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张海平 陈广照  雷 雨

夏洪青  林乘东 李 鑫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聂建忠 杨 敏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李  玥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解辛平”的由来

作者:■ 刘新如

这是一个载入《解放军报》发展史册的日子—2013年9月24日,军报在一版显著位置刊发了署名“解辛平”的长篇评论文章—《论信仰与作风》,引起军内外读者的广泛关注。

自此短短4年多时间,军报紧紧围绕党、国家、军队改革发展的重大题材和人们关注的重大问题,已推出20多篇解辛平文章。解辛平虽然问世时间不长,但以宏大的主题、深刻的思想、清新的文风受到各级领导、新闻界同行的认可和军内外读者的好评,被称为与《人民日报》“任仲平”双峰并峙的知名新闻评论品牌。

增创军报新闻评论新优势的“一号工程”

“解辛平”是谁?一时间不少读者在猜测、热议。

其实,“解辛平”不是一个人,而是“解放军报重要新闻评论”谐音的简称,是伴随强国强军伟大实践打造的军报优势新闻评论品牌。

大时代需要大声音,大潮流需要大引导,大传播需要大手笔。新闻评论是《解放军报》的传统优势,在各个历史时期都发表了许多有广泛社会影响的名篇佳作。进入信息时代,媒体格局和舆论生态发生深刻变化。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发挥新闻评论这一传统优势,发挥大型政论文体统一思想、引导舆论、指导工作的作用,是军报人孜孜追求的新课题。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军报人对大型重要新闻评论进行了探索。“解辛平”的前身是“本报编辑部”文章,《伟大变革中的军队转型》《新世纪新阶段我军的历史使命》等编辑部文章收到了较好的宣传效果。但这种以“本报编辑部”署名的文体过于权威、庄重,有时影响行文的语言表达,在有的问题上不便于发声,见报的数量也比较少。当时分管新闻宣传的原总政领导同志提出,军报要有像人民日报“任仲平”那样的重要评论文章。2013年,经习主席和中央军委批准,《解放军报》再次改扩版,改版方案明确提出加强新闻评论宣传,在开办新闻评论专版的同时,努力打造解放军报重要新闻评论品牌。

万事开头难。头篇文章选题从哪里下手?时任社长禹光、总编辑谭健亲自挂帅,几次主持召开由评论部、理论部、政工部、网络部和新闻研究中心等部门领导与有关编辑参加的策划选题和研究写作会议,开始有的同志主张写“实现中国梦强军梦”,有的主张写“坚定理想信念”,最后商定写一篇配合正在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重点阐述信仰与作风的文章,并抽调我和评论部何鸣鸿、网络部丁海明、政工部董强四位同志操刀执笔。社领导把这篇文章定为当时军报宣传的“一号工程”,亲自和起草小组的同志研究修改意见,一字一句斟酌,一段一段推敲。经过个把月时间打磨修改,最终拿出了第一篇军报解辛平文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首篇解辛平文章问世后一炮打响,在军内外和新闻界产生了较大反响。中宣部新闻阅评和原总政宣传部军事新闻阅评给予高度评价,认为这篇文章立足信仰这一思想制高点剖析“四风”问题,给人以思想的启迪和心灵的震撼,“不失为紧盯现实的鸣钟之作”。分管新闻宣传的原总政领导批示称其“给军报评论文章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并要求“多出解辛平这样的好文章”。这篇文章还获得2013年度解放军新闻奖一等奖和首届解放军报新闻奖唯一金奖。

开弓没有回头箭。首篇解辛平文章见报第三天,社领导就这篇文章专门召开了由相关部门领导、编辑和文章作者参加的座谈交流会,接着又专门召开小型座谈会,研究了后续文章的选题。

为了做好“解辛平”文章组织协调工作,2014年4月29日报社党委研究决定设立“解辛平工作室”,牵头负责“解辛平”文章的选题策划和日常组织撰写任务,并任命我为“解辛平工作室”负责人。

在全社众多同志的共同努力和读者的热心期待下,“解辛平”上路了。

一年获两项大奖的“品牌效应”

“解辛平”问世的第二年可谓是大丰收的一年,这一年共见报5篇文章,篇篇在军内外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其中《到中流击水—又逢甲午论改革》《从伟大的民族抗战中汲取强军力量》两篇文章,分获2014年度解放军新闻奖评论类和国际传播类一等奖,创造了在军报历史上同一作者一年内获同一奖项两个大奖的纪录。

