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用图片记录改革开放中的人民军队

——王建民军事摄影报道生涯回顾
作者:■林梓栋

提 要:新华社原军事摄影采编室主任、首席记者王建民用70余万张照片记录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重大历史性瞬间,是新时期我国军事摄影的领军人物。本文对王建民军事摄影报道生涯作简要梳理,以期呈现其作品的纪实价值、史料价值与艺术成就。

关键词:军事摄影记者;王建民;改革开放

王建民,河北任丘人,1972年入伍。1978年进入新华社军分社,中国摄影最高成就奖“金像奖”“范长江新闻奖”、中国新闻摄影“金眼奖”获得者,先后4次荣立二等功,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王建民职业生涯一直与国家和军队重大事件紧密相连,其照片与背后的故事足以构成一部改革开放进程中的“图说军史”。

一、踏破硝烟:用生命记录祖国尊严与军人血性

(一)从标兵到记者,从战士中来到战士中去

手榴弹投掷76米、全军军事技能比武第三名,刚入伍的王建民即刻彰显出精武标兵的潜质。身为标兵的他却“阴差阳错”地被调到了团政治处报道组,参加了师宣传科承办的新闻摄影培训班。培训班结束讲评时,王建民的启蒙老师丁世儒赞许说:“小王的照片主题鲜明,主体突出,有点儿像新华社照片。”说者无意,没想到王建民日后真的成了一名新华社记者。

王建民围绕军事训练、军民共建及优秀典型等题材进行拍摄,稿件开始被《唐山劳动报》《天津日报》《战友报》《解放军报》《人民日报》等多家报纸采用。出色的新闻报道成果使其在1975年被任命为团新闻干事。时任新华社解放军分社社长闫吾将军、周泽民主任等看中了他扎实的功底和突出的摄影潜力,将他从基层部队调进了新华社,那年的王建民刚满24周岁。一身兵味,使他镜头下的军人形象更显战味与血性。

(二)从课堂到前线,学以致用留下滚烫记忆

1985年,正在中国新闻学院学习的王建民,利用暑假时间奔赴南方边境开展自卫还击战报道。剑胆琴心,从战士成长起来的他对部队有着深厚的情怀,加之对摄影事业的热爱与忠诚,使得王建民置生死于度外,冲锋在最前线冷静地抓取最激情与动人的瞬间。

当镜头对准“敢死队”副连长原明同志时,他将钢盔往下一拉,俏皮地说道:“等我当了英雄再照吧!”这张遮了脸的“废片”被王建民珍藏起来。一个月后,原明率领的“敢死队”仅用13分钟便攻占了被越军占领的两个哨位,荣获“战斗英雄”称号。在原明出席人民大会堂英模汇报会上,王建民又定格了英雄实现夙愿的庄严与自豪,用图片兑现对英雄的承诺。组照《他果真当了英雄》获得全国新闻摄影大赛一等奖。

在前线的25天,他拍摄了2000多张照片,在全国产生巨大反响。1986年6月,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新闻摄影学会、新华社、原北京军区政治部联合为王建民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当代最可爱的人——王建民军事摄影展》,展出了其在前线的大量战地新闻摄影作品,王建民的军事摄影生涯也由此被推向一个新的高峰。

二、中流砥柱:迎“危”而上的“逆行记录者”

(一)唐山到汶川:一手救人一手记录

唐山大地震发生后,他是最先进入唐山市区的摄影记者,但遍地伤员的悲惨景象让他拿起铁锹首先加入到救人的行列。同时,王建民把镜头对准了人民子弟兵,拍摄了抗震英雄李玉林、英雄报务员吴东亮等极为珍贵的影像资料。

2008年5月初,正值王建民开展《青藏路上兵车行》系列报道,接到汶川地震灾情消息之后,他顾不上多日高原缺氧造成的疲倦与不适,谢绝领导“先休息恢复几天”的关照,带上海事卫星等发稿器材,火速赶往灾区。

11天中,王建民带伤两次徒步穿越都汶公路、三上映秀、两进北川,一刻不停地按动快门,发出了170多张新闻照片,为救援部队及时提供了宝贵的实时灾情。“记者再危险也没有一线战士危险,与救灾的一线战士相比,我们太微不足道了。”王建民在回忆两次抗震救灾报道后如是说。

(二)直面非典:隔离区内的唯一摄影记者

2003年非典危机,王建民主动请缨上阵,成为惟一获准进驻小汤山非典医院隔离区采访的摄影记者。进入隔离区前正好碰上前来考察工作的原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这位当年的老山前线作战总指挥,拉着他的手真挚地说:“王记者,小汤山不是老山,老山的枪炮看得见,听得着,那小病毒可看不见,摸不着,你可不要到处闯了。”

