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张海平 陈广照  雷 雨

夏洪青  林乘东 李 鑫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聂建忠 杨 敏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李  玥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如何在“后真相”时代坚守新闻真实

作者:■ 江 禾

《牛津英语词典》将“post-truth”(后真相)选为2016年的年度词汇。“后真相”的权威解释是由牛津大学在2016年定义的:指在一些特定状况下,客观事实对公众意见的影响没有感性诉求产生的影响大。“后真相”一词是在英国脱欧和美国总统大选这两次极具争议性的事件下产生的,之后迅速跃入人们视线。“后真相”时代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在信息时代对媒体和公众发起了挑战。媒体和媒体人如何在这个纷繁复杂的“后争相”时代坚守新闻真实,值得深思。

一、简析“后真相”时代

当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时,谎称自己的投票比希拉里少200万票,是因为非法移民参与了投票。当他的谎言被戳穿后,却辩护说他是按照自己掌握的材料做出这个判断的。特朗普通过在网络上说了网民感兴趣的东西博得了超高人气,获得了大选的胜利。人们似乎不再那么关心事实本身,而更在意自己的情感诉求和价值期待。在新闻信息过载的新媒体文化中,新闻阅读变得碎片化。新闻工作标准的改变使媒体把关作用减弱未经证实极端的观点充斥于报道中。“后真相”时代突出反映了在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时代真相传播的不确定性和谣言扩散带来的挑战,以及它们对于网络舆论的负面影响。传统媒体对虚假信息纠正的受众认可度降低,人们更热衷于当一个“吃瓜群众”,急于借各种不知真假的热点新闻发表自己的观点,把心中认同的事实作为“真相”。在这样的“后真相”时代,新闻真实已经越走越远,如何始终追求与坚守新闻真实,成为一个迫在眉睫的议题。

二、“后真相”时代对传统媒体和受众所产生的影响

在知识爆炸的今天,纷繁复杂的信息让人目不暇接,自媒体也越来越娴熟地去迎合大众心理以实现舆论引导,对事实的核对、对真实性的追求已被逐渐遗忘。新闻的来源和人们的接受习惯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们不知道何时开始慢慢忽视事情的真相,而只关注事情是否具备趣味性与吸引力。在这个浮躁的“后真相”时代,传统媒体和广大受众都受到了较大冲击。

一是虚假新闻的泛滥,媒体的公信力受到了挑战。对于传统媒体的从业者来说,在新媒体的巨大挑战下,他们不仅要坚持新闻真实客观性原则,还要深入挖掘事实开展深度报道和调查性报道,以求新求变的姿态保持行业竞争力。为了保持用户粘性,有些传统媒体人不惜策划一系列虚假新闻,利用受众对情感和价值的诉求进一步扩大影响、博得关注。涌现出如“上海姑娘逃离江西农村”“清华大学迁雄安新区”“驾照要考科目五”等一系列虚假新闻。这些虚假新闻的大量产生使得人们对新闻真实性产生怀疑,也使得传统媒体的公信力不断减弱。在这个浮躁的信息时代,受众习惯于“碎片化"阅读。这一现状增强使得媒体公信力受到了极大的挑战,我们就更加需要牢固坚守新闻真实性。

二是部分受众忽视新闻的真实性,更多地追求情感的宣泄。随着新技术走进我们的生活,还没来得及欢呼新技术带来的利好却已然将我们置于极大的困境中。例如“标题党”的误导,朋友圈、微博虚假内容的转发,完全扰乱了受众思考。受众被事件中的情感和立场所牵引,他们深陷于报道所带来的情感冲击和大众的轰动效应中,一味凭借感性的判断对事件进行思考,使得真相完全被抛之脑后,长此以往,大家不再关心事实本身,而更在意他人表达的情绪以及自己情感的宣泄,真相慢慢被忽视,我们也逐渐忘记了初心。“新闻真实”不只是准确,它是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它是报道与公众、被报道者和新闻工作者之间的相互作用。新闻真实的核实也是个复杂的过程,不仅需要专业媒体人对大量资料的搜索、多方信息的获取,以及深度思考和理性分析判断,最终还需要受众自己去筛选信息做出理性的判断。这个“后真相”时代里,很多受众在接受新闻的时候,首先看报道者是不是他熟悉和喜欢的,其次看舆论导向。如果和自己的观念相吻合,就认定事实真相就是如此,已然丧失求真求实的心理。

