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进退走留,一名21年党龄老党员给出这样的回答

来源:解放军报责任编辑:杨红
2016-05-24 02:01

昨日教他人坚守 今日量自己品行

——推荐第十六集团军司训大队政治委员赵旭东写给集团军党委和首长的信

2014年9月23日,司训大队党委“一班人”在二号综合训练区,实地研究浮桥、隘口等实战化课目场地建设,使其具备新训培训、比武观摩、特技演示、战场模拟等多种保障功能。左三为赵旭东。宋晓辉 摄

编辑同志:

国防和军队改革,不可避免会触及到一些官兵的利益。在面临个人进退走留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抉择?陆军第16集团军司训大队政委赵旭东用实际行动作出回答。

赵旭东任正团职已满8年,是集团军排名靠前的后备干部。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过程中,当组织确定他转业时,这名有21年党龄的老党员,坚决服从组织决定。转业离队命令未宣布前,他仍然一心扑在部队建设上。

前不久,赵旭东给集团军党委和首长写了一封离别信,这封信被上传到集团军政工网上,在部队引发热议。品读他的心灵独白,官兵深受感动,纷纷就“支持改革,我们该咋办”“投身改革,我们向赵政委学什么”等话题,各抒己见,跟帖留言。不到半个月,网上点击率就已近万,跟帖上千条。

众所周知,改革难,难就难在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体制调整到末端,个人进退走留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虽然说服从组织决定是官兵的基本觉悟,可我们能不能像赵旭东一样,临别之时满满的都是对军旅生涯的感怀感悟,满满的都是对各级组织的感恩感激,值得每名官兵深思自问。

当前,正值改革强军主题教育活动和“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深入开展之际,记者向《解放军报》推荐此信,希望更多的官兵能从中感受到一名党员对党的无限忠诚和坚定信仰。

本报记者 刘建伟 特约记者 朱小虎 颜小宁

尊敬的集团军党委和首长:

我是司训大队政治委员赵旭东。今天怀着复杂的心情,向党委和首长写这封信。我已被组织确定转业,写这封信并非给组织提要求,只是说说我的心里话。

我任正团职8年多,今年要交流或转业。其实,近两年我已有了心理准备,但真正面对即将脱下军装的时刻,心里还是有很多不舍。昨日教他人坚守,今日量自己品行。以前同转业干部谈话,总是告诉他们要顾全部队建设大局、要服从组织安排,今天轮到自己进退走留,我深知,作为党委书记,一言一行既折射自己的品行,更影响组织的威信。再想一想,入伍这么多年,受党和组织培养,才走上政治委员的岗位,怎能不知感恩,岂能不思图报。尤其在军改考验面前,又怎么能向组织提要求、添麻烦呢?一切服从组织安排,我绝无怨言。

回首自己的军旅生涯,从基层排长到大队政委,从团机关干事到集团军机关处长,一步一步都靠组织培养,每一次成长进步都是组织给予的,每一次提升也都让我更加坚定相信组织、依靠组织的信念。特别是2008年1月,我任集团军政治部组织处副处长刚两年,就被组织提拔为后勤部直政处处长,这让我再一次深刻感受到,只要自己努力付出,组织就不会亏待你。也恰恰是组织给了我努力工作的平台和机遇,才让我顺利地走到正团职岗位。可以说,没有组织的培养就没有我的今天,是组织给了我一切。

这些年,组织给予我的不仅是事业上的教诲培养,更有生活上的备至关怀。2009年12月19日,父亲病逝的当晚,后勤部两位副部长专程到我家,围坐在家母身旁,一口一个“阿姨”地安慰着她。部里几位处长和同事放弃休息,帮助我处理后事。那几天里,我有一种由衷的感受,这些同甘共苦的领导和战友不正是我的家人吗!部队不就是我的家吗!部队战友把我当亲人一样看待,我还有什么理由不为部队和战友尽好绵薄之力。这些年,我住上经济适用房、家属被安置好工作、孩子入学,组织给予我的实在是太多太多。回顾过去,不仅是职务的晋升,更有思想的成熟、性格的打磨、能力的提升,这些都是我转身转向、立身立业的财富,也是我一生难以割舍的情怀,更是我一生无以回报的恩情。