王建民不顾疲劳与被感染的危险,每天进病房与医患人员零距离接触,尽管穿、脱、洗消隔离服每次耗时近两个多小时,但只要听说病房里面有新闻,他定会前往拍摄,有1天竟进出了3次。在进驻隔离区采访期间,他每天采访与发稿的时间都在18小时以上。王建民以成熟记者的新闻敏感和业务能力,连续采摄播发了独家报道。他在一线拍摄发出的180多张新闻照片,满足了广大受众对这所带有决战和象征意义特殊非典医院的知情要求,成为鼓舞京内外患者和全国各族人民,团结一心,众志成城,战胜非典的重要力量。

三、家国情怀:以脚步丈量戍边真情与赤胆忠诚

(一)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只要有决心,有毅力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上不去的高地。”王建民踏遍祖国东西南北和高原“五极”,在海拔最高、条件最苦的神仙湾哨卡采访3个月,在喀喇昆仑山脉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当时正策划“星星伴我守边关”的系列报道,由于严重的高原反应,王建民脸色青紫,头疼欲裂,战士把他抬到连部,盖上了两床棉被、三件皮大衣,但仍旧没有一点热气。官兵端来热汤面,他张不开嘴,搬来氧气,王建民却坚决不吸氧。“当时全连就有一个大氧气瓶,我怎么能吸呢,国家通讯社的记者决不能和基层官兵抢氧气吸。”凭着这股劲头,在体温刚恢复后,王建民凌晨3点半起身拄着独脚架到哨位拍照,一直拍到早晨响起起床号。

(二)《中国周边大扫描》:重大军事外宣

王建民总在无战事的和平年月,为自己“设计”诸多难以攀登的摄影高地,挑战事业极限,用自己的职业人生去描绘、记录历史。为反映中国戍边将士的时代风采,1993年,新华社军分社与香港《文汇报》筹划了“中国周边大扫描”的系列采访,他率领记者团用近4年时间深入中国东、南、西、北四极的边防哨所,走遍长达4000多公里的边境线,经受摄氏80多度温差和海拔6000多米高差洗礼,遍走祖国五极四季,精心制作了100多个图文并茂的新闻专题。期间,他创作了《神仙湾,边防军人舍命守国土》《喀喇昆仑,高原劲旅挑战生命禁区》《东方第一哨,每天最早升起五星红旗》等作品,全方位展现了中国边防军人的风貌与情怀,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一次重大的军事外宣活动。

四、大国雄威:独家视角定格人民军队时代风采

(一)五次大阅兵报道

在历次阅兵报道中,王建民以独家机位与视角,保质保量、零失误完成中央宣传任务。1984年参加建国35周年阅兵报道,《邓小平检阅三军》《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受阅女兵》获“伟大祖国在前进”全国摄影大赛一等奖;1999年国庆50周年阅兵,《江泽民主席检阅三军》特写悬挂于军事博物馆正厅,分别荣获新华社年度优秀新闻奖、“历史聚焦”大赛优秀奖、解放军摄影艺术奖,并编辑出版《世纪大阅兵》画册;2009年4月,报道中国海军建军60周年海上大阅兵,组照《海上大阅兵》获新华社社级好稿、“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奖”二等奖;国庆60周年大阅兵,担任主拍胡锦涛检阅三军的镜头,《胡锦涛主席乘车阅兵》被海内外各大报纸头版采用,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奖”一等奖,并再次悬挂于军事博物馆正厅,同时主编出版《国庆60周年大阅兵》画册;2015年,作为具备在长安街采访与先导车上唯一的摄影记者,报道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出版《胜利大阅兵》画册。

(二)从“神一”到“神七”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是王建民拍摄的重点和亮点之一。具备国家通讯社的特殊地位和与指挥员多年积累的友好关系,加上自己的准确判断,几次返回舱落地,他都是第一个赶到现场并完整纪录全过程。独家的视角与经典画面也给全国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他拍摄的杨利伟返回地面后伸出V字形手指的照片,成为中国航天摄影史上最经典的影像瞬间,该图也获得当年的“五四新闻奖”。王建民的航天摄影作品很快形成现象级的传播效应,他也因此获得了原总装备部颁发的航天摄影“飞天奖”的殊荣。

王建民是一名摄影勇士,用70万张照片见证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人民军队,给中国摄影史与军队新闻史留下了一座伟大的影像丰碑,激励着新时代的军事新闻工作者在讲好强军故事、塑造好中国军队形象的道路上不断前行。

(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