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锤,见证三个世纪的沧桑巨变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吴伟忠 汪德生 陈敬文责任编辑:杨红
2017-03-31 04:38

北京,军事博物馆内游人如织,一门19世纪生产的格鲁森行营炮,静静地躺在射灯光下。

重庆,长安厂厂房内机声隆隆,一台老式空气锤正锤打着一块火红色的熟铁,“当、当”的锤声凝重而浑厚。

穿越百年时空,你可曾知晓,格鲁森行营炮正是这台空气锤锻造而成。锤高6米、锈迹斑驳,看似笨重的锻造设备,却有一个美丽而温情的名字——“姊妹锤”。“姊妹锤”原是姊妹俩,140多年前,在中国最早的民族军工企业南京金陵制造局投入使用。“姊妹锤”是一对功勋锤,由她们锻造的各式武器在中法战争、辛亥革命、抗日战争、抗美援朝等中国近现代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慷慨激昂的生命壮歌。

今天的《解放军报》刊发文章《姊妹锤,见证三个世纪的沧桑巨变》,带你感受这一段跨越时间的心灵故事。

照片拍摄:邓 浚

姊妹锤,见证三个世纪的沧桑巨变

——述说重庆长安厂的一段心灵故事

■吴伟忠 汪德生 陈敬文

“妹妹”呀,西迁路上你咋就没了影儿

谈到“姊妹锤”,86岁的工厂原设备科长刘干三激动不已,话语哽咽。

80多年前,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彻底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命运。战火侵袭,工厂成为日军战机轰炸的重点目标,厂区接连遭遇轰炸,工厂被迫西迁。

“姊妹锤”是工厂最好的生产设备,被列为“001”“002”号,工人们待如亲人、视若宝贝。1937年冬,南京长江下关码头,工人们小心翼翼地将她们装上拖船,踏上了艰难的西行之路。

道路艰险,征途漫漫。日军战机沿江一路追踪,相继有船被炸。分载“姊妹锤”的几艘船只能日藏夜躲,缓慢前行。船过荆州,搭乘“妹妹”的拖船惨遭劫难,一枚炸弹正中船头,船身倾斜,船舱进水,不断下沉。

工人们深知“姊妹锤”在兵工厂的重要地位,没有了她们,抗日前线的主要装备就无法锻造。面对重达100多吨的设备,他们只能流着泪,眼睁睁地看着她没过江面,沉入江底。

江河在咆哮,波涛在翻涌,中国军工前途难测,无奈的工人们更加小心翼翼地护送“姐姐”再次启程。

船至三峡,水流湍急,工人们下船上岸,光着膀子,打着赤脚,喊着号子,一步一跪地拉纤上行。

1938年初,历经千难万险的“姐姐”终于在重庆嘉陵江畔的一个山坳里安了家。少了“妹妹”,“姐姐”更是夙兴夜寐,坚强而孤独地唱响她那特有的“歌声”。

姊妹锤,一生命运多舛。重庆解放前夕,国民党特务在工厂放置了6000个炸药包,妄图炸毁当时中国最大的兵工厂。因“姐姐”体型庞大,特务特意在她身上捆绑了3个炸药包。后来,工人们不顾生命危险,悄悄将炸药包解开,运至江心成功销毁。

复工那一天,厂房内人山人海,刘老亲眼见证了“姐姐”新中国开工的第一锤。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