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火而行向火而生!有森林的地方就有他们在战斗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刘永刚责任编辑:刘秋丽
2017-04-05 06:02

与森林武警官兵真切地接触过,你便会觉得他们的职业是那样神圣,他们是世界上唯一一支以保护生态为主要任务的部队;如果体味到他们的生活,你会发现他们的情操是那样的高尚。请看《解放军报》的报道:

思念如林

■刘永刚

只要站在中国的地形图前,一片片或浓或淡的绿色便会清晰地展示出中国的森林分布。森林以茂盛的姿态呈现着,而就在这一片片森林里面,却有着一支特别的部队——森林武警。

与森林武警官兵真切地接触过,你便会觉得他们的职业是那样神圣,他们是世界上唯一一支以保护生态为主要任务的部队;如果体味到他们的生活,你会发现他们的情操是那样的高尚。他们从事的职业就是和凶恶的火魔战斗,逆火而行,向火而生。他们战斗在森林深处,一次次寂寞出发,他们的巡护或许无人记载;一次次舍命扑救,他们的英勇往往无人见证。他们不在乎青春的岁月被落叶掩埋,他们也不在乎重复的危险年年彩排,他们组成的风景已经重叠成了沿途的山脉。他们把爱给了无尽的高山,给了无垠的林海。

官兵采取一线推进战术扑打火头。资料图片

没有走进这支部队之前,很少知道森林武警究竟担负着什么样的任务。他们义无反顾地往前走着,他们和所有的军人一样担着家庭的重担,担着人生的酸甜苦辣,担着一家人的悲欢离合。每一次扑灭山火就是一次生死战斗,每一次长途巡护都似一次悲壮告别。告别,或将不再回来,也许真的长眠,将不再醒来,绿色卫士的身躯就化作了山脉。2013年8月,仅仅半个月之内,森林部队就出现了两个烈士。一个是团级干部,一个是基层士兵;一个是在南方扑救山火,一个是在北方抗洪救灾。这两个烈士的牺牲,体现了森林兵的精神本质,他们对人民的忠诚、对生态的挚爱,是爱同山高,爱同水长。每一次闻令而动、英勇出发之际,森林武警官兵都会清醒地知道即将面临的危险,但是不到火场,没有人知道即将开始的这场战斗会有多么艰苦与危险。

这支森林武警部队先后涌现出37名烈士。如果说,这支部队60多年的建设史是一幅恢弘的画卷,那么这些烈士就是这幅画卷里浓墨重彩的景致,一部森林部队史也可以说成就是一部荡气回肠的英雄史。这些烈士中有团职干部,有士官,有列兵,有上等兵;这份名录中有孩子的父亲,有刚结婚的新郎,有正谈婚论嫁的排长,有父母独生的儿子;这份名录中有党员、有青年,有优秀的后备干部,有代理排长的优秀班长。这一份名录的背后,是惊天动地的战斗,是催人泪下的故事,是永远不朽的灵魂。

透过森林武警部队的烈士名录,会发现烈士的家乡分布在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烈士的身影曾活跃在茫茫的大兴安岭、巍巍的长白山、瑰丽的七彩云南、雄浑的青藏高原。也就是说在祖国的四面八方,有森林的地方,就曾经有英雄在战斗;这份名录跨越了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改革开放时期、新军事变革时期,也就是说在森林部队发展壮大的历程中,英雄用鲜血伴随了这支部队的成长。

有战斗就有牺牲,有牺牲就会有铭记。当一个人的生命在战场上匆匆谢幕,并不等于他从此就告别了一切。会有更多的人等待他的归来,他会在一个群体中立成一座丰碑。

并肩战斗。资料图片

和森林武警官兵近距离接触,你总会感动于他们的朴实。或许是常年与山林相伴的缘故,他们大多不善言谈,但真要是让他们讲起别人和自己所经遇的故事,不需要在记忆中打捞,他们就会讲出一串串的精彩。而他们已经觉不出那些精彩背后的惊险,淡淡地就像是讲着好像天天都在发生的事情。很多接触过森林武警官兵的人都会有一个困惑,就是森林部队的战士们为什么总会说他们不惧怕打火,他们在被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推动着走上火场,是什么让他们从小男孩快速地成长为火场上的男子汉。

这个答案其实也并不多难寻找,只要和森林兵一同到火场战斗过一次。当你看见那些还是孩子的新兵正背着几十斤重的装备步履维艰地走在奔向火场的山路上,当你看到那些经历无数次扑火战斗的老兵脸上从容自信的表情,当你看到他们一连几天几夜忘我的战斗,当你和他们在除夕的夜里一同奋战,你便理解了为什么他们脸上疲惫不堪,但每一步走得却又那样坚实。

当煦暖的春风拂过神州的千山万水,当万木从料峭的春寒中复苏出新的生机,当寄托着哀思的朵朵素雅白花再一次绽放在人们胸前,当沉睡在陵园里的一个个英灵再次迎来人们的祭奠,关于缅怀,关于思念,关于继承,都成为了一个无法绕开的话题。英雄已经写就传奇,林海的阵阵松涛正在把他们的故事诉说。英雄的壮举,大多是在瞬间完成的,但是,那些年轻而又短暂的生命成长历程,却折射出生死瞬间的抉择绝非偶然。他们的身躯倒在了那片至爱的土地上,但那倒下的身躯何尝不是化成了一道不朽的山脉,正在深情地注视着他们用青春守护的高山林海。远去的英灵不寂寞,对于他们的思念,如流水般汩汩而出,若森林样潜滋暗长。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