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米尔高原异地恋 那对藏入界碑石堆中的漂流瓶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孙进军责任编辑:于雅倩
2017-12-17 02:18

大雪封山前,新疆军区阿然保泰边防连的巡逻官兵在连长马明星带领下,再次前往海拔4766米的琼汗尤力达坂巡逻,91号界碑庄严地耸立在这里。刚来连队不到半年的排长刘笛,已是第3次走向这座界碑。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文章——

帕米尔之恋

■孙进军

大雪封山前,新疆军区阿然保泰边防连的巡逻官兵在连长马明星带领下,再次前往海拔4766米的琼汗尤力达坂巡逻,91号界碑庄严地耸立在这里。刚来连队不到半年的排长刘笛,已是第3次走向这座界碑。

严冬的帕米尔高原凶险密布,变幻莫测。尽管如此,刘笛却显得有些兴奋。因为此行,他有一个“秘密计划”……

厚厚的积雪踩在脚下,传来咯吱咯吱的响声。走着走着,刘笛的思绪渐渐回到了今年6月。

“你知道帕米尔高原吗?”一天,刘笛微信里给女友肖苗出了一道地理考题。

不一会儿,答案来了。“唐代玄奘在《大唐西域记》里,对帕米尔高原曾有这样的记载:‘东西千余里,南北百余里,狭隘之处不逾十里。据两雪山间,故寒风凄劲,春夏飞雪,昼夜飘风。地碱卤,多砾石,播植不滋,草木稀少,遂致空荒,绝无人止。’”肖苗一边回复,一边不忘调侃:“你有问题,我有‘度娘’,你难不倒我!”接着,一连串的帕米尔高原图文链接又冲进刘笛的微信。“虽艰苦严峻,但壮美辽远,我喜欢!”肖苗附言说。

刘笛回了一个笑脸,没再言语。刘笛喜欢发笑脸,因为他就是被肖苗的微笑“俘虏”的。别人都不看好的异地恋,两个年轻人却谈得认真而专注。性格、爱好、三观的合拍,让他们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美好憧憬。

可在刘笛看来,这憧憬眼看就要被击碎了。这次毕业分配,他即将去新疆军区某边防团任职。他知道做边防军人的恋人有多不容易,他更不敢想以后成立了家庭会怎么样。他甚至想着,要不分手吧,宁愿自己痛苦,也别让心爱的人跟着自己受罪!

这边的刘笛还在辗转犹豫,那边的肖苗却突然降临。

“你怎么来了?”刘笛惊诧地问道。

“知道你要去新疆报到,我赶来送送你。”肖苗擦一把额头上的汗,笑盈盈地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刘笛满脸疑惑。

“那天你问完我‘帕米尔’后,我就觉得你心里有事。后来偷偷问了你的同学,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你也是,怎么对我还保密啊?”肖苗嗔怪着。

“哦,呃……”刘笛支吾着,不知该怎么回答。

“别瞎想了,现在交通这么便利,新疆也不是什么‘天边边’了!不过,我上网查了,那边海拔高、气温低、风雪大,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哟。”说着,肖苗把背包打开,里面满满装着的,是为刘笛准备的毛衣、毛裤、手套、防晒霜和红景天胶囊。

刘笛的纠结,烟消云散了。他觉得,女友的理解与支持,不应辜负。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