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极限训练应对极限挑战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徐 军责任编辑:杨帆
2019-06-10 04:01

近段时间,一则消息振奋人心:面对美国的“极限施压”,华为海思从默默无闻的“备胎”,一夜之间成为街知巷闻的企业品牌。

从网上热传的公开信可以看出,华为早在多年前就做出“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的极限生存假设,并为此走上了“科技史上最为悲壮的长征”。正是华为超前的“极限准备”,才有了今天的“闲庭信步”。

战场如商场,这也深刻警示我们:只有抓紧抓实平时的极限训练,才能应对未来战场上的极限挑战。

前不久,习主席来到陆军步兵学院极限训练场,观看了阻绝墙跳水、翻越懒人梯、跨越步步高、翻越高墙、攀爬云梯、攀越高空荡木桥、扛圆木等训练。学员们摸爬滚打一身泥水,迎着障碍一往无前,生龙活虎、喊声震天,习主席看了非常高兴,频频驻足询问,多次鼓掌勉励。这是对全军官兵的殷切期待,也是对极限训练的充分肯定。

“战争是迫使敌人服从我们意志的一种暴力行为。”战场较量你死我活,处处充满极限挑战。两万五千里长征,红军将士爬雪山、过草地,突破腊子口、飞夺泸定桥,无粮、无衣、无药,每天都在挑战极限、超越极限。粟裕在战争中多次负伤动手术,解放后有人问:“你开刀用什么麻药?”粟裕回答:“麻绳就是麻药。”意思是让战士用麻绳把人捆在板凳上,硬生生咬牙挺过来。挑战体能极限、生理极限、心理极限、意志极限,在血火战场上可谓家常便饭。

俗话说:艺高人胆大。战争是勇敢者、挑战者的游戏,极限能力往往是逼出来的。训练是未来战争的预演。沙场对决的结果,往往取决于沙场练兵的效果。欲得其上,必求上上。平时追求极致、超越极限、挑战自我,战时才能“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没有高难度,就没有高能力。平时不逼到绝境、难到极致,不练就一剑封喉的绝招、一击制胜的高招,战时就难以从容应对、克敌制胜。

“练兵若难,进军就易;练兵若易,进军就难。”随着我军实战化训练的不断深入深化,“极限”成为各种训练、演习、竞赛、拉动的关键词。新修订的军事训练大纲,除规定的必要安全限制外,提高了训练难度强度,强调把技能练到极致、武器用到极致。在这一“指挥棒”的指引下,“魔鬼周”训练、“金飞镖”竞赛、“跨越”“火力”系列演习、特种兵比武等不断向极限发起冲击,一个个禁区被突破,一次次纪录被刷新,提升了实战水平,拓展了战场空间。

“战争只会舍弃胆怯的人而不是勇敢的人”。未来战场的对抗更加激烈、环境更加复杂、对手更加强悍、转换更加频繁,“训练的设计者对战争的残酷性已不抱任何幻想”。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摒弃训练中的一厢情愿、一突就破、一打就胜,多设疑摆难、设虚摆险、设危摆残,以极限训练应对极限挑战,以极限准备冲破极限施压。

“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努力到无能为力,拼搏到感动自己”等口号,看似残酷无情,实则是对战争最好的准备、对官兵最大的关爱。胜利从来偏爱千锤百炼的军人。只有每一名官兵都把“自己视野的极限,当作世界的极限”,敢于打破禁锢、勇于挑战禁区,跨越临界点、突破极限值,冲着极限练、练出绝招来,才能实现作战效能的最大释放、作战能力的最大提升。

“一切皆有可能,人类没有极限”。也许,没有人知道未来战场的极限在哪里,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战场没有规则,当极限不再成为“极限”时,胜战的脚步就会离我们越来越近。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