2014年是中日甲午战争两个甲子之年。从年初开始,各个媒体就围绕这场战争从各个角度做了比较详尽的阐述。军报解辛平文章如何出新出彩?社领导提出,这篇文章虽然目光投向过去,但是思想却要投向未来,要选准对当前国防和军队建设有启示意义的聚焦点。写作团队几番研讨,最终把文章聚焦在120年前那场战争对今天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鉴戒意义,从历史和现实的结合上,深刻阐释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重要性、迫切性。文章在谈到强国必先强军,强军必须改革时,直面现实,针砭时弊,一些论述振聋发聩。回首历史,“解辛平”沉重发问:“……是谁把帅印交给了令人不齿的逃跑将军?改‘器’而不改‘制’的改革何谈成功”;针对现实,“解辛平”尖锐指出:横亘在我军面前的思想坚冰、观念桎梏、利益藩篱依然比比皆是:不能打仗、只想在军队混个一官半职、谋取待遇的人依然存在,搞“小山头”“小团体”拉帮结派的现象依然存在,不讲原则、不守规矩、不按程序的用人行为依然存在,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的现象依然存在……这些问题不解决,国防和军队改革就“深”不下、“化”不了。文章还结合甲午战败的惨痛历史教训,阐明了深化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实现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时代意义。正是由于这篇文章洞察历史发展的大势,摸准时代跳动的脉搏,见人之所未见,发人之所未发,为我军即将实施的改革强军战略作了思想舆论的准备。

“顶天立地,问题导向,思想引导,表达创新”,这是一开始社领导对解辛平文章的基本定位。解放军报作为代表军方喉舌的中央军委机关报,必须充分体现其新闻传播的权威性、指导性和影响力,这也决定了“解辛平”文章选题的宏大厚重,居高振远。“解辛平”追求以大视野、大思路、大手笔,着眼于党、国家和军队发展的大命题,着眼于军内外读者关注的大问题,着眼于社会生活中的大事件,发出《解放军报》强有力的大声音。

作为解辛平系列文章的第二个“产儿”,2014年2月17日发表的《开启强军兴军新征程—深入学习习主席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是为了适应党的十八大之后理论武装的新形势撰写的,最初几稿偏重于理论梳理,比较平淡。我带领写作小组几番调研、调整思路,在“为什么”上做足文章,在“是什么”上精准提炼,对习主席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的时代内涵、精神实质、思想方法作出新的概括,对部队深入学习贯彻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提供了理论引导。

近年来,解辛平文章紧紧围绕党中央、中央军委重大战略决策和部署,围绕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重大现实问题和官兵关注的热点问题,在重要时间节点适时发出强有力的声音,牢牢占据舆论引导的制高点。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大幕拉开之际,军报及时推出了《交出时代大考的合格答卷—写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展开实施之际》和《一分部署九分落实—国防和军队改革向纵深推进之际论执行力》的解辛平文章,关键时期立起了鲜明的舆论导向。

从政治话语到新闻话语的成功转型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2015年3月2日,《解放军报》和《中国青年报》同时发表了培养新一代革命军人的文章,解放军报的题目是《着力培养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中国青年报的题目是《当代中国军人的样子—论培养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解放军报的署名是“本报编辑部”,中国青年报的署名是“解辛平”;两报文章内容雷同,但军报文章偏重于指导性,而《中国青年报》文章可读性较强。为何会出现“同一文章两个版本”的情况呢?

原来,两篇文章都是配合当年部队主题教育而由军报承担撰写的。军报编辑部文章原打算作为解辛平文章发,后来原总政领导为了增强其权威性、指导性,明确要求署名为“本报编辑部”,并提出让原总政有关部门的同志参加撰写,文章增加了大量工作指导的内容,还有一些“要怎样怎样”的套话,这些内容显然不适合在《中国青年报》发表,而原总政领导要求也在青年读者集中的中国青年报刊发。经与社领导和《中国青年报》请示协调后,我连续加班两个晚上,在本报编辑部文章基础上改写成另一风格的解辛平文章,这也是解辛平第一次走出军报在地方报纸与读者见面。这同一内容两个版本的文章,成为原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上新闻评论写作课的一个典型案例。

其实,这只是解辛平文章写作过程中的一个特例。创新新闻评论的表达方式,是解辛平文章在军报发展史上打下的鲜明烙印。

在解辛平文章的写作上,社领导要求改一改表达方式,变一变话语体系,力求观点更新颖一些,文风更清新一些,感情更充沛一些,形式更活泼一些,立起军报评论取胜的新优势。作为中央军委的机关报,军报新闻评论具有鲜明的党报属性,理所当然要承担起党的“喉舌”的功能,但这种功能却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工具化、文件化宣传,而要遵循新闻传播规律,增强传播意识,把空洞、呆板的政治宣传转化为深入浅出、生动有效的政治传播,实现从政治话语到新闻话语的转型。解辛平文章在保持对理论观点精准把握的基础上,在语言表达上下功夫进行话语体系和修辞模式的重建,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论述风格。

