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想起了亚丁湾护航官兵的“做头”风波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江山责任编辑:康哲
2017-02-27 22:08

“假如有一天,换了发型,我会认不出自己的。”根据唐颖小说《红颜》改变的《做头》,讲述的是主演爱妮与理发师阿华由做头引起的情感纠葛故事。

明星理发店的阿华,不仅英俊潇洒,而且做头技术娴熟,动作优雅。有人愿意花十倍的价格找他做头;有的不是来做头,只是来看他;有的说:“在国外,很多理发师都给我做过头,我都不满意。只有你阿华,才了解我的心思。”而爱妮改变发型后,回家与丈夫的对话更是经典:“好吗?”“真好!”这发型,成了阿华的成名作,曾风靡上海;这发型,却跟了爱妮十年,成了古董。

做头,上海习惯用语,大概是指女性洗发、剪发、汤发等美发。本文引申了其中含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理发室简洁、舒适,成为护航官兵每月几乎必去的地方。江山 摄

难忘2010年在亚丁湾护航时“做头”的故事。

在亚丁湾护航,男兵占绝大部分,“做头”本不该讲究,却也颇起波澜。

“做天下头顶大事,理人间千丝万缕。”离码头的前一天,我还专门到岸上理发店“做头”——就是在原来小分头的基础上略加修饰,以最佳的形象与官兵们“同船共渡”。这大概也是外来随舰人员的普遍心理吧。不像舰上官兵,他们有远航经验,早已理成平头或是短碎发,有的干脆推成贴头皮的圆头。

在舰上,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不出半个月,就有情况。一天晚餐后,已抵亚丁湾护航的“广州”舰传来广播:晚上理发室开放。我寻思着,找到位于舰艏方位的一间单独舱室,门口还排了三两人,舱室不大,却也简洁明了——大镜子、2张凳子、略为单一的理发工具、连接自来水的洗头盆。咦,军舰上还有专门的理发室?官兵们说,何止,还有两名大师。李毅是雷达技师兼班长,四级军士长,业余理了15年发,他是师傅,他的师徒沈世权是声纳班长,也有6年理发工龄。

见笔者端着相机进来,李毅说,有些同志已经按耐不住了,赶来“做头”。舰队作战处林龙参谋抢先一步,理了一个锅盖头。接着,我来了一个圆头,新华社刘春辉记者、舰政王鹏秘书也来一个圆头……

这是有好处的。李毅说,短发节约水、短发省打理、短发有精神。

似乎一夜之间,大家的头发越理越短,甚至理光了。

不是说,换一种发型,换一种心情吗?正式护航了,那就换一种与护航相关的发型与心情吧。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