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这里是“甘巴拉”!

来源:空军新闻 作者:薛浩 石俊 何仕鹏 发布:2019-08-16 13:09:53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

盛夏时节,甘巴拉雷达阵地上,一场一等转进正在进行。脸被晒得蜕皮、大口喘着气的官兵动作迅捷、招式威猛,尽管这里的环境是高寒、缺氧、低温。如今,“甘巴拉精神”随着时代前行,作为一面精神的旗帜,为一代代官兵提供向前的动力。

传承,在延续血脉中打牢政治底色

上世纪60年代,来自原南空某雷达团的骨干力量挺进雪域高原。“钢钎打不进、人也要扎根”——自此,海拔5374米的“生命禁区”上,建起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人控雷达站。

荣誉室里,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雷达拆分成块用肩膀扛上山顶;大风中露宿山坡,被子的四个角压上石头;为固定天线,20厘米的三角钢钉入地面,生生砸成了麻花状……

甘巴拉,苦寒之地,却是高原官兵的精神矿源。

每逢新干部下连、新兵入营,“新甘巴拉人”都要参观一次荣誉室,讲一次创业故事,教唱一首站歌,举行一次阵地升旗仪式。他们会第一次看到《甘巴拉,甘巴拉》影片,读到《冷的冰峰,热的血》,从此记在心里。

笔者到站里的时候,刚巧遇见了老熟人——现任数据链地面站站长张建,这位出生在江南水乡的士官如今黝黑的脸膛透着高原红。

2014年初春的一个寒夜,阵地市电突然停了,躺在被窝里的张建一把扯过大衣冲向油机房。不久,他便染上了急性高原肺水肿,连夜送下阵地抢救,康复后却落下了习惯性高原肺水肿的毛病。此后3年半,张建往返内地、拉萨学习休假,4次因肺水肿住院。

面对亲人和战友们的劝阻,他咬牙留下。经过近3年的适应训练后,他又回到了阵地。

上世纪90年代,战士许正兵因为高山反应长眠雪山。窗外,官兵们种下的一棵“正兵树”枝繁叶茂。

走在甘巴拉休整点,一草一木都很亲切。满院的绿树青草,路旁的桃树上挂着大桃,大棚里的黄瓜、莴笋、辣椒等各种蔬菜,养的鸡、鸭、兔……战士们自己动手垒墙、建排水沟、硬化路面。一名炊事班战士自豪地说,院子里除了那条主干道,其他都是官兵动手建造的。

生活条件改善了,艰苦奋斗的“传家宝”还在。

王胜全,许多官兵都提到的一个名字。“甘巴拉的故事需要被了解,我们这些老党员有义务有责任让好传统传承下去。”在一起劳作的大棚里,阵地的小道上,换班的汽车里……几乎每名官兵都听过王胜全讲的传统故事。

入伍26年,王胜全带过的新兵成了老兵,雷达站就是他们的家。重活苦活争着上,阵地值班先报名,公用物资损坏了,就利用休息时间去修补,带动了一批又一批新兵。

1 2 3

责任编辑:刘秋丽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数据加载失败,请确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侧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