三、如何应对“后真相”时代的挑战

正如在《真相》一书中作者所提出的:在“信息超载时代”或我们通常所称的“新媒体时代”里,读者遇到的最大问题不在于是否获得了足够的信息,而在于是否获得“真相”。因此,在这个事实先行与情感先行相互博弈的“后真相”时代里,传统媒体应当承担起坚守新闻真实的重担,每个公民也应当增强自己的“新闻素养”,负起这个艰巨的责任,政府也应该加强对网络的监管力度,多方合作共同应对。

一是重塑新闻业的公信力。传统媒体和新闻工作者们首先要对真实负责,核实和综合有效真实的信息。传统媒体应该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提高新闻报道的时效性、准确性、客观性,重塑传统媒体权威和话语权,提高公信力。新闻工作者不能只充当“古典把关人”的角色,也不能只是简单地在新闻报道中加入解释和分析。而是要把流言与虚假宣传排除在外,向受众交代信息来源,加强核实以提高新闻质量和可靠性。当出现新闻反转现象时,主流媒体应当尽快核查事实,及时发布权威信息以迅速消除误解。其次必须要忠于公众,一切新闻工作是为公众服务的。于此同时,新闻工作者必须独立于报道对象,需要有独立的精神和思维方式,按良心办事,敢于监督权力并为弱势者发言,不偏不倚地呈现事实,使得新闻变得全面、均衡。新闻业给公众当好鉴定者、释义者、调查者、见证者的角色来提高媒体公信力是相当重要的。除此之外,媒体还应该向公众传授获取新的知晓方法的经验,分享经历和知识,使得能力得到提升。坚守新闻真实,当好新闻榜样,不要让公众的信任感下降,尽量达到公众对新闻的最大期望。通过媒体和新闻工作者的共同努力创造良好和谐的舆论环境,最终提高媒体的公信力。

二是公民需要培养一定的“新闻素养”。“与之前依赖新闻媒体等其它社会权威机构过滤信息不同,我们越来越多地需要自己从一大批相互竞争的信源中过滤信息。我们正成为自己的编辑、自己的把关人和自己的新闻聚合器。”“新闻素养”应该成为公民素养的一部分,全民都要掌握必要的新闻知识。这要求我们判断碰到的新闻是什么内容;新闻的内容是否完整;以及信源是谁,是否可靠;新闻提供了哪些证据,是怎样检验或核实的,要有怀疑精神;有没有其他可能性的解释或理解以及有没有必要知道这些信息。例如“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广大受众出于对事件的愤怒,而对网上的不实报道疯狂转发,导致舆情陷入紧张,甚至产生污蔑诋毁军队形象的情况。公众虽然有充分表达观点的自由,但是不能只凭借自己既有的信仰或认知,拒绝接受和原有看法不同的事实。所以“新闻素养”在这个“后真相”时代对公民来说就变得尤为重要。

三是加大网络舆论环境的监管力度。以前的新闻是传统媒体为主,由专业新闻工作者决定的,而在如今的新闻中公民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辨别真假的责任更多地落到了每个人身上。真正的变化不是大众媒体的终结和新的自媒体文化的出现,而是两者的融合,共同形成一种新的认知方式。这种新的认知方式不再像是聆听专业权威人士的讲座,更像是对话。这是一种伙伴的关系,一方是新闻和信息的消费者;另一方是我们曾依赖其进行确证和审查信息真实性的把关人。首先是加大网络舆论环境的监管特别是加强对传播媒介的监管。强化媒体责任,加强新闻信息质量审查。其次是加强对网络舆论环境和受众的监管。最后是需要政府部门的及时发声和有所作为。政府部门作为最具权威的信源,应该积极对热点舆情案件进行调查,用事实引导网民及时发声。创建便于公民积极参与对话和交流的平台,让大家拥有一个可以畅所欲言的“公共广场”,更好的增进相互间的联系。通过对网络力量恰当使用,梳理好信息领域,帮助人们节省时间获得可信的信源。因此在这样一个“后真相”时代,坚守新闻真实,需要各方共同努力构建一个健康的网络舆论环境。

(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