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边防缉毒犬,让境外毒贩谈之色变

来源:中国军网微信公众号作者:谢丽勋 杨佳林责任编辑:董玥
2018-02-08 16:27

云南边防缉毒犬成境外毒贩眼中刺,有毒枭甚至叫嚣“开价一百万”

军犬殉国,魂佑疆土!

一座无名的山,12座寂寞的坟,15年风雨兼程,20头牺牲缉毒警犬的魂。青草绿树掩映,永不停息的魂灵,依然在跃动、前进。

边防官兵哀悼功勋犬“辉杰”

云南边防总队江桥警犬复训基地,一个活跃在滇西缉毒一线的特殊群体,在危机四伏的缉毒战场上,战士们手中拿着的不是钢枪,而是一种用于牵引的绳,绳的那头,是一种用四肢奔跑的动物,它们有个共同的名字:警犬。

15年间,20头警犬参军、战斗,一一完成自己光荣的使命后重归于沉寂,留在这无名山头,魂佑着疆土安宁。

边防官兵携缉毒犬哀悼功勋犬“辉杰”

墓群中,位于正中的“辉杰”之墓显得格外醒目。在墓碑的背面这样写道:“辉杰”出生于昆明警犬基地,属昆马杂交犬,2001年4月至我基地服役,期间被授予三级功勋犬、二级功勋犬,2010年10月退出现役,卒于2013年1月。

简短的文字记录了一头缉毒警犬平凡而伟大的一生,却道不尽缉毒警犬队伍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屡破纪录的传奇、生死与共的壮烈和不离不弃的柔情。隆冬时节就让我们沿着被誉为缉毒战场“最佳拍档”的足迹,走近滇西边境警犬缉毒队伍这一神秘群体,寻找他们背后的故事。

“最佳拍档”边陲结缘

战士罗祥彬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跟警犬打上交道,而且这一打,就是10年。

罗祥彬是个兵,一个从小怕狗的兵。“辉杰”是头犬,一头产自云南昆明的昆(明)马(里努阿)杂交犬。这原本是两条平行的线,却因为机缘发生交集,并不断在缉毒战场上制造一个又一个神话。

2002年,因为前任训导员退伍了,“辉杰”遇到了罗祥彬,罗祥彬是它的第二个主人。

“当时自己确实有些心理包袱,每天都提不起精神来。”在罗祥彬眼里,狗是自己非常害怕的动物,小时候被狗追了三条街的经历至今让他记忆犹新,事实上,“辉杰”给他的“见面礼”也着实让他打起了退堂鼓。

那天,罗祥彬正式接手“辉杰”,虽然对警犬心存畏惧,但终是当兵人,罗祥彬也就勇敢一回,在老训导员的帮助下,罗祥彬准备用手摸摸“辉杰”的头,表示一下友好,但“辉杰”并不领情,罗祥彬的手刚刚伸出来,“辉杰”锋利的牙齿就和他的手来了一个亲密接触,锋利的牙齿瞬间拉开了罗祥彬的右手,看着自己鲜血直流的手,罗祥彬心里别提多委屈了。

心里有“撤退”的想法,行动上就不自觉地表露了出来。班长看在眼里,将了他一军:“你看看你战友,他们为什么可以训好犬,难道你不如他们吗?” 罗祥彬的性格非常好强,被班长这一激,心里顿时升起万丈雄心,暗暗发誓一定要比别人干得更好。

“辉杰”好斗、护主,它的性格决定了无法快速地接受新主人。但同时,一旦它接受了新主人,它也会对训导员无比的忠诚和信赖。因为对原主人的思念,“辉杰”对谁都充满了敌意,即使是善意的动作,在它的眼里也是一种侵犯,不过,新主人的努力它也看在眼里。

缉毒功勋犬“辉杰”

为了能够尽快地融入“辉杰”的生活,罗祥彬付出了比战友多几倍的辛苦和努力。受伤了,不怕,擦了血接着训练;不认主,没关系,把津贴全都拿了出来,变成放在“辉杰”面前充满诱惑的火腿肠等美食;不够亲近,那就加倍努力,除了吃饭睡觉,一人一犬整天都腻在一起,人犬“牵手”半个多月后,一次患病的经历让“辉杰”从心里认同了这个新主人。