追求散文化表达,通过通俗活泼的个性语言使严肃的话题变得更有亲和力,是解辛平文章的一个鲜明特点。《从古田再出发》涉及的都是严肃的政治话题,如果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板着面孔讲大道理,就难以收到好的预期效果,而这篇解辛平文章标题本身就有画面和动感,行文中一改沿袭套话和呆板文风,通过长汀换装、瑞金“红井”等耐人寻味的历史片段,深入探寻古田会议的精神内涵,生发新形势下保持人民军队红色基因和政治优势的思考,文章结尾以细腻的笔触、饱满的感情写道:“古田的小溪、农舍、山冈和小路,永远在讲述一代共产党人的奋斗和求索。我们牢记这一切,就如远行的儿子牢记母亲深情的叮嘱。”这些论述使文章可观、可触、可读、可感,增添了新闻评论的感染力和影响力。

注重就事论理,在讲好故事中讲好道理,是解辛平文章的一大特色。人们常说,摆事实,讲道理。真实鲜活的故事和发人深思的典籍、警句等,常常胜过呆板枯涩、空洞无物的说教。《新的历史征程的强军脉动—写在全军“战斗力标准大讨论”深入开展之际》全文九个部分,几乎每个部分都通过“耐人寻味的细节”和典型故事来阐释主题。如通过“丛林法则”等故事,阐明“现代战争仍要用实力说话”,以“周武王和姜太公问答”等典例,回答坚持“按战斗力标准办事才有战斗力”。通篇的故事信手拈来,如同一座精美大厦里的各个部件结构,错落有致,有的虽只是一两句话,但寓意深刻,强化了传播效果。

力求专业取胜,追求独到而深刻的见解,是解辛平文章的又一显著风格。在媒体同质化竞争的时代,面对见多识广的受众,面对日益多元的价值取向,泛政治化、泛道德的评论,日益显得空洞无力,读者希望提供更加专业精准的分析,表达上的专业、独到是新闻评论扩大影响力的关键。《从伟大的民族抗战中汲取强军力量》为了论证文章的主题,不仅引用了大量历史和现实的背景材料,而且在战争性质、战略战术、国情军情等方面进行了鞭辟入里的分析论证,并在哲学层面总结出反映战争规律的东西,既增添了历史的厚重感,又提高了军事政论文的知识性和可读性。

强化思辨性,在有 “评”有“论”中吸引、打动读者,是解辛平文章写作的又一自觉追求。思辨性是一篇新闻评论的灵魂。与一般的评论文章不同,解辛平文章努力改变平铺直叙的行文方式,始终盯着“明靶子”“暗靶子”做文章。通览《论信仰与作风》全文,带有思辨色彩的论述和思想创新的亮点比比皆是:“信仰是作风的源头,决定作风之河的水质;信仰是作风的河床,左右作风之河的流向。源清则流清,源浊则流浊”“信仰与作风是‘修于内’与‘形于外’的辩证统一,是‘真理力量’与‘品格力量’的有机结合,是‘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的完美对接。”这些论述用灵动的语言把信仰与作风的辩证关系揭示得深刻、精准、到位,让人感受到一种逻辑论证的力量。

扛起新一代军报人的职业担当

万里云烟挥翰墨,一天星斗焕文章。

解辛平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其成员有社领导,有部门主任,有资深编辑、记者,也有调入报社时间不长的年轻同志。可以说,解辛平并非哪个人、哪个部单打独斗,而是一个体系、众多同仁群策群力、联合作战。“他”,是一群人的新闻理想,是一张报纸的职业担当。

解辛平文章一直是在社领导组织领导和直接参与下写作的。 近年来,禹光、谭健、李秀宝、孙继炼等主要社领导始终主持策划、选题、修改的全过程,陈广照、林乘东、张海平等副总编辑亲自参与文章的撰写工作。 经过4年多的实践探索,解辛平文章写作渐入佳境,基本成熟定型。

解辛平文章的写作,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由社部领导牵头,从各部门抽掉与选题内容相关的业务骨干参加,因题选人,因材用人,实行项目负责制,任务完了就散伙;第二阶段,由社领导根据宣传任务定题目,分由各部负责完成。这样以部为单位负起责任,集中一个部门的力量,使更多的编辑记者得到锻炼,形成部与部之间竞争创优的局面。

每一篇解辛平文章的背后都有一番艰辛。为配合全军古田政工会宣传而作的《从古田再出发》,从酝酿写作到见报历时8个多月的时间,写作小组成员持续奋战,几上几下反复修改,一字一句推敲打磨,结构、段落多次调整,甚至推倒重来,总共改了20多稿,临见报前还连续鏖战了几个昼夜。《到中流击水》一文,光文章标题就反反复复换了七八个,最终题目是临见报之前才改定的。

一张报纸,总要有代表自己新闻业务水准的大制作,总要有反映自己核心竞争力的大品牌。解辛平文章体现了军报人的职业素质、职业理想、职业价值。“解辛平”的成功实践说明,军报人是有业务追求和职业担当精神的优秀群体,是能够打造无愧于这个时代和这张报纸的品牌文章的。

解辛平刚刚起步,解辛平还在路上。

责任编辑:吕俊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