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想起了亚丁湾护航官兵的“做头”风波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江山责任编辑:康哲
2017-02-27 22:08

当沈世全准备理掉笔者的“秀发”时,我突然有些舍不得。王轶 摄

饭前饭后,大家习惯到后甲板走一走、聊一聊,尤其是晚餐后。这时,落日黄昏后,商船编队旁,后甲板俨然像一个舞台——不时有新鲜出炉的发型出现,成为大家观赏嬉笑的谈资。

那天,风浪很大。坐在理发室,明显感觉到左右摇摆、上下颠簸。理发室,只有我与沈世权两人。他跟我说,理发也要讲究心情。心情好,那就很顺。就像打球一样,很有手感。他说,他失恋了,这是他的第四场恋爱。停顿了一下,他说,放弃没有结果的相恋,突然,心情一下子轻松了。

沈世全说,理发一个接一个,连续3小时,累得两手发软,腰都直不起来。

“放弃需要智慧更需要勇气。”我看了看镜子里的沈世权,他正把一件围布披在我胸前,“我帮你设计一个发型吧。”接着,他和我比划了一阵。

我说,可以。

沈世权一个马步,手扶着我的头,动手了。镜子里的他,随着船的摇晃而摇晃,努力保持平衡,理得非常专注。

后来,我来到后甲板,许多人惊呆了。有人说,这是亚丁的“丁”,有人说是海军锚,也有人说像箭头。再后来,许多人争相和我合影或给我拍照,不过,他们只是好奇我的发型而已。

那又何妨呢?

有人说,失恋了,就想到换发型,希望能鼓起勇气,重新振作。可见,换发型与下决心一样,是需要勇气的。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