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抗联女兵:白山黑水除敌寇 笑看旌旗红似花

来源:黑龙江日报作者:刘颖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8-08-30 10:59

张宗兰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踏入中国东北,英勇的东北人民奋起反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在这场残酷的斗争中,涌现出众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和英雄人物,其中不仅有杨靖宇、赵尚志、李兆麟、周保中等热血男儿,还有赵一曼、冷云、陈玉华、张宗兰等巾帼豪杰。这些英勇的抗联女兵巾帼不让须眉,留下了很多感人至深的故事。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为了祖国而牺牲,甚至没有留下姓名,也没有活着看到新中国的曙光。抗联女战士的后代、鹤岗市老区建设促进会会员刘颖,不忘先辈的嘱托,历时5年,足迹遍布全国,完成了《东北抗联女兵》一书,记录了124名抗联女兵的事迹。今日,本报节选书中描写的张宗兰、李秋岳、陈玉华和宁死不降的六位女兵的故事,她们的资料和照片少之又少,但她们的精神永存。

张宗兰:热血青春定格在二十岁

1918年,张宗兰出生于黑龙江省双城的一户农家,她八岁开始在家乡读书,直到1934年,十六岁的张宗兰离开家乡前往佳木斯投奔其兄嫂。

张宗兰的二哥张耕野,毕业于吉林省立师范,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6年任中共佳木斯市委组织部长,1937年参加东北抗联第六军,1938年3月后到抗联第三军第四师工作。

张宗兰的二嫂金凤英,1922年春,在吉林省女子师范学校求学时,邂逅了思想进步并具有忧患意识的张耕野,两人冲破门第观念,真诚相爱,并于1928年1月结为伉俪。在桦川中学里,张耕野巧遇了也在这里教书的省立第一师范同学唐瑶圃(姚新一)。唐瑶圃于1929年在北平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唐瑶圃的引导下,张耕野逐渐改变了教育救国的思想,毅然走上革命道路,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而紧随其后,在党旗下举手宣誓的是他的妻子金凤英。1929年金凤英辞掉了双城中学教师的工作,随丈夫张耕野来到佳木斯桦川中学任教。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张耕野夫妻积极地投入到抗战之中。桦川中学当时为中共地下党工作活动中心,张耕野为党支部书记,进步学生冷云、陈芳钧、马克正、陈雷等都是这一时期在桦川中学加入中国共产党的。

张宗兰来到桦川后,在兄嫂的安排下,入桦川县立中学预备班。翌年,跳级升入桦川中学第六班。受党组织和其兄嫂影响,张宗兰积极参加进步学生运动,在同学中秘密宣传共产主义思想和抗日救国的理念,在同学中产生了广泛影响。

1935年冬,十七岁的张宗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佳木斯市早期的共产党员之一。1936年冬,当选为中共佳木斯市市委领导成员,负责妇女工作。在此期间,张宗兰领导着佳木斯地区的广大妇女积极支持抗战,同时还协助其兄张耕野处理党的临时性工作,参与为抗联部队购买、运送防寒用品、印刷器材及药品等工作。

同年末,张宗兰接受党组织的派遣,利用中学毕业后找工作的机会,打入伪桦川县公署担任文书。上级领导要求她要不断搜集敌伪政治、军事等情报,并及时提供给市委或抗日联军,保护党组织和抗联部队的安全。

1938年3月15日,日伪集中大量兵力,对松花江下游一带抗日武装进行“围剿”,这是一次蓄谋已久、部署严密的行动,史称“三一五”事件。在这次事件中,共逮捕三百二十八人。此次大逮捕使松花江下游地区各市县区委破坏殆尽。

此时的佳木斯正处在白色恐怖之中,地下党组织中已有人被捕叛变。危急关头,张宗兰按照市委负责人的要求,一面迅速将有关消息通知市内所有共产党员,一面亲自安排上级来的一名干部紧急转移。

3月2日晚,张宗兰姑嫂按佳木斯中共地下党市委书记董仙桥的指示,把中共下江特委联络员刘志敏接到自己家。

3月14日清晨,二人又将刘志敏安全转移到李淑昌家。她们将红萝卜掏空,把重要的文件塞到萝卜里,交给乔装成乞丐的地下党员李淑云(董仙桥的夫人),然后,张宗兰配合将这些重要的文件转移出城。回来后,又秘密销毁和设法转移了党的其他重要文件。

就在这个时段里,日本宪兵、伪警察和便衣特务倾巢出动,东北抗联基地被毁。宪兵、伪警察依据特务和叛徒提供的名单,开始拉网式的大搜捕,张家的茅草房也处在特务的严密监视中。嫂子金凤英冷静地分析形势后,认为走是上策,决定暂回老家双城躲避。

3月19日,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万灵和万荣,宗兰、凤英姑嫂一行六人坐上了佳木斯通往牡丹江的火车,打算取道哈尔滨,再转车回双城。在火车上,她们发现四个穿便衣的特务一直在跟踪,看来这回家的路是走不通了。

3月20日,饥渴劳顿、筋疲力尽的一家人住进哈尔滨道外天泰客栈二十号房间,一路上跟随她们的四个特务住进了二十一号客房。

凤英对小妹张宗兰说:“我们不能回双城了,回去家人会受到牵连。”不用嫂子说,宗兰心里也明白,她已经决定为自己的信仰而献身了。这时候,楼下响起了汽车马达声,预感到是敌人前来抓捕,姑嫂抱定了必死的决心,脚步声近了,金凤英迅速地从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毒药,分一块给宗兰,就着一杯冷茶,姑嫂俩毅然决然地喝了下去,面对生死,她们选择了有尊严地离开。

客房的门被踢开了,二人勇敢地和伪警察搏斗着,搏斗声中,三岁的小万荣醒了,她大声地哭了起来,随后就被特务们连摔带踩,当即死去。张家最小的弟弟张宗民在灾难发生时,拉着小侄儿万灵跑到走廊的角落里,亲眼目睹了当时的惨状。随后,特务们将张宗兰送到医院进行急救,但她抱定必死的决心拒不服药。在拼死的挣扎中,停止了呼吸。

嫂子金凤英牺牲时,刚刚三十七岁,而张宗兰牺牲时只有二十岁。

3月24日,敌人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在当时的《滨江日报》上发了一条新闻,诬陷金凤英和张宗兰二人是由于家庭不睦,吞咽毒药自杀的。

谎言掩盖不了事实,姑嫂俩的英雄事迹早已载入史册。如今,在东北烈士纪念馆里,每天都有无数的人们在她们的照片前驻足缅怀。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