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面人”其实只有一面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王博责任编辑:马嘉隆
2018-08-29 03:16

站在谁的队伍里,都不如站在党和人民这一边踏实;对谁忠诚,都不如对党和人民忠诚可靠。认清“两面人”,做个老实人;不搞“两面派”,当个实干家。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文章——

“两面人”其实只有一面

■王博

“两面人”是个新词,但这种人古已有之。

《宋稗类钞》里,奸相蔡京的弟弟蔡元度,对客人总是满面笑容。即使见到自己憎恨的人,也是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人们都弄不清其真假虚实,遂称之为“笑面夜叉”。镇守属国的时候,他以凶狠歹毒而闻名,杀人就像割草一样。然而,此人长得一副女人模样,还没开口就先笑,甚至不敢正面看人。就是置人于死地时,他也与平时没什么两样。

好人并不总是慈眉善目,坏人也不都长得青面獠牙。“两面人”都有两副面孔:表面的和本质的。如果给这种人画一幅像,三国时李康在《运命论》中的描述可谓入木三分:“俯仰尊贵之颜,逶迤势利之间;意无是非,赞之如流;言无可否,应之如响。”说白一点,就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种人“兵法”太多、“机谋”太深,见风使舵、巧言令色,言行不一、表里不一,口是心非、阳奉阴违。

“两面人”最善搞“两面派”,当面充好人、背后下刀子。唐朝李适之为宰相时,与李林甫不合。有一次,李林甫对李适之说:“华山生金,采之可富国。”后来,李适之就跟唐玄宗说了这件事。没想到玄宗征询意见时,李林甫却换了一副面孔:“臣知之久矣!华山陛下本命,王气之舍,不可穿治,故不敢闻。”李林甫设下这个圈套,不仅套住了李适之,也欺骗了唐玄宗,两面三刀、阴险狡诈之嘴脸清晰可见。

“两面人”的两面其实没有明显界限,只要达到一定条件,另一面就会暴露出来。《幽闲鼓吹》中,唐代张延赏审理一件大案,派人严缉罪犯。第二天早上,见案上留一小帖:“钱三万贯,乞不问此狱。”张怒掷之。明旦又留一帖:“十万贯。”张于是不再追查此案。他的子弟私下悄悄问原因,张说:“钱十万,可通神矣,无不可回之事,吾惧祸及,不得不止。”看似是“不得不”,实则是贪婪的本质使然。

无独有偶。北宋的赵清献有“铁面御史”的称号,但面对自己昔日恩人的儿子犯下人命案时,暗里也徇私情。只不过,他做得不动声色:不打招呼,不托关系,只派亲近的人到案发所在地,每天送饭到狱中。掌管这件案子的官吏听说了,自然明白其中利害,不得不从轻处理。为报一己私恩,而让杀人偿命的国法成为一纸空文,无论再怎么不动声色,也难免让“铁面御史”这个称号蒙尘,让为政者蒙羞。

由此可见,“两面人”的外在一面虽然表现各不相同,或装出清正廉洁、铁面无私的样子,或做出义正辞严、大义凛然的姿态,或以知恩报恩、有情有义伪饰,或以体恤属下、亲民爱民作秀。但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些人实质上其实只有一面,那就是不忠诚、不老实。“智而不忠则文其诈,仁而不忠则私其恩,勇而不忠则易其乱。”表面上的道貌岸然、冠冕堂皇,只不过是为另一面打掩护、搞伪装。狐狸尾巴终究是藏不住的。这种人一旦面临诱惑、考验、围猎,很容易丧失人格、出卖灵魂,贪污受贿、腐化堕落。

“人之忠也,犹鱼之有渊。鱼失水则死,人失忠则凶。”古往今来,忠诚老实都是为官做人的底线。历史上张骞出使西域、孔明鞠躬尽瘁、岳飞精忠报国等,正是曾子所谓“临大节而不可夺”的君子、孟子所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历史与现实反复证明,忠诚永远是中国人精神家园中不熄的火炬,只有高高擎起、燃于内心,才能在大是大非面前旗帜鲜明,在风浪考验面前无所畏惧,在各种诱惑面前立场坚定。

现如今,随着“打虎”“拍蝇”“猎狐”的利剑高悬、步步深入,“两面派”越来越没有生存空间,“两面人”越来越难以隐真示假。但仍有个别党员干部心存侥幸、瞒天过海,表面信仰马列,背后迷信“大师”;表面勤勤恳恳,背后吃喝享乐;当面唱高调,背后唱反调;人前五湖四海,人后拉帮结派;口头上称人民公仆,头脑里想升官发财,等等。比如,曾留下颇多“反腐金句”的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千方百计维系自己“反腐斗士”形象的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等,都是典型的政治投机者、行动两面派、道德伪君子,最终现出原形、身败名裂。

“忠兴于身,著于家,成于国,其行一焉。”站在谁的队伍里,都不如站在党和人民这一边踏实;对谁忠诚,都不如对党和人民忠诚可靠。认清“两面人”,做个老实人;不搞“两面派”,当个实干家,每名官兵都应让忠诚老实成为砥砺前行的座右铭、大义凛然的正气歌。

(作者单位:武警河南省总队)

(解放军报·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