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穿日本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五大谎言

来源:新华社作者:刘赞 冯武勇 等责任编辑:马嘉隆
2017-12-12 20:45

谎言三:当时南京人口只有20万,南京大屠杀的被害人数不可能有30万。

吉田裕:据南京市政府1937年11月23日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信函,当时南京特别市有约50万人。此外,守卫南京的部队也有约15万人。因此,说南京只有20万人肯定不对。

南京大屠杀历史学者、日本铭心会会长松冈环:所谓只有20万人其实是指南京的“难民区”(国际安全区)。右翼分子谈及这点时却丝毫不提“难民区”这回事。其实“难民区”只是南京城的一小部分,并不能代表整个南京。

森正孝:当时处理尸体的崇善堂和红万字会的记录显示,仅这两个团体就处理过约15万具尸体。考虑到大量集体屠杀都在长江边进行,许多尸体被抛入江中无从统计,最终受害人数近30万人。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副会长朱成山指出,日军南京屠城30万人的暴行是经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认定的法定事实。根据后来发现的各种资料,大屠杀遇难者肯定超过30万,而且“只会多,不会少”。

谎言四:“百人斩”杀人竞赛是当时的日本媒体杜撰的,不能成为南京大屠杀的例证。

吉田裕:所谓“百人斩”竞赛最初由《东京日日新闻》(今《每日新闻》)报道,也有其他媒体报道。内容是日军两名少尉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向南京进军途中比赛谁先斩杀中国人过百。两人在紫金山战役中得出了“106比105”的结果,但因无法判断谁先斩杀超过百人而又开始“150人斩”竞赛。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朝日新闻》记者本多胜一在其著作中记述南京大屠杀,其中就包括“百人斩”竞赛。后来,向井和野田的后人起诉《每日新闻》《朝日新闻》和本多胜一损害先人名誉,最终被判败诉。

森正孝:有人宣称,向井和野田的“百人斩”竞赛是一种战斗行为,而且被媒体夸大了,并非事实。还有人称,日本刀根本斩不了百人就会坏掉。本多胜一和《每日新闻》(在上述诉讼中)主张,杀人并非都发生在战斗中,很多俘虏或被抓来的农民在无法反抗的情况下被斩杀,因此斩杀超过百人并非难事。原告方的辩护律师就是前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她也宣称南京大屠杀子虚乌有。但法庭判决原告败诉。

松冈环:不仅当时媒体有报道,两名当事人回国后也曾亲口告诉家人,自己“在战斗中杀了超过百人”。根据我多年探访日本侵华老兵获得的信息,当时日军虽然也在战斗中用刀杀死过中国军人,但更多情况下,所谓“战斗中杀敌”其实是抓当地农民“试刀”的残忍暴行。

朱成山指出,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对“百人斩”的判决具有法定的严肃性、有效性和正义性。日本法院判决战犯遗属败诉,使日本右翼为侵略历史翻案的图谋未能得逞。

谎言五:中国军人穿上便衣化装成平民,是反抗日军的游击队员,日军杀害他们不违反国际法。

吉田裕:学界对“便衣兵”的说法其实早有定论。当时日军仅凭“眼神凶恶”等所谓特征甄别“便衣兵”。但当时军纪规定,如果怀疑敌军伪装成平民,要经过军事法庭程序才能作出判定。

森正孝:当时有一些弃军装换便服的士兵,但其目的不是为战斗,而是为逃过日军的暴虐处置。这些人已经丧失反抗能力,被日军俘虏。当时日军对俘虏不留活口,会立刻处死,其中多数人在长江边被屠杀。有关这方面的记录、证言数不胜数。日本当时已加入《海牙公约》,其中明确规定对俘虏应给予人道待遇,日军的做法完全违反了这一公约。

石井明:有史料证实,日军曾闯入当时由欧美管理的国际安全区,抓走并杀害了很多士兵和平民。在南京城区,日军也无差别地杀害了很多士兵和平民。国际法规定不能杀害俘虏和平民。日方声称杀的是伪装成平民的便衣士兵,这完全是为逃避责任而进行的狡辩。

朱成山指出,根据《海牙公约》,当时中国军人只要放下武器就应被视为俘虏,不管其是否换成便装。尤其是,国际安全区是不允许携带武器者进入的,因此日军在那里抓走并杀害所谓“便衣兵”是完全违反国际法的。

(新华社北京12月12日电 执笔记者:刘赞、冯武勇;参与记者王可佳、杨汀、邓敏、马峥、蒋芳)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