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张海平 陈广照  雷 雨

夏洪青  林乘东 李 鑫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聂建忠 杨 敏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李  玥

本期值班 吕俊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国防部记者会对外传播效果浅析

——以台湾媒体对空军“绕台”报道为例
作者:■ 刘力铭

记者会作为重要的政治传播活动之一,对于塑造政治形象、传播政治理念、扩大政治影响具有重要作用。国防部例行记者发布会既是我军打造自身开放透明形象的重要举措,也是我军进行议题设置、释放利我信息的重要渠道。尽管我方在信息发布上占据主动权,但媒体作为沟通公众与政治机构的中介角色,会通过框架筛选和加工受众实际接触到的信息,进而影响记者会的传播效果。考量媒体框架如何建构记者会发布内容、根据媒体框架适时改进信息发布策略,是强化记者会对外传播效果、营造良好舆论环境的必要途径。

一、媒体框架与传播效果

媒体由于环境监视能力的有限性,在报道记者会内容时有所选择,进行议程设置,从而积极地定义着政治事实,参与受众对现实的社会性建构。布莱恩·麦克奈尔认为,“现代社会中的媒体机构不仅仅具有传播信息的认知作用,还具有分析、估价及评论的解释功能。媒体不仅仅报道政治事件,它们还是从事政治活动的环境中的一部分”;希伦·A·洛厄里和梅尔文·L·德弗勒同样认为,“媒介不只是信息的消极二传手,媒体按照自己的利益建构意义,它们是积极的行动者兼中介,它们选择、反映、解释、强调甚至可能歪曲从政治事件流向选民的信息流;在把报道传达给受众以前,媒体已经把自己的意义注入其中”。媒体的组织观念作为自身生活的现实反映,会导致不同的媒体在面对同样的新闻事实时拥有不同的框架,进而对受众认知和传播效果产生影响。

考察新闻发布会的传播效果主要有政策取向、传播取向和受众取向三种范式。国防部记者发布会主要面向国内外主流新闻媒体,适合于采用传播取向进行效果评析。传播取向主要关注新闻发布会能否最大限度实现发布者的信息表达,构建 “核心信息—议程—渠道—反馈”的评估链条,借助反馈(主要是指媒体报道和受众关注的议题)作为参照,考察发布者的核心信息是否有效传递。因此,通过选择一定时期内传统媒体报道该新闻时的态度、引用度、关注度、关键词、标题等内容对媒体的报道内容和呈现框架进行分析和评估,对于反映媒体的框架选取、考量记者会的传播效果作用显著。

二、台湾媒体的框架建构

两岸关系一直是台湾媒体关注的焦点。蔡英文当局上台后拒不承认“九二共识”,推行 “柔性台独”“文化台独”政策,使得原本风平浪静的两岸关系横生波澜。在这一背景下,我军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多次开展空军“绕台”行动宣示维护国家统一的决心和实力,国防部在例行记者会中也多次回应相关问题,引发岛内媒体高度关注。台湾媒体依政治立场不同大致可划分为蓝绿两大阵营,其中蓝营媒体偏向国民党,基本坚持“九二共识”的原则;绿营媒体偏向民进党,一贯宣扬“台独”论调。本文遴选出蓝营媒体代表《中国时报》的网络版《中时电子报》(http://www.chinatimes.com/)和绿营媒体代表《自由时报》的网络版《自由时报电子报》(http://www.ltn.com.tw/)涉及我国防部记者会有关空军“绕台”内容的报道各14篇和9篇,通过文本分析考察其如何以不同框架呈现记者会的信息发布。

《自由时报电子报》在报道我国防部记者会时,采用一贯的“敌我”框架,将两岸关系划分为二元对立的“国与国”范畴,以“中国”和 “中国国防部”对应“我国”和“我国国防部”,如“共机绕我东部海域中国:勿大惊小怪习惯就好”。相关新闻刻意将台湾与日本及周边国家进行绑定,运用“结盟”框架,渲染解放军对区域安全的威胁,如在报道中称解放军空军穿越宫古海峡“引发‘我国’与日本的关注”。同时,《自由时报电子报》在报道中嵌入民进党操弄两岸关系惯常使用的“霸凌—反抗”框架,以耸动的新闻标题突出大陆的强势和台湾的弱势,如“傲娇?中国国防部呛‘台湾哪来的国防报告书?’”和“中批我国防报告书╱陆委会促中国摆脱霸道心态”,并在社论中称大陆“耀武扬威”“战略挤压周边国家”,在以“国军展监侦实力公布中国军机照”为题的报道中着力凸显台军的有效回应。可见,《自由时报电子报》以敌视的眼光看待大陆,选摘放大我国防部记者会问答中的只言片语,故意营造大陆蛮横霸道的形象。《自由时报电子报》还有意对我方针对“台独”势力发出的明确信息“视而不见”,刻意将我方的针对对象由“台独”势力延展至全体台湾民众,企图偷换概念、瞒天过海,人为煽动“反中”情绪。

