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张海平 陈广照  雷 雨

夏洪青  林乘东 李 鑫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聂建忠 杨 敏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李  玥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国际舆论斗争议题设置和融媒体矩阵发声

作者:■ 陈广照

做好新形势下国际舆论斗争议题设置和融媒体矩阵发声,是新时代军事新闻宣传工作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重要使命担当。

习主席指出,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挨饿,失语就要挨骂。挨打和挨饿的问题我们已经解决了,但在“西强我弱”的国际话语格局中,“挨骂”的问题依然存在。相当多的西方媒体仍然戴着“有色眼镜”观察中国、报道中国,甚至炒作、抹黑中国。避免“失语”和“挨骂”,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要搞好国际舆论斗争议题设置和融媒体矩阵发声。

西方国家在这方面很有经验,他们表面上反对搞宣传,实际搞起来比谁都更起劲、更在行、更不择手段。只是比较善于掩盖,通过“看不见的宣传”,能让被宣传对象沿着他们所希望的方向行进,却认为是自己在选择方向。反观我们,在有关国际舆论斗争中,往往以“防守”为主。其实,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我们应该改变“事发灭火”“事后补救”“危机处理”的不利局面,充分认清国际舆论斗争议题设置面临的形势,主动进攻、主动设置议题、主动引领舆论,牢牢掌握舆论斗争的主动权、制胜权。

充分认清国际舆论斗争议题设置面临的形势

近年来,国际舆论斗争出现一些新情况新特点新挑战,议题设置面临的形势任务更为严峻复杂。

(一)从议题设置针对的地域来看,呈现多向联动的特点

我国面临复杂多变的周边与国际安全环境,热点敏感问题增多,涉军舆情密集多发,国际上不乏对我不利说辞。正如习主席所指出:“我国面临的安全威胁复杂多样,并呈现多向联动的特点。”这一战略判断为国际舆论斗争议题设置明确了任务、指明了方向。

(二)从议题设置关注的时间来看,呈现平时应对与战时应急交织的特点

这两年,国际舆论斗争及议题设置几乎没有喘息时间。很多敏感地区持续保持热度,需要全年、全天候跟踪关注;局部地区热点不定期、不定时出现升温、引爆情况。这就要求我们,既要做好常态的议题设置,更应做好重大突发敏感舆情的议题设置。同时,意识形态斗争作为国际舆论斗争的重要内容,在新形势下也呈现平时应对与战时应急交织的特点。各类有形与无形的斗争较量频繁上演,意识形态领域的攻防异常激烈,国家政治安全承受着难以避免的震荡和冲击,相关议题设置形势紧迫复杂、任务繁重艰巨。

(三)从议题设置的斗争对象来看,攻势更为凶猛,应对难度加大

一些西方国家惯于“先下手为强”“恶人先告状”,凭借占有国际话语权优势,攻势更为凶猛,伎俩不断翻新。特别令人警惕的是,他们善于主动设置议程,巧妙转移焦点。比如,当年在日本政府非法“购岛”的背景下,中日两国舰只多次在海上对峙,日本方面就多个波次主动设置议题牵引舆论焦点的转换,意图将无中生有的事件通过一系列连续报道做实。国际舆论也一度沿着日本误导的“中国威胁论”“中国军事威胁论”方向发展,购岛事件则被慢慢淡化,使中国陷入被动解释和道义洼地。美国则煽风点火,极力渲染钓鱼岛周边海域紧张程度升级,使其成为在亚太布局的借口之一。

(四)从议题设置的传播业态发展来看,在网络等新战场、在视频等新呈现方面竞争日益激烈

今天,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舆论制胜权的争夺日益白热化。“美国之音”说得很露骨:“许多人错以为语言对付不了子弹,但历史记录显示,在关键的历史关头,语言比任何先进武器的威力都强大,因为语言可以使武器变得无用。网络舆论将使中共面临毁灭性打击。”美军近年来投入很大力量进行创意制作,用心良苦地进行剪辑制作,兜售自己的价值观,炫耀自己的武力,肆意诋毁对手。这对我们做好舆论斗争及议题设置提出更高要求。习主席高瞻远瞩地指出:“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

善于设置议题引导国际舆论走向

新闻舆论议题有的是自然发生的,有的是人为设置的。高明的议题设置,往往都是时机、技巧、方法的最佳运用。我们要巧妙地设置议题,使该热的热起来,该冷的冷下去,该说的说到位,并引导国际舆论的形成,而不是被国际舆论牵着鼻子走。

