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张海平 陈广照  雷 雨

夏洪青  林乘东 李 鑫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聂建忠 杨 敏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李  玥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萧楚女在新闻活动中的三种角色

作者:■ 陈田雨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国人办报可谓风起云涌。从戊戌变法时期的第一次办报高潮,到辛亥革命时期的第二次办报高潮,再到五四运动时期的第三次办报高潮,在中国近代报业史上,报纸成为革命家为革命活动鼓与呼的利器。这其中,涌现出一大批名记者、名报人,萧楚女即为其中一位。

萧楚女是我党早期青年运动领导人之一,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是一位著名的新闻工作者。少年时期,萧楚女家道中落,颠沛流离的状态使他亲历了老百姓生活的困顿,在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上,他选择了马克思主义,并借助报刊这一“社会舆论的纸币”传播革命思想、传播先进文化。在短暂的生命历程中,萧楚女在《崇德报》《大汉报》《中国青年》《新蜀报》《南鸿》《中州评论》等报刊上发表了大量文字,为早期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起到了推动作用,是一名站在舆论场上的共产主义战士。

一、早期马克思主义的传播者

1915年,24岁的萧楚女正式踏入报界,在《崇德报》担任编辑,该报停刊后,萧楚女全身心投入革命报纸《大汉报》,大力宣扬民主革命,抨击反动政府的腐败,揭露帝国主义的罪行,后因得罪湖北督军被迫离职。1918年,萧楚女结识恽代英,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1922年,在恽代英的介绍下,萧楚女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致力于宣传马克思主义和救国救民真理。

“批判的武器”只有掌握在人民的手中,才能成为真正的武器。但是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扎根、在普通大众心中扎根并非易事。这便涉及到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问题,即如何将马克思主义同人民群众的生活实际联系起来,如何将深邃的理论通过平实的话语传播出去?萧楚女使用的一个工具就是报刊。1923年,萧楚女参与创刊《中国青年》,致力于“为革命的青年做革命的指导”,拿陆定一的话来说,“像《中国青年》这样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青年的专门刊物还是第一个。”1925年,萧楚女在河南参与创办《中州评论》,继续宣扬马克思列宁主义。譬如在列宁去世二周年之际,《中州评论》刊载《列宁(逝世)二周年纪念告被压迫同胞》,旗帜鲜明地进行革命教育宣传,“我们唯一的出路只有照列宁主义所批示的道路,联合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向资本帝国主义进攻。我们只有仔细地认识列宁主义,了解列宁主义,实行列宁主义,这才是我们民族解放的出路。”萧楚女主笔的其它报刊——例如《新蜀报》《南鸿》,也都是传播马列主义的重要工具。

这一过程中,萧楚女格外注重报刊的受众。无产阶级的报刊,应该紧跟时代,立足于现实,成为引导民众特别是青年民众的导师。青年群体是社会最活跃最积极的力量,其思想观念决定着民族、国家的发展潜力。所以他在《中国青年》专栏《新刊批评》中指出,新闻报刊之间的竞争应当“以正当的研究、探讨、指导青年”。《中国青年》的发刊词也指出,“要引导一般青年到活动的路上,要引导一般青年到切实的路上。”事实上,萧楚女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在短短的新闻生涯中,萧楚女影响了一大批青年受众,其坚定信仰的马克思主义在青年群体中广泛传播开来。萧楚女牺牲后,《中国青年》如是评价,“谁不知有个大麻子萧楚女,他是本刊的创始者之一,他是青年群众的明星……”

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既要达到思想上的影响,还要达到行动上的引领。萧楚女新闻宣传工作的核心思想之一即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他力求将马克思主义思想运用到实际中去。在主笔《新蜀报》期间,萧楚女一方面大力宣传党的理论;另一方面,他以该报为切入点,在重庆地区展开调查工作,并先后创办了“四川平民学社”以及“学行励进会”。他认为在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工作中一定要善于发动群众特别是青年群众。事实上,这种思想上与行动上的结合,一定程度上展现了民国时期革命家的新闻宣传特色,这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大地上生根发芽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二、唇枪舌剑、以笔代戎的革命者

“舆论是我们社会的皮肤”,诺依曼这一经典论述展现了舆论的巨大力量。萧楚女同样认识到舆论的影响力,在其报刊生涯中,他一直强调发挥报刊在舆论引导、舆论监督上的作用。他在《新刊批评》专栏中指出,“若在我们生活上发现了显明的或隐伏的反时代之障碍时, 我们却不可不极力痛加扫除!”这种“痛加扫除”的工具就是“报刊”。而“反时代之障碍”则是一切与革命道路、进步思想相抵触的行为、思潮。作为革命家的萧楚女就是借助报刊的力量批判、扫除一切“反时代之障碍”,开辟革命之坦途。主笔《大汉报》期间,“明目张胆,犯危峰,与满清抗”;主笔《中国青年》期间,宣传革命,坚决反帝;主笔《新蜀报》期间,“字夹风雷,声成金石”;主笔《南鸿》期间,批判陋习,揭露丑闻。

