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军报

老兵有话说:回到地方,我迈过的那些“坎儿”

来源:中国退役军人责任编辑:姬彩红
2020-11-03 16:59

退役回到地方,生活工作中因为行事方式不同,所处立场不同,会发生同事不理解、不认同,亲朋好友之间误会摩擦等种种情况。您遇到过哪些问题?又是怎样解决的?

本期“老兵有话说”栏目,几位退役战友分享了生活工作中的那些遭遇和解决办法。

守住原则,方能赢得长久

姓名:吕兴元

入伍、退役时间 :1978/1998

回到地方工作,首要的是必须学会与人打交道。我39岁那年从部队转业,说话直截了当,办事直来直去。起初,我觉得挺不能理解,有的同事怎么喜欢说半句、留半句?有的让人感觉城府挺深,难以捉摸。因为这种隔阂,导致我与同事在工作磨合衔接上出现了不少问题,碰了不少钉子,有时还闹得不欢而散,既影响了心情,又影响了工作。

后来,我开始反思,先从自身找原因。地方与军队工作环境、方式方法存在不少差异。比如,地方机关工作有一套严格的办事纪律和程序,无论是下级向上汇报,还是上级交办任务,都不能擅自越级。再比如,单位每个部门都有明确的职能范围,每个岗位也都有明确的职责,不能随意超越部门职能、岗位职责界限。所以,我所认为的同事“欲言又止”“讳莫如深”,有时只是他们在遵守纪律和程序。

认识到这些,我试着和同事常交流、多沟通,遇事多观察,克服急性子,力戒简单化。用我自己的话来说,“做到刚直但不硬杠”,在与人沟通时心态力求更平和,态度力求更诚恳,言语力求更婉转,工作力求更耐心,让他人乐于倾听接受,给他人以足够的空间。这样既守住了规矩,又确保把工作完成。

莫让义气面子误事

姓名:苏德朝

入伍、退役时间 :2016/2018

我2018年退役,当时毕业招聘季已经过去,找工作有点儿不顺。一次,在和一个亲戚闲聊时,得知他们承租的学生午间托管要转让。因为我是师范大学毕业的,也一直喜欢教育事业,当下就决定接手。因为原来的租期没到,加上亲戚关系,我们没有签订书面协议,最后收入分配的事情在口头上达成一致。

当时是10月份,托管招生已经结束,学生管理权和午托经营权都属于我。到了11月份,我增加了小班教学、作业辅导等业务,收入也比之前多了几倍。

学期结束时,我与亲戚在收入分配上产生了分歧。我认为后续增加的课程辅导属于个人经营收入,不应该作为共同经营所有。亲戚却认为,所有的学生都是他招进来的,理所当然按照之前商定的分配。最后虽然和平解决,但大家都很不愉快,伤了感情,也影响了干事。

这事也给我敲响了警钟,即使是亲朋好友合作,也要按照法律规定签订书面协议,千万不要因为面子义气行事,为将来埋下隐患。退役战友也经常会有合伙创业的情况,一方面应当遵循诚信原则,另一方面也应该“亲兄弟明算账”,这样既能留住情分,也能保护自己。

安置专业不对口不用怕

姓名:徐猛

入伍、退役时间 :2002/2010

2010年12月,我退役回到地方,被安排在环保局工作。部队与地方的差异,原本就让我有些迷茫,而环保工作专业性极强,无论是环境监察还是环境监测,我听都没有听过。

我看到有人投来质疑的目光,也听到一些议论的声音,感觉如芒在背。我该怎么办?退缩吗?还是换个轻松些的岗位?思来想去,看看自己的军功章、胸前的党徽,在部队摸爬滚打甚至牺牲都不怕,学习环保业务还怕了?

我买来环保专业书籍,开始向单位专业技术精、业务能力强的同志学习,主动跟着同事去最脏的地方取样品监测,去最高的地方做设备监测,去环境最恶劣的地方环境监察执法。哪里最累我就抢着去哪里!哪块骨头最难啃我就去啃哪块!

凭着蚂蚁啃骨头的韧劲儿、一股不服输的倔劲儿,我一点点进入工作角色。一来二去,在同事眼中,我成了能吃苦、不怕累的“环保铁军”。他们开始真诚地言传身教,我学的既开心又有兴趣,工作上的难题都迎刃而解。

慢慢地,我深深爱上了环保工作。2017—2019年,我被单位推荐到生态环境部(原环保部)环境保护督查组开展异地环境执法,专业能力获得高度评价和认可,荣誉也接踵而来。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