(一)设置既定议题,强化舆论氛围,抢占舆论制高点

既定的国际议题,往往是敌对势力长期炒作、定期聚焦的话题。比如,二十几年如一日炒作的“中国威胁论”;带有强烈意识形态色彩的“中国模式”;西方国家对中国军费增长从未停止的责难……这类议题往往比较重要,但如何引领国际舆论走向,则需要从一个战略高度予以布置。只有精心谋划抢占先机,攥指成拳,击其要害,才能在舆论斗争中赢得优势、取得胜势。比如,在台海斗争中,针对台湾社情民意复杂,一部分民众国家观念、民族认同严重扭曲,“反台独不愿统一,反当局不亲大陆,反战争不弃抗争”的特点比较明显。我们既要揭露“台独”险恶用心,抢占法理道义高地,又要宣示统一高于一切,赢得国际社会理解支持。

(二)设置对应议题,回应舆论关切,缓释舆论震荡波

在国际舆论总体对我不利的态势下,我们必须及时关注、密切跟踪国内外出现的一些重大舆论事件,积极回应舆论关切,及时澄清一些负面猜疑和传言,纠正一些错误的思想流毒,回击一些恶毒中伤和攻击。近年来,我们在反“萨德”入韩、反击日本右翼言论等国际舆论斗争中,有关各方步调一致,紧密配合,持续发声,形成了舆论斗争的合力,以我方权威声音有效引导了国际舆论。

(三)设置全新议题,转移负面话题,化解舆论冲击力

面对西方媒体的说三道四、歪曲渲染,我们不仅要注意针锋相对地设置议题加以驳斥,还应适时地以新的舆论热点,快速引领舆论向我们所希望的方向聚焦,从而对冲不利舆论。这些年来,西方舆论不断妖魔化中国,不是“中国威胁论”,就是“中国崩溃论”,花样不断翻新,手法多种多样,但万变不离其宗,其态可掬,其心可恶。针对这些不利的负面议题,我们应以我为主,该反驳的时候反驳,该抨击的时候抨击,更多的时候,则是设置全新议题,引导国人不被负面舆论所扰,不被恶意言论所激。

(四)设置焦点议题,准确定性事件,掌握舆论话语权

当出现一些较有争议的国际突发事件时,我们要主动发声,及时予以回应和定性,掌控国际舆论的话语权。当事态发展有越轨的可能,甚至会影响国家安全发展利益的时候,我们要及时站出来,表明态度,亮明底线,提高快速反应、灵活应对、妥善处置的能力。比如,可以通过新闻发言人、新闻发布会、记者招待会制度,及时发布有关信息,对舆论焦点事件,及时通报军方态度和处置办法,回应各方关注和质疑;组织地方媒体和境外媒体前往前线采访,真实展示我正义之师、威武之师、文明之师、胜利之师的形象。

强化融媒体矩阵发声占领舆论引导制高点

习主席明确指出:“要适应社会信息化持续推进的新情况,加快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充分运用新技术新应用创新媒体传播方式,占领信息传播制高点。”现在,媒体格局、舆论生态、受众对象、传播技术都在发生深刻变化,特别是互联网正在媒体领域催发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面对受众阅读习惯和信息需求的深刻变化,要求我们在国际舆论斗争中必须更新工作理念、方式、手段,充分用好融媒体矩阵。

所谓融媒体,就是把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相互整合,相互利用,使其功能、手段、价值得以全面提升的一种新型媒体及传播模式。如报刊、广播、电视、微博、微信公众平台、APP、网站、视频等相结合,形成一个媒体矩阵,使得传播更为广泛、形式更加多样、更易引起公众的关注。融媒体矩阵使媒体之间的边界由清晰变得模糊,通过优势互补实现共生共赢。

(一)坚持创新为要,构建媒体传播新格局

习主席高度重视新闻舆论工作的创新,在视察解放军报社时强调必须坚持创新为要,他指出:“要顺应互联网发展大势,勇于创新、勇于变革,利用互联网特点和优势,推进理念、内容、手段、体制机制等全方位创新,努力实现军事媒体创新发展。”依托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充分利用新兴媒体即时传播优势,不断推出各种样式和形态的移动新闻产品,实现多媒体展示、多介质推送。针对受众对信息的个性化需求,在特色化、分众化上下功夫,做到量身定做、精准传播。打破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片面性结合的思维模式,推动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在传播方式、内容资源、体制结构等多方面全方位的深入融合,真正实现1+1>2的效果。大力实施移动优先战略,优化提升媒体微博微信功能,整合做大各类移动终端平台,健全完善即时采集、即时发稿的报道机制,努力抢得传播先机,覆盖多个终端。打通不同平台和部门之间的壁垒,实现媒体部门间的重组与融合,构建“一次采集、多种产品、多媒体传播”的工作格局。

