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哨所“追”信号,这是戍边军人的专属记忆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李连锋 胡铮 王佳国责任编辑:乔梦
2018-08-19 15:07
刘武峰在山顶与女朋友视频。胡铮摄

云端哨所“追”信号

■李连锋 胡铮 王佳国

仲夏时节,冰雪消融,海拔4700多米的科西拜勒达坂迎来了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前哨班官兵。

周末,边防连上士樊定定起了个大早。他爬上数百米高的一个山口,拨通了手中的电话。

当天是女儿4岁生日。几天前,樊定定与家人商量好要和女儿视频通话。为了这个约定,他必须攀上海拔5000多米的山口,因为只有在这里手机信号才处于“满格”状态。

“爸爸!”手机屏幕中,女儿开心地笑着,两颗虎牙可爱极了。樊定定正与女儿聊得火热,还没来得及跟妻子说话,突然吹来一阵山风,信号也被“吹”跑了……他抬头一看,远处乌云滚滚,只好无奈地下了山。

回哨所的一路,樊定定始终闷闷不乐:“驻守前哨班,条件再艰苦也不怕,但如果连续一两个月与家人联系不上,还真是让人着急……”

前哨班位于两山之间的山腰处。由于驻地海拔高、气候恶劣,长期以来,这里一直不通市电,也没有网络信号。守哨3个月,前哨班官兵几乎与外界失去联系。

随着边防建设投入力度持续加大,去年,从连队通往前哨班的数十公里山路修通了。只要天气允许,巡逻车可以直接开上哨所运送物资。今年初,塔什库尔干县政府和国家电网公司又协力施工,为前哨班通上了市电,官兵们彻底告别了用不上“长明电”的历史。

今年6月,在各级机关关心下,一个联通信号基站在距哨所不远处的莫拉山山顶建成了。得知这一消息,连队专门派人为哨所官兵送来了手机。

哨所官兵纷纷打电话向家中报喜,却发现手机信号不稳定。由于哨所三面环山,手机信号时断时续。

这点小事难不住官兵。通过反复摸索,他们很快确定了信号最好的地方在山顶。于是每到周末,官兵们便拿着手机,爬上山顶“追”信号。

“尽管信号不好,但比起过去上哨3个月与外界几乎失去联系,我们已很满足了。”上士刘武锋说。

一年前,刘武锋与女朋友约定:今年7月休假时安排两家父母见面,商议两人的婚事。

6月初,上级要求连队提前一个月进驻哨所。由于上哨前各项准备工作繁忙,刘武锋直到出发前一晚,才匆匆发了一条短信。

联通信号基站建好后的当天,刘武锋打开战友送上山来的手机,眼前一连跳出70多条信息——原来,在他上哨执勤的一周时间里,女朋友每天都会发来10多条问候信息。

读着一行行温暖的字句,感受恋人来自远方的牵挂,刘武锋的眼睛湿润了。

久而久之,“追”信号成为哨所官兵习以为常的动作。信号里承载着太多的激动、感动和幸福。一次次“追”来的信号汇集成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上等兵陈路标今年考上了军校,他“追”来了家人朋友的祝福;副指导员扶念上哨前与未婚妻闹了点别扭,他“追”到了对方的支持与理解……

更多时候,“追”来的信号带来的是各式各样的喜悦。

“追”到老同学的短信问候,他们会心一笑;“追”到好朋友的节日祝福,他们手舞足蹈;“追”到家人的鼓励与支持,他们高兴一整天。

“‘追’着信号跑的日子,很快要结束了。”8月6日,笔者接到哨所官兵打来的电话。得知前哨班官兵的通话困难后,驻地电信公司将为哨所安装信号基塔和大功率山区手机信号接收器。

“这样一来,我们与外界联系就更方便了。”站在山顶,上士张军锋和战友开起了玩笑,“以前‘追’信号积累的‘经验’,眼看就要无用武之地喽。”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