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南京大屠杀档案申遗发起人朱成山

来源:新华社作者:蒋芳 蔡玉高责任编辑:张硕
2015-10-10 11:47

反思历史 珍爱和平

——专访申遗发起人和亲历者、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

从2009年1月提交《关于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议案,到2015年10月9日申遗成功。回首近7年的申遗历程,作为申遗最早发起者,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记者:如何看申遗结果?

朱成山:这是和平的胜利。我们提出申遗,就是为了警醒世界不能再让类似南京大屠杀这样的暴行重演。申遗成功表明,我们的认识也是人类的共识。

我们曾经用各种方式对这段78年前的惨痛历史予以记录和纪念。去年2月,我国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以国之名悼念大屠杀死难者,是国内对这段历史认知的更大提升。如今,相关档案成功申遗,表明世界范围内人们对这段历史认知取得共识。虽然这个承认来得晚了一点,但毕竟实现了。这对于30万南京大屠杀亡灵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来说,都是最好的慰藉。

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背景下,对这段人类浩劫的重新审视,反映了中国和世界对战争最深刻的反思,对和平最真挚的企盼。

档案是真实的历史记载,是留存下来的真实形成的历史资料。南京大屠杀档案成为世界记忆遗产,也说明我们对此的认知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这段历史通过成为世界记忆遗产的方式在世界范围内公布、公开,对传承历史、反对谬论、传播真相都有重要意义。

记者:78年后才成为世界文化遗产,有人说这是迟到的共识,您怎么看?

朱成山:从三个方面来看这一认可确实迟到了,一是南京大屠杀发生已经78年了;二是世界文化遗产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三是二战史上公认有三大惨案:南京大屠杀、奥斯维辛集中营、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后两者早在1979年和1996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自23年前担任纪念馆馆长以来,推动南京大屠杀相关历史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一直是我的夙愿。我从不太了解南京大屠杀历史,到后来越研究越觉得这段苦难的记忆不仅仅属于南京、属于中华民族,而是需要全人类普遍警惕、传承的历史记忆。

遗憾的是,与奥斯维辛集中营遗址在战后即得到保护相比,南京大屠杀相关遗迹的保存还显得不足。直到200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卡门女士到馆参观后郑重建议,将南京大屠杀档案申报世界记忆遗产。我顿时打开了视野,找到了方向。

我们对南京大屠杀档案的保护与发掘是十分充分的,这些档案既有外籍证人证言,加害方日本的文物史料,也有受害者证言、国际法庭判决等,历史线索清晰、纪录真实可信,档案资料互补互证,构成了完整的证据链。

记者:作为申遗最早发起人,请您介绍7年申遗的历程。

朱成山:2009年1月,南京市第十四届人大二次会议上,我撰写议案,并联合其他9名市人大代表联名提出《关于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议案获得通过,也成为了当年南京市人大的十大重点议案。申遗由此提上议事日程。之后,我们与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南京市档案馆联合,于2009年4月正式启动申报。当时的名称叫“南京大屠杀史专题档案”,共5组档案。2010年2月,该组档案成功入选了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我们的工作得到了国家档案局高度重视,并联合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辽宁省档案馆、吉林省档案馆、上海市档案馆、南京市档案馆和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7家单位,从浩如烟海的史料中选取出11组档案进行申报。

2014年3月,国家档案局以世界记忆工程中国国家委员会的名义,正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秘书处递交了《南京大屠杀档案》提名表。

记者:我们发现今年提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审议的项目中有多个涉及二战题材,对此您怎么看?

朱成山:今年是纪念二战和抗战胜利的重要年份。尽管已经过去了70年,但战争给人类留下的教训极其深刻、不容淡忘。当今世界并不太平,无时不在提醒国人乃至世界人民,战争的阴影并未完全消除,必须通过汲取历史教训,弘扬和继承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坚定反对战争、反对法西斯、反对暴力、反对恐怖主义的立场,这样才能赢得人类和平发展的生存环境。我想这就是为何越来越多的国家重视申报二战题材作为世遗项目的最根本原因之一。

记者:申遗成功后,我们在推动南京大屠杀历史研究方面还有何打算?

朱成山:申遗成功对我们是极大的鼓舞,对南京大屠杀历史研究也将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首先,多年来,一小撮日本右翼势力,总是以各种方式否认历史罪行,成为世界记忆遗产意味着世界对南京大屠杀历史已经达成共识。

其次,我们对南京大屠杀历史研究还将不断深入下去。应该说,在纪念馆、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及国内其他一些高校学者的推动下,我们在对这段历史的宏观研究方面已经取得了非常卓著的成绩。下一步,我们将遵循国际史学界的通行做法,加强对微观层面的研究。初步计划从受害者、加害者、外籍证人三个方面细化。从受害者方面,我们准备遴选并调查300户家庭的受害史,即从家庭成员组成、每位成员受害经历、对家庭造成的损失等多个方面,将战争创伤更加具象化。

纪念馆今天已组织相关学者、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进行座谈。我们计划在雕塑广场上竖一块世界记忆遗产的石碑。

(新华社南京10月10日电)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