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张海平 陈广照  雷 雨

夏洪青  林乘东 李 鑫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聂建忠 杨 敏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李  玥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社交媒体信息战应对策略探析

——以俄罗斯应对乌克兰危机为例
作者:■ 匡晓沁

2017年4月5日,德国报刊《时代》报道,德国已正式启动网络作战司令部,并将其命名为“网络与信息空间司令部”。该网络司令部与陆军、海军、空军、医疗服务并列,共同构成德国联邦国防军体系。俄罗斯也于2月成立一支专门从事信息战的部队。而美国早于2009年设立网络司令部,统管美军的网络安全和网络作战指挥,首任司令由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亚历山大兼任。不难看出,网络空间的信息战已逐渐成为各国关注的焦点,网络网战的硝烟早已熊熊燃烧。

近年来,俄罗斯在网络信息领域展现出的强大实力引起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高度重视,从乌克兰危机到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再到欧洲领导人选举,这些重大国际政治事件的背后无不浮现着俄罗斯的身影. 在西方国家看来,俄罗斯正越来越多地利用网络信息战手段对内维护政权安全,对外捍卫与实现其国家利益。

社交媒体作为俄罗斯施展网络信息战的一个重要领域,其战略规划、组织实施的方式与技巧值得我们研究与借鉴。为此,结合位于爱沙尼亚塔林的北约网络防务合作中心所撰写的《俄乌冲突中的战略传播与社交媒体》的报告及其他相关资料,笔者对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中的社交媒体领域的信息战运用进行案例式剖析,以期对使用社交媒体及应对社交媒体信息战有所帮助。

一、关于社交媒体信息战的认识

社交媒体信息战需要置于“混合战争”的框架下加以认识。所谓“混合战争”是把常规作战、非正规作战、反恐怖袭击和反武装暴乱、心理战等攻防行动融合在一起,将现代条件下的电子战、信息战和网络战融合在一起。在乌克兰危机中,俄军特种作战部队在电子战、信息战、网络战的配合下,先期控制克里米亚半岛,造成有利的战略态势,取得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社交媒体基于认同、信任的关系网络,成为通过信息收集、造势宣传、心理暗示等行动来影响公众意见进而引导其现实行为的重要媒介。因快速、低成本扩大信息传播效果的能力,社交媒体非常适用于开展心理操控(psychological operations),即利用信息发布、舆论造势、心理暗示等方式致力于影响社交媒体用户的认知、态度和行为,同时加之网络信息难以追寻源头、辨别真伪,大大提高了应对的成本,降低了实施网络信息攻击的代价。在心理操控中,对于受众认知和行为的影响主要是通过情感的共鸣、理性的辨析、颇具感染力的叙事而实现的。其中最为常见的方式就是借助社交媒体来投放导向性极强的信息、散布各种各样的流言,基本可以划分为三大类:(1)仇恨式流言,激起受众的仇恨心理,挑拨不同群体间的冲突;(2)恐惧式流言,利用受众担忧的心理,使其对自身的决策行为产生犹豫、彷徨;(3)希望式流言,燃起受众的希望,借以对其进行组织动员。

总之,社交媒体信息战已经成为网络信息战领域的一种重要作战模式,它旨在借助社交媒体用户数量庞大、关系网络密切、传播速度快和信息辨识难度高等特点,主要以发布导向信息、散布流言等方式对社交媒体用户进行心理操控,影响其认知、情感和行为,以便实现其战略利益诉求。

二、俄乌冲突中俄罗斯社交媒体信息战的开展概况

社交媒体信息战是服务于实施者总体战略目标的,其相关活动是围绕着宏观的战略大目标所展开的。因此,开展社交媒体战的战略目标就是要动员其支持者、妖魔化西方及乌克兰国内亲西方敌对势力的形象、削弱敌对政府及其武装力量的士气同时将吞并克里米亚的行动合法化。正是确立了这样的战略目标,俄罗斯才进一步制定其社交媒体信息战的主要目标,即通过各种信息传播手段来使得乌民众对乌克兰倒向西方对国家在经济、文化和安全领域产生的影响表现出恐惧、疑惑甚至反对,同时积极树立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地区的正面形象。

俄罗斯在俄乌冲突中的社交媒体信息战开展的基本情况可以概括为“强势发动、信息轰炸、持续推进”。强势发布是指俄罗斯早在冲突开始之前已经通过其技术手段截获了诸多有关乌克兰政府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内部通讯的消息,选择在恰当时机爆出“猛料”,达到先声夺人的效果,为其进一步的行动开展奠定良好的基础。同时,伴随冲突的发生,俄罗斯利用电子战、网络信息战对乌克兰东部地区的信息通讯实时干扰,中断了乌克兰本国在该地区的信息传播代之以俄罗斯的信息轰炸。