与《自由时报电子报》不同,《中时电子报》在报道中通称我方为“中国大陆”或是“陆国防部”,体现“九二共识”的原则立场,并将我空军“绕台”行动解读为对“台独”势力的反制和警告。在 “警告台独陆曝两岸军机对峙画面”一文中,《中时电子报》使用“反应”框架,将两岸军事对峙情势升级归因于“行政院长”赖清德的“台独”言论,暗指我方的军事行动是回应之举。《中时电子报》还使用指向性明确的“警告”框架。在《战机绕台大陆军方:不搞台独何必胆战心惊》和《否认武统至上陆防部:尽力争取和统》的报道中凸显我方对于“台独”势力和台湾人民一硬一软的区别态度,在《陆国防部:绕岛是针对台湾岛内台独势力与活动》和《震慑台独战神轰-6K说闽南话》的报道中直接传递我方向“台独”势力发出的严正讯号。但是,《中时电子报》在一些报道中也与《自由时报电子报》存在着角度一致和观点共鸣,使用了类似的“霸凌—反抗”框架,如在《解放军轰-6K飞向玉山?国防部:文攻武吓》《解放军呛台:哪来国防报告书》和《解放军多架军机绕台示威》的报道中暗含解放军的威慑意图和蛮横态度,体现出蓝绿两大阵营媒体在面对我方军事压力时立场趋近。

三、应对媒体框架的策略建议

通过对《中时电子报》和《自由时报电子报》的相关报道分析可见,媒体机构的价值取向、经营理念以及目标受众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其对于记者会内容的议题设置和框架选择,并对记者会的传播效果产生或积极或消极的不同影响。如何让媒体框架为我所用、尽量规避负面框架、最大化发挥正面框架效果,有如下对策建议:

进一步明确针对对象的指向性,不留过度解读的空间。美西方媒体在对我国防部记者会进行报道时,惯于以武器装备和演训活动为切入口,渲染夸大我方军事威胁,“祸水旁引”,刻意将信息发布的针对对象延展至我国周边国家和地区,反复炒作朝鲜半岛和南海局势等热点议题,企图挑动地区紧张局势。台湾绿营媒体也蓄意将我方军事行动的针对对象由“台独”势力扩伸至全岛民众,意在抹黑我军形象、制造两岸对立。面对这种情况,我方在记者会信息发布中应该更加明确相关议题的指向对象,如可采用“域外大国的军事冒险行为”代称美军的军事动作,以“捍卫国家统一的必要举措”向“台独”势力喊话,同时在议题释放后组织智库专家等意见领袖积极发声,对发布信息做出进一步解读,不给境外媒体炒作的余地。

强化“框架意识”,全程包装嵌入利我框架,影响媒体框架选择。在前期的议题储备、中期的信息发布和后期的舆情评估中,应加强“框架意识”的导引作用,主动搭建涵盖面广、指向性强的“框架库”,对外媒的框架设置起到“服务”作用,保证我方意图的传达不打折扣。例如,可在台海议题上构建“反独”“反干预”框架,反击绿营媒体的“霸凌—反抗”和“结盟”框架,同时呼应蓝营媒体的“警告”框架。通过框架式的梳理与归纳,有助于我方信息发布的系统化和发声口径的一致化,形成对外传播的合力。

呼应外媒利我舆论,实现内外联动、“借口发声”。由于多党制的政治架构,美西方及台湾媒体会为各自代表的利益集团站台背书,体现在对华、对陆的意见主张上存在明显分歧。例如,当特朗普质疑“一个中国”政策时,美前总统奥巴马、白宫、智库和舆论界纷纷发声呼吁特朗普谨慎行事。我军开展演训活动期间,《联合报》《中国时报》等蓝营媒体也刊文要求蔡英文政府妥善处理两岸关系。因此,我方应注重分析美西方和台湾内部倾向我方立场的媒体言论,“硬的更硬,软的更软”,在信息发布中充分体现我方原则底线的同时,也要适时因应利我舆论,通过提升其信誉度和影响力塑造良好的传播环境。

(作者系国防大学政治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