因为雨季气候潮湿,“辉杰”患上了严重的皮肤病,造成大面积脱毛、皮肤溃烂,且病症不断恶化,“辉杰”的身体机能急剧下降,若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和护理,很可能直接导致“辉杰”的死亡。为了让“辉杰”尽快康复,罗祥彬急得嘴上长满了水泡,想尽了办法。因为“辉杰”好动,给它输液就成了一道难题,为了防止输液时误伤了“辉杰”,输液时间一般都选在午夜,此时“辉杰”比较安静,输液就会顺利的多,但罗祥彬也丝毫不敢大意,穿着大衣就呆在犬舍里陪着“辉杰”,往往要到凌晨一、两点钟才能休息。

一个星期过去了,“辉杰”痊愈了,罗祥彬却憔悴了。再看到新主人,“辉杰”眼里就多了依恋和温顺,一见到罗祥彬,“辉杰”总会欢快地跑过来,用鼻子嗅嗅罗祥彬的鞋,亲亲罗祥彬的手,这表明,它已经彻底地认同了这位新主人。

认同了新主人的地位,“辉杰”忠诚的天性和优良的品质很快让它在平时的训练中脱颖而出。在训练中,无论毒品藏得多隐密,只要“辉杰”出手,都会在1分钟之内发现毒品,于是,它有了一个外号:“1分钟先生”。

很快,随着边防执勤形势的变化,缉毒警犬专业队伍开始加入执勤一线,而罗祥彬和“辉杰”这对人犬组合也迅速在缉毒战场上大放异彩,制造了一个又一个传奇,被战友们称之缉毒一线的“最佳拍档”。

一级功勋犬“辉杰”生前在训导员罗祥彬的带领下参与边防执勤。

缉毒战场生死考验

2003年,是基地正式组建的第一年,在原来担负警犬驯养工作的基础上,警犬缉毒开始进入边防执勤领域,在320国道畹瑞大桥旁的边防执勤点,成为基地缉毒警犬的主战场,缉毒警犬正式走进人们的视线。

警犬能不能发挥作用?警犬在使用中会不会伤到无辜的群众?当时,面对来自部队内部和社会的舆论质疑,警犬缉毒专业队伍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辉杰”和罗祥彬一经登台亮相就打破了所有的质疑。

边防官兵携带警犬追踪贩毒分子。

2003年7月的一天,根据执勤工作需要,罗祥彬第一次带着“辉杰”来到320国道堵卡点,依法对过往的人员、车辆及行李物品实施边防检查。上午10时30分左右,一辆由边境开来的客车驶入执勤点,在检查完乘客的行李物品后,罗祥彬指挥“辉杰”对车辆实施搜嗅,“辉杰”迅速进入工作状态,快速对车体搜嗅两圈后,跳进车厢内搜嗅,当“辉杰”第二次从车厢尾部搜至中间位置时,它突然折返,直赴车厢尾部,对最后排座位下方部位作出重嗅反应,并吠叫报警。

从破获第一起衣物溶解藏毒案到破获车体油箱夹层藏毒案,从一案缴毒数百克到破获万克毒品大案,这对“最佳拍档”不断刷新着警犬缉毒专业队伍的战绩。缉毒警犬打出了声势,成为边境一线挡在贩毒分子面前的一道“拦路虎”,“辉杰”和罗祥彬更是声名显赫,使境外毒贩谈之色变,一些境外毒枭甚至叫嚣:“谁能给我弄死这头警犬,我就给谁一百万。”

缉毒犬“龙总”与训导员小冯在一起执勤

缉毒警犬成了贩毒分子的“眼中钉”“肉中刺”,贩毒手段不断翻新,花样层出不穷,而专门针对缉毒警犬的毒辣阴招,也让看似平静的执勤现场危机四伏,“辉杰”就曾遭遇惊险一刻,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回。

2005年9月9日,罗祥彬指挥“辉杰”对一辆由瑞丽开往昆明的卧铺客车实施搜查,当 “辉杰”搜嗅至该车最后排左下床位时,“辉杰”做出反应,经对此床位进行仔细搜查,当场从该床位靠后的左侧空隙中查获一块胶带包裹的毒品海洛因,取出毒品后,罗祥彬命令“辉杰”继续对车体进行搜嗅,这一次“辉杰”钻进了床位下面,用前爪抓扒车厢地面铺设的塑垫,待罗祥彬发现问题制止“辉杰”时,“辉杰”已经直接用嘴从塑垫下叼出一个装有粉末状毒品海洛因的塑料袋,薄薄的塑料袋一咬即破,毒品直接渗入了“辉杰”的口腔。