信息轰炸是社交媒体信息战最常用的方式,旨在通过投放海量的特定信息或者散布流言来对受众实施心理操控,影响其认知与行为。俄罗斯在俄乌冲突中的信息轰炸可谓驾轻就熟,充分调动了乌境内亲俄势力,营造了有利于其的战略态势。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海量信息轰炸过程中,俄罗斯还充分注意把握关键的时间节点制造声势以及利用带有强烈感情色彩的叙述方式来引发民众的共鸣。在取得了社交媒体领域主动权后,还持续不断地进行信息投放,进一步巩固和扩大战果。

俄罗斯的社交媒体信息战有力支持了其在战场上的军事行动,使得乌国内民众产生了恐惧、彷徨与疑惑感,认为其本国政府的欧洲化运动只会给其带来政治混乱与经济萧条,并不符合其长远的战略利益,同时克里米亚半岛并入俄罗斯却能给其带来安全与稳定。这一案例也再次向我们表明必须高度重视存在于网络空间的没有硝烟的战争,其对于国家政治安全的维护、对外利益的实现与拓展有着重要意义。

三、应对社交媒体信息战应把握的几个问题

习主席在主持召开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时强调,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事关广大人民群众工作生活的重大战略问题。习主席指出,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

(一)着力提升个人媒介素养

开放的时代没有封闭的军营,不能因为存在风险就切断联系。习主席在讲话中指出,当今世界,信息技术革命日新月异,对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军事等领域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互联网已经融入社会生活方方面面,拒绝社交媒体是违背大势之举。但同时,社交媒体中各类信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充斥着虚假与诱惑,提升媒介素养迫在眉睫。

开放的社交媒体是个人媒介素养实现自我提升的有效途径。社交媒体使用的便利性,使得个人参与媒介信息传播的门槛被大大降低,也意味着个人媒介素养在个体无意识下得到锻炼,每一次参与事实上都是一次个人媒介素养提升的机会。用户既是信息的生产者,也是接收者,它打破了传受双方的界限,带来极强的交互性,同时兼具了大众传播和人际传播的优点,这种传播机制有助于用户自发的寻求多元化的知识,开拓眼界和人际交往,更进一步的理解媒介,理解社会。对于部队而言,相对封闭的媒介接触环境中,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提供了一个和外界信息环境对接的渠道,有意识地利用新媒体平台发表意见、获取信息,成为传播者。由此可见,在一定的约束下使用微博等社交媒体的过程能实现一定程度上的媒介素养自我提升。

(二)处理好网络应用与保密工作的关系

随着网络进军营的不断推进,互联网应用与部队保密工作的困局日益显现。社交媒体以低成本、迅速的信息传播能力而被视为进行网络战信息战的重要平台,要能对其进行应对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能够及时跟踪相关的信息源,尽量做到早发现虚假信息,早澄清事实,降低干扰信息、网络流言带来的负面影响。

利用大数据技术对社交媒体进行定期分析,及时发现虚假信息的同时也利于对某些存在异样的账户进行甄别,便于开展相关工作,对涉密、失泄密问题做到防患于未然。同时,加强保密意识的教育,时刻牢记不碰红线,守好底线。

(三)能战方能止战,切实加强社交媒体信息战的能力

习主席指出:“大国网络安全博弈,不单是技术博弈,还是理念博弈、话语权博弈。”准备打才可能不被打,要拥有打赢网络信息战的信心与能力,才能不畏惧社交媒体信息战。要充实社交媒体信息战的“武器库”,就要着力培养一批社交媒体的“弄潮儿”,抢占制高点,夺取话语权。在网络信息时代,传播力、覆盖率就是战斗力。要能讲好中国故事,让声音能够传得出,传得远。既要有阳春白雪,也要有下里巴人。既要与国际接轨,又要有中国特色。这就要求我们遵循对外传播规律,善于在不同文化语境中转化自身身份。

正如摩尔登所言:“正是通过交流与传播,我们得以向他人表达(并最终使人明白)我们与他人的相似点及不同点”。当文化传播的参与者找到自身认同的身份与他人对此种身份的认同的相同点时,进行跨文化交流与传播就变得举重若轻。这就需要深入研究不同区域、不同背景的社交媒体参与者的文化传统、价值取向以及接受习惯,提高差异化精准化的传播能力,加强对外话语体系培养,尤其在涉及相关热点、敏感问题时,能转化身份以“本土化”视角发声,借口说话,以期达到“润物细无声”的效果。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