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娃取名“一诺”,这里藏着军嫂的啥诺言?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责任编辑:张硕
2017-04-16 03:12

军娃一诺姓吴,小帅哥一枚,生于2016年8月1日。出生时体重七斤二两,离千斤差得老远。为啥取名叫一诺,这要问他的妈妈毛恩。请看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一诺”千钧

■钟 伟 刘小波

一诺姓吴,小帅哥一枚,生于2016年8月1日。出生时体重七斤二两,离千斤差得老远。

一诺为啥名叫一诺,这要问他的妈妈毛恩。

“90后”辣妈毛恩这样解释:“结婚时我当着大家伙儿的面说过,只要家鹏踏踏实实在部队干,我一定不拖他的后腿!咱是军嫂,就要说到做到!”

毛恩口中的家鹏,河南南阳人氏,现为西部战区陆军驻渝某师通信营班长。

毛恩与吴家鹏的情感历程,跟无数军人家庭基本相同:头年相亲,次年结婚,第三年抱娃,简单得像一杯白水。

但白水仔细品来,却也能咂出一丝丝甜味。

听说相亲对象是位军人,毛恩也曾在心里偷偷憧憬了一番。结果初次见面,矮瘦、黝黑的吴家鹏实在与毛恩想象中高大威猛的军人形象相去甚远。他憨厚内向的性格,也让活泼开朗的毛恩感觉不搭。因此,第二次约会时,毛恩在去和不去之间犹豫了好久,硬是让吴家鹏等了几个小时才赴约。但恰恰是吴家鹏的“傻等”,敲开了毛恩的心扉。

怀孕5个月时,毛恩决定到重庆探亲:“一是看看他和他工作的地方;二也想让他跟肚子里的孩子亲近亲近,找找当爹的感觉!”

她的想法,遭到全家人的强烈反对:挺着大肚子辗转几百公里,折腾几十个小时,万一出了问题咋办?

可毛恩一脸坚决:“不就是坐车吗?咱是军嫂,多大点事儿!”拒绝了家人陪,她一个人挺着大肚子、拎着行李就上车了。

越担心啥就越来啥!火车上,毛恩一个不小心,钱、手机全被贼偷了。

车到重庆,离吴家鹏部队所在地还有近百公里。咋整?身无分文的毛恩站在出站口,摩挲着肚子想了一想,慢悠悠转身找到车站值班室。

听说怀孕军嫂在探亲途中遇到了困难,车站领导非常重视。打电话到吴家鹏所在部队核实后,站上派出专车把毛恩一直送到部队门口。

看着吴家鹏心急火燎地飞奔过来,大大咧咧的毛恩摸着肚子一脸轻松:“老公,我没事儿!这回咱可是沾了军嫂的光哦!”

被丈夫捧在手心里宠了1个月,胖了一圈的毛恩满怀幸福地启程返乡。临走前,她拽着吴家鹏撒娇:“娃的预产期在8月中旬。到时如果部队没有要紧事儿,一定回家陪我!”吴家鹏呵呵一笑:“那是一定的!”

谁知毛恩前脚走,吴家鹏所在部队后脚就接到命令:7月底全师开赴昆仑山下驻训。

考虑到吴家鹏的情况,连队干部打算让他留守,以便回家陪产。可吴家鹏一想:自己的岗位是全师指挥枢纽,作为班长骨干,怎么能“临阵脱逃”?

电话中,他扭捏着透露了一丝心迹。毛恩刚开始很是不爽,但一觉醒来又想起自己的“承诺”,便大度地做出新“指示”:“我说过不拖你后腿。能回就回,实在不能回,我自己也能行!”

怀着复杂的心情,吴家鹏登上了西去的军列。与此同时,毛恩也处于纠结中——肚里孩子情况不太好,医生建议提前剖腹产。家人商量着要掐个好日子。毛恩手一挥:“家鹏是军人,明天正好是‘八一’建军节,就明天了!”

第二天上午,吴一诺呱呱坠地。消息传到军列,把吴家鹏激动得直抹眼泪——那泪啊,有幸福,更有歉疚……

外训结束,吴家鹏琢磨着可以休假回家看望妻儿了,可新任务一个接一个。

好不容易到年终了,连队干部要“赶”吴家鹏休假。可他掰着指头一算,连队骨干中有大龄青年要回家相亲的、有在外学习未归的、还有生病住院的,自己再一走,工作上就得挂“空挡”了。

“他回不来,我就过去!”毛恩闻讯,立马起身收拾东西。为了给家鹏一个惊喜,她还有意隐瞒了出发的日子。

那天下午,正在营门传达室带哨的吴家鹏接起电话,一个变了调的女声响起:“营门外有情况!”

老实巴交的吴家鹏探头看看门外,没情况啊,一定是哪个战友在“恶搞”!

电话又响。吴家鹏抓起来正要严厉警告对方,却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傻瓜,快出来看你儿子!”

“啥情况?”一头雾水的吴家鹏冲出传达室,只见营门一角站着一个怀抱小孩的女子——那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妻子和儿子吗?几个月前妻子挺着肚子离开的身影还历历在目,如今他们竟笑吟吟地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那一刻,吴家鹏幸福得像在梦中。他狠狠地抱了抱久别的媳妇,又狠狠亲了亲只在视频中见过的儿子,手忙脚乱地提起行李想把妻儿接进营门。

毛恩抬手看了看表,说:“我打电话到连队,知道你正在带哨。现在你还有20分钟才下哨,赶紧归位!我说过不拖你后腿的!”

于是,营门传达室里出现了这样一幕:丈夫一身戎装端坐在值班台前,妻子轻哼小曲抱着儿子静候一旁,偶尔目光相接,眼中尽是温柔。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