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上甘岭战场:你翠绿的身躯

来源:解放军报·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作者:吕永岩责任编辑:杨帆
2018-10-11 13:42

1、楔子

暗夜、灌木、衰草,近在咫尺的敌人居高临下密集的火力网。

感受到这一切的时候,邱少云的耳畔响起师长向守志铿锵有力的话语:“拿下391高地,胜利的关键在潜伏,潜伏的关键在不暴露目标,不暴露目标的关键在信念与纪律……为整体,为胜利,哪怕就是面临死亡,也绝不能暴露目标!”

邱少云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第29师87团9连战士。391高地位于上甘岭西侧,周边地势平缓,便于美军重装机械化部队发挥火力和机动优势。为抵御敌人的进攻,15军动用了主力44师,同时配属了邱少云所在的87团以及大量火炮。

这是抗美援朝战争进入1952年秋季有限进攻阶段,也是上甘岭战役打响前夕。

391高地是敌人设在我军阵地前的一颗“毒牙”。占据在高地上,敌人可以毫不费力地俯视我纵深前10多平方公里的阵地,严重威胁我15军与右邻第38军结合部的安全,威胁上甘岭的安全。

然而,拔掉这颗“毒牙”并非易事。高地周围是3000多米宽的开阔地,没有任何遮蔽,面对敌人的飞机、火炮、机关枪,唯一取胜之道就是潜伏。利用战斗打响的头一天夜晚,让先头部队越过开阔地,潜伏到敌人的鼻子底下,等到天明,再等到夜幕降临发起进攻。潜伏将近一天一夜。

胜利在此一役!

2、磨刀

最后一次实战检验赶上一个难得的好天气,蓝天清澈,白云飘逸。师长举起望远镜,瞄准模拟作战地形仔细查看,果断地下达命令:“立刻发起进攻!”

战士们从遍布灌木蒿草的山坡上跃起,只见冲在最前面的爆破班,一个瘦瘦的身影冲到“敌碉堡”前,迅速将手榴弹塞进去,接着滚翻。不知怎么,他的动作迟疑了一下,新任9连连长程子英心“咯噔”一下。

演练结束,连长把邱少云叫到跟前,严厉地问道:“你怎么搞的?知不知道战场上一秒之差意味着什么?”

邱少云没吱声,额头的汗珠不断渗出来。

连长越说越来气,卫生员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报告连长,邱少云有情况。”

“什么情况?”连长不依不饶。

“他腿上长了一个大疖子。”卫生员边说边比划着,“都有拳头这么大了。”

连长愣住了,伸手就去捋邱少云的裤腿,邱少云一把抓住裤角,死活不让看。

“听我的命令,别动!”

待捋起邱少云的裤腿,连长用手一摸,疖子很硬,还有些发烫。

“长了这么大的疖子,你怎么不报告?”连长责问卫生员。

“他不让说,怕连里不让他参加战前训练。”

连长鼻子一酸,舒出一口气说:“这疖子不好,你还真不能……”

“不行啊,连长!”邱少云还要论理,连长摆摆手:“不要说了,执行吧!”

邱少云被关在坑道里,整日心急火燎的。这天,卫生员来换药,他一把拉住卫生员的手说:“能不能想点别的法子,让它好得快点?”

卫生员摇摇头,邱少云急了,“那就把这鬼东西给我割掉!”

“疖子没冒头,割起来会痛死人。”卫生员提高了嗓门。

“我不怕痛。真的,啥样的痛我都能忍得住。动手吧,我闭上眼睛。”

“不行!”

“好吧,我自己来。” 邱少云说着,就去抢药包。

“剪刀也能剜。”邱少云从睡的铺草下取出一把做针线活的旧剪刀,递给卫生员。

卫生员扭过头,不肯接。

“我自己来,剜块肉有啥子难的?!”他举起剪刀就朝大腿上戳。

卫生员一把拽住他。

“这不行,那不行,啥子才行?难道你高兴看到我漏掉一场战斗?”邱少云两道眉毛拧起来。

卫生员没招了,只好打开药包,取出一把小剪刀,用棉球消了毒。两个人默默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完成了一次异常的“剜肉疗毒”。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