在新闻宣传实践中,萧楚女唇枪舌剑、以笔代戎,经常借用革命报刊的威力影响舆论,发起群众运动。1924年,日本商船“德阳丸”号勾结奸商向重庆偷运劣质银币,重庆军警团督查处得知此事后上船搜查并成功抓获,但船主却矢口,并将督查人员推入江中,随后该船主被军警团扣留。事件发生后,日本驻重庆领事馆倒打一耙,认为重庆军警团私自登上日本商船并扣留船主是无视日本政府的“侵略主权”行为。重庆当局软弱无能,在日方的无理要求下,竟将船主“妥送回轮”并道歉。得知此事后,时任《新蜀报》主笔的萧楚女紧急刊发评论,揭露“德阳丸”号事件始末,严厉抗议日方的无理要求,抗议重庆当局卑躬屈膝的行为。此外,萧楚女号召群众发起抗日游行,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行为,同时印发号外《新蜀报对德阳丸案所见底疑点》,批判这种辱国式的外交行为。一时间,民众纷纷响应,“德阳丸案”瞬间在重庆社会成为舆论焦点。但是,重庆当局仍不为之动,而后萧楚女撰写印发小册子《领事裁判权与中国》,民众的呼声愈加强烈,千余人上街游行。最终迫于舆论压力,重庆当局惩治了执法机构,日方也撤走了其驻重庆的领事。这其中,报刊对舆论的造势不容忽视,舆论成为萧楚女进行革命斗争的利器。

此外,萧楚女还在《新蜀报》开辟《社会青年问答》专栏,解答青年的疑问,同时指引他们,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就是革命。萧楚女曾在《中国青年》上刊文称,“革命的事业,在他的本质上便是一种‘亏本’的交易。”但这“亏本”的交易要想获得胜利,除了靠枪杆子,还要靠笔杆子。萧楚女正是以笔为枪,将报刊事业贯穿于其革命生涯的始终。

三、文格与人格兼胜的名记者

萧楚女是马克思主义的传播者,是革命者,同时从新闻史学角度来看,他是一名报人、记者。萧楚女自主笔《大汉报》之时开始使用“楚女”这一笔名,短短几年便声名鹊起,无论在哪一家报社供职,他都能成为当地的舆论明星。正如董必武评价的那样,萧楚女既是“马克思主义的宣传家、党的理论战士”,也是“青年的明星”。这个“青年的明星”就是对其作为报人、记者最大的肯定,而这离不开其独树一帜的文格和赤诚高尚的人格。

文格与人格之间的关系,向来是我国文学批评史上不可或缺的一个论题。前者指称文章的风格意趣;后者指称个人的道德情操。在这两个问题上,萧楚女无疑是“兼胜”的。

萧楚女的文章向来一针见血,言辞犀利,幽默讽刺,于潇洒论辩之中见道理,颇带有无产阶级新闻美学的时代性和现实性。例如萧楚女在《中国青年》刊发的《欢迎重庆女师底新空气》中的文字,“在现今这种‘大家混饭吃’的教育界里,像这个教务长这样,还有一点‘人’气,还背记得‘师范生底精力和时间’,还生怕‘误人者就是我们’——似乎要算是文言文老先生用典时所谓凤毛麟角‘吉光片羽’了!”这段对当时教育界的批评可谓辛辣又不失幽默,对“教务长”的夸赞更是具有讽刺意味。其代表作《理想的灭落》《美帝国主义戕杀福州学生》更是毫不留情面的将矛头指向军阀官僚、帝国主义等对象,使人读来血脉偾张,极具有说服力和鼓舞性。也正是因为这样晓畅通俗、辛辣幽默的语言表达方式,萧楚女深受大家的欢迎,也因此成为“青年的明星”。

当然,这种具有“革命性”的文格与萧楚女的人格是相统一的。萧楚女曾在《革命的信仰》中谈到,“一个人内心没有信仰,就是那个人没有人生观,没有人生观的生活,等于没有甜味的蜜,没有香气的花。”而萧楚女的信仰就是“以革命为生命”,这种信仰支撑其办报、育人,也造就了其伟大的人格——不畏牺牲、赤心报国。“人生应该如蜡烛一样,从顶燃到底,一直都是光明的”,这是萧楚女的人生观。1927年,萧楚女被反动势力杀害,年仅36岁。

萧楚女牺牲后,《中国青年》刊文,“他的死,使革命青年失去了良师;他的死,使革命队伍丧亡了勇敢的战士;他的死,使我们更加透彻认识了敌人;他的死,在每个革命者的心上剜上伤痕!”

(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