这些年,无论在什么岗位,我一直怀着感恩思责的心态孜孜工作,唯恐些许懈怠有负组织信任培养。特别是5年前,我由集团军后勤部直政处处长改任司训大队政委,这是我从军路上最重要的岗位,也是我奋斗最多、锻炼最多、付出最多、留恋最多的地方。上任伊始,我就满怀不负组织重托、干出一番事业的决心,与班子成员一道,带领官兵一起抓好各项建设。在任的1800多个日日夜夜里,我先后与4位主官搭档、13位大队班子成员共事,立起“二次创业”大旗,坚持不懈地接力抓建,靠自力更生完成营区整治,大队清风正气的内部环境养成了,基层精细管理的正规秩序形成了,全军叫得响的驾驶训练场地也建成了。不仅如此,还收获了集团军基层建设先进团、军区军交运输先进单位、全军司训示范单位等12项先进集体荣誉,这些都凝聚着后勤部党委首长的点拨帮带,饱含着班子成员的辛苦付出,汇聚着全体官兵的牺牲奉献。忘不了,在筹划完成工作时,同志们的建言献策、团结协作;遇到困难时,战友们的倾心相扶、鼎力相助;病倒卧床时,兄弟们的嘘寒问暖、真情关爱,这些同志情、战友爱我将永生难忘。即将告别军旅生涯,我总想也总是在营区里多转上几圈,因为这里有我朝夕相处的好战友、好兄弟,这里有我用血汗栽育起来的一草一木,让我留恋的东西太多、太多……细细思量,还有些许遗憾:“清风铸队、标准建队、人才兴队”的思想虽已深入人心,但还未形成成果;官兵老实苦干、争先实干,但还未形成人才群体;部分工作有些亮点,但宣传和影响还不够。如果时光能倒流,工作中我能再多想一步、多干一些、多抓一点,也许遗憾会少一些。离开后,我也会时常回大队来看一看,因为这里有我拼搏奋斗的足迹,这里是我倾心经营建设的家。

说到遗憾,我不仅有对单位建设的亏欠,更有对父母妻儿的愧疚。前些年,在长春工作的时候就常常加班加点,到大队任职之后在吉林市工作,更是过上了长期两地分居的生活,家庭重担全部压在了妻子一人肩上,父母生病她一人伺候,儿子上学她一人接送,特别是我当干部21年休假不到100天,她分娩住院的时候也只陪护3天,酸甜苦辣她都一人默默吞咽。这是相濡以沫18年妻子记录的一组数据,更是我一生都偿还不完的账单。去年,妻子的血象白细胞值居高不下,我带她跑遍长春市各大医院,也未查出原因。妻子无奈地说:“别查了,你单位还忙,我没什么大碍的。”那一刻,看到妻子眼角深深的鱼尾纹,我内心犹如遭受一记重拳,那个活泼清纯的她已不再年轻,那个病痛从不沾身的她已不再健康,真的真的对不起。前几天,还有13个月就要高考的儿子给我看他写的一篇文章《爸爸,你再不陪伴我,我就长大了》,仅看标题,我便潸然泪下。回想起儿子上学11年,我接送他的次数屈指可数,家长会只参加过2次,作为父亲,我缺席了孩子的成长。穿上军装尽忠,脱下军装尽孝。今后的日子里,我会多陪年迈的母亲聊聊天,多给贤惠的妻子做做饭,多陪陪儿子,也许只有这样,对家人的欠债不再累加,我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在改革强军实践中,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展开之际,虽然离岗时间照往年会推迟,但站好“最后一岗”,跑好“最后一棒”,交好“最后一班”,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请集团军党委和首长放心,我从军25载、在党21年培塑出的服从命令、听从指挥的号令意识不会变;在党言党、在党爱党、在党为党的党性觉悟不会变;知恩感恩、不攀不比、无怨无悔的品行操守不会变;在位一分钟、干好六十秒、建队为家、谋事抓事的任职承诺不会变;严守规矩、严于律己、坦荡干净的做人本色不会变。请党委和首长放心,我作为一名主官,不到命令下达的最后一刻,工作绝不放松、放手;作为一名党员,不到交接的最后一分,人绝不离岗、漏岗;作为一名老兵,不到离队的最后一秒,绝不离开战位、阵地,只要还穿着这身军装,我就会老老实实当好部队的合格一兵,站好军旅生涯的最后一班岗,请集团军党委和首长放心!

2016年4月21日晚

(《解放军报》2016年05月24日 10版)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