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名人进军营第二季活动评论:我们的底气从何而来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王德华责任编辑:牛晨斐
2016-09-25 13:27

“我们的长征在路上”网络名人进军营第二季活动评论

今天我们更有底气说,祖国的土地一寸不能少

“东海和硇州是我的一双管钥,我是神州后门上的一把铁锁”“母亲呀,你千万不该抛弃了我”“母亲!我要回来,母亲”……“我们和长征在一起”网络名人进军营第二季一行,站在祖国大陆的最南端时已是24日傍晚。此时,残阳如血,海边飘浮的几艘渔船身上洒落着斑驳的夕阳,耳边回默着《七子之歌•广州湾》。历史与现实、苦难与辉煌在这里交织,不禁潸然泪下。

祖国大陆的最南端,位于湛江市雷州半岛徐闻县灯楼角。这里与海南岛隔海相望。《七子之歌》是闻一多先生在美国留学期间创作的一首组诗,是为祖国被帝国主义侵占的7块领土而作,分别是澳门、香港、台湾、威海卫、广州湾、九龙、旅大(旅顺-大连)。纪录片《澳门岁月》主题曲《七子之歌》,许多人耳熟能详,但很少有人知道,广州湾实际上就是湛江市。

光着脚踩着祖国最南端海滩的沙滩,感觉真好。生活在和平阳光下的人们可曾知道,在那豺狼当道、列强横行的最悲惨的时候,在国家积贫积弱的时候,昔日的旧中国有海无防。1899年,一纸《中法广州湾租借条约》“租借给一个盗贼”——法国殖民者,法国把广州湾称为“白雅特城”。

历史是现实的根源,任何一个国家的今天都来自昨天。当代中国,每一个有血性的人读到近代史都有惋心之痛:圆明园的残墙断壁在哭泣,八国联国占领北京“特许军队公开抢劫三日”,日本占领旅顺后屠城,杀得旅顺只剩下36人。帝国主义列强,都是从海上攻入中国大陆的。

当年的北洋水师主舰“定远”舰被日本打捞起来后,迄今仍在日本福冈的街头,被拆造成“定远馆”风餐露宿;一个个宁死不屈、舰亡人亡的军魂,在异国他乡的“定远”上泣血。甲板改成的大门上弹痕累累,一个多世纪默默述说中华民族的苦难和屈辱。

文官爱财、武官怕死;清军没有守住一座该守住的城池,没有攻下一个该攻下的阵地。春秋战国时的慷慨悲歌、侠肝义胆的血性荡然无存。甲午海战是近代历史上,中国军队与外国军队武器装备差距最小的一次战争,又是败得最惨的一次战争,中国从此万劫不复。

我们为什么要比念长征,是因为中国工农红军一扫甲午年间中国人的那种懦弱、麻木、贪生怕死,展现出来的是一种全新的精神面貌。他们是那样英勇,大无畏,那样藐视死亡和苦难。长征,被美国作家索尔兹伯里比作犹太人出埃及、汉尼拔翻越阿尔卑斯山和美国人征服西部。美国外交家布热津斯基说:“长征的意义绝不只是一部无可匹敌的英雄主义史诗”“它是国家统一精神的提示,也是克服落后东西的必要因素。”

刘亚洲将军曾讲过一个长征中的故事,“红军翻越一座叫党岭的雪山,那是长征中最高的雪山,很多人因为缺氧和劳累死去了,被埋在雪堆里。后来部队上来后,发现有一只胳膊伸出雪堆,拳头紧握。他们掰开这只手一看,里面是党证和一块银元。党证里写着:刘志海,中共正式党员,1933年入党。从这个故事中,你一定会明白红军的力量来自哪里”。

我们纪念苦难的中国近代史,并不是要耽搁在历史的苦难上唉声叹气;我们纪念长征,也并不是要把它作当一个神话。我们是要从历史中找到民族精神、民族魂。长征的红色基因,无不体现着中华民族最精华的民族精神、民族魂。

海风在吹拂,沙滩当舞台。网络名人与驻守在祖国大陆最南端的“中元山英雄连”一起参与的篝火晚会高潮迭起。“我们和长征在一起”活动特邀嘉宾影视演员战卫华与战士们高呼三遍,“我是铁,我是钢,我是尖刀连”,无不展现了当代军人的血性和担当。

诞生于黑土地,传承着长征红色基因的“中元山英雄连”,在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的中元山阵地上,连续打退敌人30多次进攻,56名官兵只有3人生还。人民志愿军用血肉之躯抵抗敌人的钢与铁,惊天地动鬼魄,硬是打出了中国人的血性。甲午战争以来,日本人真正开始正视中国并试探与中国建立邦交,自抗美援朝开始。

“中元山英雄连”的连训是,“怕苦不进五连门,怕死不当五连兵”。当今的中国,不仅仅有航母、隐身战机和弹道导弹等先进武器装备,更紧要的是有传递长征红色基因的人民子弟兵。在中华民族新长征的征程中,“母亲,让我快回到你的膝前来,我要紧紧地拥抱着你的脚踝”——儿子呼唤母亲的痛楚已经逝去。今天,我们更有底气说,“祖国的土地一寸不能少,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海岸上架上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 中共湖北鄂州市委宣传部干部、活动参与嘉宾、知名网络评论员王德华 )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