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推进军事科学创新劲该往哪使?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王卫星责任编辑:康哲
2018-04-08 00:34

时代是思想之母,创新是时代之声。新时代,世界军事发展正由信息化向智能化时代迈进,中国军事科学也酝酿着重大突破。党的十九大提出包括全面推进军事理论现代化在内的“四个现代化”。只有奋力推进中国军事科学的时代创新,在解决时代课题、促进理技融合、服务强军实践方面勇立潮头、打好头阵,才能担负起新时代赋予军事科学研究的新使命。请关注《解放军报》的报道——

新时代推进军事科学创新劲该往哪使

■王卫星

重在解决时代课题

习主席深刻指出,“只有聆听时代的声音,回应时代的呼唤,认真研究解决重大而紧迫的问题,才能真正把握住历史脉络、找到发展规律,推动理论创新”。推进军事科学创新,应牢牢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个战略基点,以习近平强军思想为根本指导,准确把握时代需求,着力解决时代课题。

立足我军性质宗旨本色,解决好如何确保人民军队“永远忠于党”的时代课题。生命体的新旧更替、事物的创新发展是辩证否定、螺旋式上升的历史过程。但心中有魂,脚下才能有根。无论走多远,都不能忘记我们这支由党一手缔造的人民军队来自哪里、听谁指挥。这迫切需要我们时刻牢记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本色,通过一系列体制设计和制度安排,确保人民军队能够正确应对各种考验和挑战,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

立足当今世界大变局,解决好如何加强国际战略运筹、促进世界和平发展的时代课题。当今世界,国际战略竞争与以往相比更加激烈,大国更加注重运用军事手段维护自身利益,我维护国家安全与发展利益面临一系列新情况、新挑战。这迫切需要我们以更加远大的目光和更加恢宏的格局,构建一套加强国际战略运筹、扩大自身战略优势、塑造国际安全体系、促进世界和平发展的理论体系,加快提升我国在国际安全领域的影响,为维护世界和平和地区稳定做出更大贡献。

立足智能化发展趋势,解决好在军事上如何实现由跟跑并跑向并跑领跑转变的时代课题。近代以来,在军事革命跨代发展的关键节点上,我们曾多次错失追赶世界强国的战略机遇,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了沉重灾难。当前,智能科技快速发展,战略高新技术和新兴军事领域日益成为大国军事竞争的前沿。这就迫切需要我们充分发挥理论前瞻和科技驱动作用,大力加强对智能化战争、智能化军队的系统研究和筹划,努力实现向主动引领新一轮军事革命的根本性转变。

聚焦理技融合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军事科学体系不断拓展,但总体看,研究活动仍主要停留在理论层面,在理技融合、协同创新上做得还很不够。推进军事科学时代创新,必须着眼军事理论成果向现实战斗力的转化,主动提升军事理论研究的科技含量,开创军事理论和军事科技紧密结合发展的新局面。

通过促进理技融合创新,抢占新一轮军事革命的战略制高点。当今世界正处于新一轮科技大爆发的前夜,人工智能、网络信息、生物交叉、微纳材料等重大战略前沿技术演进之快、影响之广,已超出旧有知识系统的认知范围,并呈现出多点迸发、群体突破的态势。军事科学研究必须充分吸纳科技发展的最新成果,找准其泛在联动的关键节点,从战略上凝练重点培育和加强方向,在军事上设计好抢先预置、抢先突破、抢先应用的快捷路径和高效方法,力争抢占新一轮军事革命的战略制高点和前沿“无人区”。

通过促进理技融合创新,实现设计未来战争打赢未来战争。当前,美国正在进行新一轮军事转型,大力推行“第三次抵消战略”,企图利用其综合国力特别是科技优势,抢先下手,再造和扩大其战略竞争优势,形成单边垄断和技术独霸。军事科学研究既要善于利用科技这股原始驱动力量,努力把握未来战争制胜的科技机理,也要充分发挥理论设计对科技创新的牵引倒逼和体系提升作用,推出一系列前瞻性作战概念和战法构想,实现由被动适应战争向主动设计未来战争、打赢未来战争转变。

通过促进理技融合创新,推动军队发展模式向军民深度融合方向转变。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和军事革命加速发展,国家战略竞争力、社会生产力、军队战斗力关联耦合越来越紧。我国“天宫”“蛟龙”“天眼”“墨子”等重大科技取得举世瞩目成果,一条至关重要的经验就是军地一体攻关、军民融合发展。军事科学研究必须适应当今世界范围内先进技术来源正由传统的军方和大型国防科工企业,向民间和新兴小微企业扩展的趋势,加速构建国家主导、需求牵引、市场运作相统一的新时代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为中国军事科学的时代创新助推加力。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