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想起了亚丁湾护航官兵的“做头”风波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江山责任编辑:康哲
2017-02-27 22:08

艺术无止境。李毅与沈世权把理发当作一种艺术创造。他们常在一起交流理发心得。江山 摄

理发是需要相互信任的。

电影《做头》的理发师阿华就是备受顾客喜欢和信任的。沈世权说,舰上理发,也会选理发师,年轻一点的大多数都选他,而领导和老舰员,则更青睐李毅。

那天,活动室“黑市”又开张,还摆了两组。其中,特战队员黄大伟和黄福宝一组。为什么说一组呢?因为他们都是相互理发的。按黄大伟的意思,即使水平不高,也会尽心,如果乱来,理糟了,那对方也不会饶过自己,只好相互糟糕。这回,黄大伟理了一个精美的小锅盖,而黄福宝则理了鸡冠头。

原本,在几个月的远航中,理个别致的发型,主要也是为了找乐,乐了自己,也乐了战友,拍个趣照,终身留念。

原本,理个圆头、锅盖、碎发,甚至光头,虽未严格按照条例,但似乎也贴近实际,但奇形怪状的发型呈上升势头,或许因为没看习惯,着实难看。

如同后来有人跟我说,我头顶上的这轮弯弯月亮虽有创意,也是够狼狈的。

……

果真,越来越放肆的发型,让人躲都躲不开。“逼”得军务部门忍无可忍,便搬出条令条例,里面明文规定:军人只许理刚健型(平头)、青年型(一边倒)、奔放型(小分头)、稳健性(背头)四种发型。

我匆忙找到李毅,赶紧理掉,刮了一个光头。

全舰也在“清剿”各种别致发型,一律理光。

至此,一场“做头”风波,终于平息,大家从头开始、蓄意待发。

据说,很快就要结束护航,转入出访阶段,凯旋的日子已经倒计时了。

我摸了摸光头,希望它快点长起来……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