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留着退伍时戴的红花,只是战友告别时压扁了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刘志宏责任编辑:姚远
2016-11-22 00:01

永远的家

■刘志宏

背着背包,穿着已经摘下军衔和领花的军装走出连队的老兵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偏偏王金成哭出了声,并一下子扑在了指导员的身上。

王金成是两年前从四川巴中入伍的。“川军”在这支部队吃苦耐劳的作风,在一茬茬官兵的口传舌播中一直延续到了这批兵身上。果然,在接下来的两年军旅生涯中,他们在指挥连的指挥、计算、测地、报话、雷达和有线接力6大专业上用聪明和勤奋取得了斐然的成绩。

老兵复员前一个月,团里接受了国防光缆施工的任务。由指挥连负责光缆的铺设。此时,10名四川籍战士在王金成的带领下组成了“老兵突击队”,破冰清淤,下水穿缆,高空架缆,挑灯夜战,帮助连队圆满完成了任务。回到连队3天后,他们参加士官选取。

这次选取士官,连队只分到了两个名额。由于连队专业的限制,侦察班和无线班各占了一个名额,王金成以有线班班长的身份被列为补选对象。

对于选取士官,连长、指导员有他们的考虑。连队在侦察、无线两个专业上人才都是捉襟见肘,在这批兵中好不容易出现了两个方方面面都不错的好苗子,连队也好,团里也好,都早早有了人选。而王金成学的却是驾驶专业,且他的专业偏偏又是临近边缘的摩托车驾驶。

王金成是个孤儿,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入伍后,这个曾在北京当过搓澡工的战士来到了指挥连。在新兵训练期间,连长、指导员很快了解到了王金成的特殊情况,也知道他想留在部队的愿望。可是在指挥连,没有文化不行,岗位的需要决定了他们的分工。有文化的战士通常是分到侦察班、计算班和测地班。王金成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连队考虑将来争取把他留在连队,把他分到了驾驶班,并送他到教导队学习摩托车驾驶和修理。

王金成对连队的安排很满意,在教导队认认真真地学起了开车、修车,并很快拿下结业证书。回到连队后,王金成比以往更加刻苦地学习和训练,因为他把连队当成了真正的家。

由于营区内没有浴池,连队每周六都是到营区外一家浴池去洗澡。战士们洗澡总是差不多就行,一个星期好不容易洗一次澡也就是湿湿皮肤。再有,平时战士们训练回来,往床上一躺,不是喊腰酸就是嚷背疼。王金成把这些全看在了眼里。从教导队回连后的第一个星期六,他主动向连队请缨,在连队课余时间教战友们搓澡和按摩。消息一出,战友们笑翻了天。哪有不会搓澡的,还没听说连队要出按摩师。

王金成没管那么多,就在洗澡那天,他找了一个老乡当“靶子”,向两个老乡教开了。他的一套动作做下来,结果把在浴池里赤条条的一连人全震住了。

从此,只要是洗澡,战友们都抢着让王金成帮着搓澡。王金成也乐此不疲,通常是别人都洗完了,他自己累得满头大汗,还没下水。可是他从没说过一个怨字,也没表现出一次厌烦,有求必应。

两年时间里,王金成充分感受到了连队大家庭的温暖。平时连长、指导员对王金成格外关爱,有空了就和他在一起聊天。王金成跟他们讲自己的身世和苦楚,也跟他们讲自己的梦想。每年的生日,都是战友围着他过的,还专门给他买生日蛋糕。连队和战友成了王金成的最爱。

选取士官时,经过群众评议,王金成排在了第2位。可是连队在驾驶这个专业上的确不缺人才,光是士官就有4个。而在侦察和无线专业,如果不选取士官,来年当班长的人选都没有。连队党支部的决定是王金成排在第3位。

这个情况王金成也知道。那些日子,他有空就待在连长和指导员身边,有事就讲两句,没事了就看着他们,跟他们说:“我在家,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么多话,没有人瞧得起我。我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也不多了。”

王金成最后没有转上士官。当连长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时,他非常平静。他说:“没转上就没转上吧。我只不过是人缘好一些。咱连比我优秀的还有好几个没转上呢,我没意见。”

话虽这样说,连长、指导员还是知道王金成心里的不舍。从他入伍第一天起,他就没再想离开过这里。他幼时的孤独和缺少的温暖在这个大家庭里都得到了弥补和获得,他是幸福的。

在离队前的几天里,王金成在连队一遍遍地巡视着,哪里有该修的地方,哪里缺少什么,他都尽心地做着。他用最微薄的力量回报着连队。

离队的前一天,连队组织复员老兵洗澡。那天,进入浴池泡过身子后,指导员让王金成躺在搓澡床上。他学着王金成以前的样子,认真地给他搓起了澡,一下一下特别地仔细。

两人之间没有交流和对话,可所有的话都在那细微的动作之中。王金成微闭着眼睛,可是泪水却再也止不住地流了出来。指导员像是擦脸一样,无意地把那些泪擦得干干净净。

第二天,复员老兵在连队集合。他们每人的身上披着一条鲜红的绶带,上面写着“我是指挥连的兵”。

老兵们从连队缓缓地走了出来。一个个脸上刻着凝重,往日的欢声笑语都压在了心底。谁都知道他们心里是不平静的。可他们和送行的战士一样,泪眼相望,执手相握,都不做声。

就是在那样的沉默当中,王金成第一个哭出了声,一下伏在了指导员的肩上,泪雨纷飞。一时全连上下抽泣声连成一片。谁都知道,王金成从此一别就又成为一个没有家的孤儿,可是谁也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

后来,王金成和连长、指导员相拥而泣、难舍难分的场面出现在了部队和驻地报纸的头版,很多读者看了都为之动情。

照片上的王金成脸上写着满足,也写着悲苦,但他的声音除了连长、指导员,别人都没有听到。他离开连队时,对他们说:“我当兵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干部会给我搓澡。连长、指导员,指挥连是我永远的家。”

王金成退伍了,在他的老家早已没有了亲人,也没有了家。在北京打工的他隔一段时间就往连队打一次电话,向连长、指导员讲述他的近况。他说,退伍时连队给他戴的大红花一直留着,只是战友告别时,不小心把那花压扁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