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耀先爷爷:新中国第一代歼击机飞行员

来源:中国空军网微信公众号作者:萧邦振、牛锐利责任编辑:董玥
2017-05-03 15:11

亲自总结两次空战的体会

遵照毛泽东主席关于“争取时间,使更多的部队参加实战锻炼”的指示,空3师于1951年10月20日到达浪头机场,参加实战锻炼。空4师于同一天转驻沈阳北陵机场总结作战经验,从而结束了第3次轮战。

据方子翼师长撰文回忆,空军首长对总结作战经验非常重视,专门行文指出:“4师的空战经验,是人民空军破天荒第一次获得的宝贵财富,总结得好坏关系到整个空军。每个击落过敌机的飞行员,都要把自己的心得体验写出来,而且必须注意正反两个方面。”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耀先亲笔总结了《两次战斗中攻击脱离点滴体会》。

第一次是指1951年10月10日,耀先说:“我们中队遭到敌人4架F-86咬尾。但在敌人未进行射击之前,我们采取了向敌攻击之方向进行上升侧滑,提起高度突然减少速度。敌人认为我们未发现,攻击速度又大,故来不及处理,仓促射击了一下(大队长邹炎飞机中弹两颗),就冲到我们的前方去了。这时,我不见了中队长机,只见两架敌机冲到我的前右下方,距离约600米,高度差300米。因为那时没有一点作战经验,恐怕敌机跑掉,所以未能很好瞄准就向敌机开了炮,看到曳光弹打在敌机的左前方。根据当时敌我位置,我在敌左后上方,敌应当向左作下滑转弯(因我从上方攻击速度较大,进入角约四分之一,敌机如向我攻击方向转弯是很难继续跟踪射击的)。可是敌人想利用他飞机的俯冲性能,错误的采取了向右下滑转弯脱离,相反却给我造成了有利的攻击的机会。当我发现敌机有向右下滑脱离的趋势,我就很快地向右转瞄准。当敌机转过准备俯冲时,敌机的投影已固定在我瞄准具的光网中,我在四分之一到四分之零进入角,500米距离开始射击,将敌击中。”

另一次是指1953年6月19日,耀先说:“我团出动8机,到达战区后,3、4号机冲到我的前方,双机间距离约2000至2500米左右,正在转弯时发现敌F-86两架。敌长机插到我双机的前下方,距离2500米。按当时的情况,如我攻击其长机则受着敌僚机的威胁,为了支援3、4号机,我就增大速度利用高度优势从上方对敌长机进行攻击,开始敌机未采取动作,故我决心将距离缩到最低程度想狠狠地把它打下去,当距离接近到600米时,敌采取了急剧的右上升转弯脱离。因我从后上方向下攻击的速度较大,又未准备敌人突然做动作,结果甩在敌机的外侧。当我随敌机转入上升后,敌已做急半滚脱逃。”

耀先通过总结这两次空战的经验,得出两点体会:“一、正确的脱离动作,可以从被敌咬尾攻击的情况下转为主动。10月10日的战斗,我向敌攻击的反方向做上升侧滑,不仅摆脱了敌机的攻击,还使敌机冲前遭到我们的攻击。敌机脱离动作错误,顺我攻击方向转弯,结果被我击落。二、后方攻击的角度要小,以免敌人过早发现;同时还准备好对付敌脱离动作的办法。6月19日战斗,由于攻击角度大,俯冲速度又大,也没有想到对付敌人脱离动作的方法,结果敌发觉后采取急剧的右上升转弯逃脱。”

耀先这篇通俗易懂的文章,收录于当时志愿军空军抗美援朝空战经验集,发给参战飞行员们人手一册,不仅为他们即将升空参战提供了珍贵的必修材料,也为人们研究抗美援朝空战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