型报道若处理不好“指导性”与宣传效果的关系,容易使得传播方式千篇一律,单调僵化,失去报道深度。有鉴于此,新时代军事典型报道需要一种全新的嬗变。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思维的多元化,受众比以往更易质疑典型报道,要使典型报道为受众认同,就要换位思考。不仅要强化受众和媒体之间的互动,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更要强化受众与典型人物之间的互动,使受众的质疑得到解答,让典型报道在质疑中还原真实,以无懈可击的本真为受众接受。适逢波澜壮阔的媒介融合大潮,让典型报道“下凡”,突破僵化的报道模式,贴合移动端,注重媒体间的互动,强化直观感,形成整合传播效应,将是军事典型报道继续展现魅力、发挥作用的关键所在。

例如第二十七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作品《无人区·52载守边人》,在制作出这一以H5为主打的网络专题作品之后,同年7月27日,《现代快报》专题制作组再赴无人区,利用网络直播,邀请老魏叔老两口与网友直接在线交流,进一步加强了受众对于这一典型人物的接受度和信任感,从而加深了对这一专题新闻的认同感。同样,在“与雷锋班班长同行”专题报道中,新华军事微博采取图文互动方式对大型访谈进行了在线直播,“史上最牛的班务会”得到大量“粉丝”关注并转发。新华军事手机报图片集锦还与教育部中国人生科学学会共同主办了授予24任雷锋班班长“2012,感动人生年度人物”的颁奖晚会,通过策划让典型人物同时在各类媒体出现,形成多媒体联动,多渠道强化报道的传播效果。有现场、有纵深、有细节,创意之举直接带来了迅猛的冲击力,延展了影响力。

当然,强化贴近性做好网络军事典型报道也要注意在实践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问题:一是注意避免煽情性表述,把握好报道情感分寸,在追求趣味和人情味的同时避免内容和感情上的不协调;二是注意在运用平民视角时不忘挖掘深度,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典型。注重挖掘典型人物背后所隐含的时代特质及人物行为的深层次原因,力争带给受众的并不只是典型人物报道常产生的感动,还有深入的思考。

先进典型源于平民之中,报道军事先进典型也是给广大受众看的,只有不断丰富和创新报道形式,结合媒体融合前沿技术和平台,使报道尽可能简明扼要、通俗易懂,才能提高典型人物的吸引力,增强典型报道的感染力。

(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