(二)改进表达方式,实现内容与技术双轮并驱

好的内容自带流量,内容是国际舆论议题设置之“本”。新的传播环境和舆论态势下,要真正将内容做成“王者”,必须将先进技术嵌入内容生产全过程,充分发挥技术的作用,进一步丰富报道内容,拓展报道深度,提升产品和服务品质,使传统内容资源产生新附加值,实现内容价值的最大化。我们要把传统媒体长期积累起来的内容生产优势、传播公信力优势与新媒体技术优势充分结合,有效扩大新闻信息覆盖面,满足多样化和个性化的新闻信息需求,取得融媒体矩阵发声的最佳效果。充分利用互联网时代的新媒体技术,综合运用文字原创、数据图解、音视频、动漫、互动游戏、H5轻应用、全息全景等多种形式进行宣传报道。特别是多在“微”字上下功夫,通过微视频、微电影、微纪录片、微动画等,吸引网友的关注和点击。

(三)强固网络阵地,开展好网上舆论斗争

习主席深刻分析了新闻舆论工作在互联网时代面临的挑战与机遇,要求必须正视这个事实,加大力量投入,尽快掌握这个舆论场上主动权,不能被边缘化。当前,微博、微信、客户端以及网络微直播、微动漫、短视频等新媒体形态层出不穷,具有自发性、多元性、冲突性、无界性、难控性等特点,构成了越来越复杂的大舆论场,成为舆论热点的重要策源地。我们要把握舆论斗争的新特点,把网上舆论工作作为重中之重来抓,利用融媒体矩阵,积极开展网上舆论斗争,做到网上舆论的热点在哪里,舆论引导就跟进到哪里。对重大突发事件和网络舆情热点,要第一时间发布权威消息,最大限度地遏制不良信息、虚假信息和网络谣言的传播。提高对网上信息的分析研判能力,勇于站到前台、冲在一线,把握网上舆论主动权、主导权,以卓有成效的工作唱响网上舆论主旋律,占领网上舆论主阵地。

未雨绸缪做好国际舆论斗争长远准备

如果说过去打仗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那么在全球化和信息化的今天,为了达到政治和军事目的,“兵马未动、舆论先行”已成为显著特点。未雨绸缪地做好国际舆论斗争,必须着眼长远,结合实战,立足当下,不失时机做好人才、技术、渠道、融合等方面的准备。

(一)增强舆论战能力,培养战地记者

国际舆论斗争波诡云谲,对新时代军队媒体提出更高要求。中国将走到世界舞台中央,中国军队将更多“走出去”,新形势新任务,迫切需要提高舆论战能力,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要把引导舆论的议题设置作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重要抓手,要提高议题设置的锐度,精心设置观点鲜明、指向性强、易于传播的议题;要善于发掘西方媒体刻意回避的事实,主动设置议题,发出与西方不同的声音,不做西方媒体的传声筒,更不做西方观点的搬运工;要提高融媒体矩阵舆论攻防能力建设,提高实战能力。同时,做好战地记者培训工作。战地记者是一线作战力量,但是军队媒体相关队伍建设比较薄弱。未雨绸缪,才能临战不乱。我们应针对新的形势任务,加强战地记者培训,保证第一时间做好应战准备。

(二)培塑舆论领袖,提高发声权威性

权威人物、公众人物往往能赢得人们的首肯和认同,由他们发出的信息通常具有可信度高、权威性强等特点。在战场信息纷繁复杂的环境下,人们往往乐意听取他们的意见建议,并把它作为自身行动的考虑动因。所以借助、利用舆论领袖的声音和形象表达观点和立场,比空洞的外交辞令和抽象的法理讲解、道义谴责更能获得民众的支持和国际舆论的理解。因此,如何塑造舆论领袖以及舆论领袖如何引导舆论,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

(三)提高外宣能力,增强国际话语权

习主席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要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增强国际话语权,集中讲好中国故事。”讲好中国故事,唱响中国声音,争夺话语权,是国际舆论斗争及议题设置中一场不可避免的“战役”。我们要深入研究国外受众的文化传统、价值取向和接受心理,把握外宣规律,讲求传播艺术,创新外宣方式方法,加强议题话题设置,构建既有“中国味”又有“世界范”的对外话语体系,不断提升外宣效果;大力加强我军重点对外互联网门户网站建设,形成规模适度、功能强大、内容丰富的互联网站群,作为提高军队国际传播能力的重要平台,丰富我军对外传播内容和形式,拓展对外传播的空间,增强对外传播吸引力、影响力和渗透力,使我军形象上更有亲和力、道义上更有感召力。

总之,舆论斗争就是“打仗”,议题设置就是“作战方案拟定”,融媒体矩阵发声就是“多兵种协同作战”。军事新闻媒体尤其要加强议题设置的实战化练兵备战,充分释放融媒体矩阵的强大效能,不断查找问题不足,探索有益做法,提高实战能力,激发传播强军兴军正能量。

(作者系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