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风景在边关丨“幸福花”常开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杨磊 陈史涌责任编辑:张硕
2019-01-06 23:52

“幸福花”常开

■杨磊 陈史涌

新年伊始,海拔4200米的巴塘草原寒风凛冽。银装素裹下的草原,格桑花秆细瓣小,却傲然挺立寒风中。

“格桑”在藏语中寓意“美好幸福”。这是一组来自西部战区陆军某旅玉树骑兵连的幸福故事。

彩虹草原

喜极而泣

上士李广岳在连里负责照看军马,每次放马归来,他都会采上一朵格桑花。虽然八瓣的格桑花始终没找到,但妻子汪艳在去年给他生下了一朵“幸福花”。

去年冬至,吃过午饭后,李广岳迫不及待拿出手机拨通了妻子的电话:“萱萱,你看爸爸手里拿的是什么?”

为了吸引女儿注意,他挤眉弄眼摆出各种表情。夸张的神态和动作,逗得女儿咯咯地笑个不停。虽然远隔千里,家人的笑声至今仍回荡在记忆中,在李广岳心中留下一份浓浓的甜蜜。

“对于驻守高原的军人来说,每次与家人的团聚都特别温暖。哪怕是在荧屏上的‘团聚’,也有别样的幸福滋味。”指导员范文秀说,连队驻守青藏高原,守防条件恶劣,官兵与家人聚少离多。

去年4月,李广岳算着妻子的预产期将至,便提前请假回家陪护。哪知,人还在归途,妻子肚里心急的孩子,已迫不及待地躁动了。

下了火车,李广岳匆忙赶往医院,只见妻子怀中,一个瞪着乌溜溜大眼睛的“小公主”正好奇地望着这个新世界……这一幕,让他喜极而泣。

如愿以偿

“宋岩,有你的信!”一天下午,院子里突然响起文书李玉惊喜的声音。

“这年头谁会给我写信?”上等兵宋岩一头雾水。那是一封“加急EMS”,但收信时间却是半个多月前。

宋岩撕开褶皱的信封,“录取通知书”几个字赫然映入眼帘。没等宋岩反应过来,一旁的李玉已经喊出了声:“宋岩考上啦!”

“5年来,玉树骑兵连首次有人考上军校。”指导员范文秀激动万分。连队驻地教育资源匮乏,许多想考学的战士只能从网上购买学习资料。有时网络信号不好,大家连上网查资料都难……

“我的梦想就是考军校。”刚下连时,宋岩向范文秀袒露心迹。梦想总是美好,但现实就是现实——“山上条件差,遇到不懂的题找谁问啊”“驻守偏远连队,成才路径也‘坎坷’”……

战友的话,不停地“灌入”宋岩耳朵里,但他始终坚信:有梦想就要去追。

宋岩从网上买来辅导书,每天学到深夜,第二天清晨提前起来看书。就这样,他坚持了两年,最终如愿以偿,打破了连队的“考学魔咒”。

启程那天,全连官兵都来为宋岩送行。营区门口,一片片随风摇曳的格桑花,好似都在和他道别。“到了学校好好表现,别给咱骑兵连丢脸!”范文秀的心里满是幸福,言语中充满期待。

骑马涉水过河

载誉而归

“我们的‘精武骑兵’回来啦!”列兵袁凯没想到,迎接他的会是这么大的阵势。

那天,官兵们把连队锣鼓都拿了出来,营门口锣鼓喧天,好像过节一样热闹。捧着比武竞赛获得的奖章,袁凯在战友的欢呼声中载誉而归,他心里格外温暖。

袁凯今年19岁,入伍不到一年就代表骑兵连参加陆军组织的比武竞赛。“这么多年来,连队头一回拿到这么高的荣誉!”范文秀搂着袁凯的肩膀,脸上笑开了花。

格桑花开幸福来。过去的一年,连队每名战士都有属于自己的成长和收获。几周前,下士徐浩延把辛苦攒下的一笔购房首付款,汇给了老家的父母,托他们买下一套位于县城的房子。

“我没让爸妈出一分钱。他们操劳了一辈子,我不该再给他们添负担。”对于徐浩延来说,这套房子是他“成长”的标记。

元旦过后,春节将至。待到明年春暖时,营区门口的那片格桑花,一定还会绽放出成片成片的“幸福海洋”。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