一般毒贩走私毒品,恨不能将毒品包成“棕子”,以逃避边防官兵的检查,这包毒品却仅用了一层塑料袋,显然是毒贩专门针对缉毒警犬的一次报复行动。

功勋犬“辉杰”生前在卧铺车内“叼”出毒品。

见此情景,罗祥彬立即用清水对“辉杰”的口腔进行清洗,但为时已晚,中毒症状随即出现,只见“辉杰”无法站立,呼吸急促,口吐白沫。基地立即派出车辆运送“辉杰”赶到14公里外的市兽医站。

风驰电鸣般驰向市区的车厢内,罗祥彬把“辉杰”紧紧地抱在怀里,看着危在旦夕的“辉杰”,罗祥彬心如刀割,不停地呼唤着“辉杰”的名字,一遍遍催促着驾驶员“快、快、快”,但“辉杰”的眼神却渐渐失去了光泽,来不及多想,罗祥彬俯下身子就给“辉杰”做起了人工呼吸。14公里路途,罗祥彬一次次做着努力,一次次把“辉杰”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经过市兽医站医生的全力抢救,“辉杰”脱离了生命危险,在罗祥彬的悉心照料下,一个月后,“辉杰”又重新走上战场。

“有人问我当时对警犬做人工呼吸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其实,那个时候根本就来不及思考,只是一种本能反应,只想着决不能失去它,一定要把它救活。” 罗祥彬真切地说道。

其实,我的初吻就是这样给了“辉杰”。事后,罗祥彬透露了自己的秘密。经过生与死的考验,人与犬的感情更深了,心贴得更近了。

边防官兵带犬巡逻

战斗不息魂断边陲

中毒事件让“辉杰”的身体机能每况愈下,但“好战”的“辉杰”并没因此停下征伐的脚步,“最佳拍档”的身影频繁地出现在执勤一线,在他们面前,绞尽脑汁、花样不断的贩毒手段无计于事,一个个狡猾的毒贩现出了原形。

在无数次历险的背后,罗祥彬与“辉杰”联手创造出一组辉煌的数字:破案87起,缴获毒品50余公斤,抓获犯罪嫌疑人34名,罗祥彬先后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辉杰”也被授予二级功勋犬称号。

2010年10月,“辉杰”光荣退出现役,留在基地休养。此时的“辉杰”已近垂暮之年。但退养的“辉杰”仍是一把未老的“宝刀”,身经百战的它重回训练场,当起了“教官”,带出了一批素质硬、业务强的好“徒弟”,在基地后辈的警犬眼里,“辉杰”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缉毒犬“龙总”正在训练

在“辉杰”退养后,罗祥彬又接手了新的警犬,但无论工作多忙,每天他都会亲自来给“辉杰”喂食、散放、游戏、“健身”,努力让“辉杰”的晚年生活过得更加轻松惬意。

然而,2012年12月,当兵11年的罗祥彬也面临人生的抉择。因为是家里的独子,父母年事已高且体弱多病,家里的生意需要他回去接手。洒下不舍的泪,罗祥彬把“辉杰”交到战友的手里一再叮嘱,要战友一定好好照看“辉杰”。

登上返乡客车的罗祥彬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别,竟是永诀。

2013年1月13日中午,正在出差路上的罗祥彬接到战友的电话,噩耗就这样突如其来,“辉杰”出现呼吸衰竭,经抢救无效于9时10分离世。放下电话,无声的泪夺眶而出……

边防官兵携缉毒犬哀悼功勋犬“辉杰”

缉毒警犬入伍履职,原本与名利无关,它仅仅只是凭着对训导员的忠诚和信赖,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生命和全部热情,献给部队,献给这场原本与它无关的特殊的战争。

“军人殉国,魂佑疆土!军犬殉国,魂佑疆土! 犬魂一缕荡悠悠,天地亦生愁。 空天阔地何处去,东西狂漂流。 来世仍为犬,为国一任刀砍头。 青梦几回眸,生亦悲秋,死亦悲秋。 从军飞驰遍九州,铜头铁尾玉兰蔻。 忽闻吠声传霄汉,云中也做百犬头。”一声声哀悼誓言响彻无名山头。

请记住,这里有一群特殊的“兵”;请记住,那无名山头,不息的“军魂”!

保山边防官兵正带着警犬执勤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