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下连队“蹲苗”,这个杨排长越蹲越感到有滋味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 作者:黄志伟、赖文湧 等 发布:2019-04-15 02:01:20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

作为培养干部的有效途径,新毕业的学员都要下连队“蹲苗”当排长。但并不是所有的排长都能领悟到“蹲下去”的真谛,有的排长难免纠结迷茫。《解放军报》本期“军营观察”特邀老排长杨文超同新排长们交交心。

杨文超拽紧绳索奋力攀登阻绝墙,一寸一寸向上挪动。人生如同攀登,不因旅途艰难而畏惧,不因旅途疲惫而放弃。当登顶的那一刻,你会一览别样的风景。李源耕 摄

作为培养干部的有效途径,新毕业的学员都要下连队“蹲苗”当排长。但并不是所有的排长都能领悟到“蹲下去”的真谛,有的排长难免纠结迷茫。本期特邀老排长杨文超同新排长们交交心——

从杨排长“蹲苗”,看自己长啥样

■黄志伟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赖文湧

蹲下去怕起不来

“到基层去,到边防去,到一线作战部队去!”几年前,杨文超军校毕业,满怀激情地来到第73集团军某旅发射连。

然而刚任职排长不久,杨文超看到的、听到的关于“蹲苗”的那些事儿,却让他心里打起鼓来。

与杨文超在同一个营任职的李排长,在基层一“蹲”就是四年,刚毕业时连主官都叫他“小李”,如今却习惯喊他“老李”。任职四年没挪窝,现在的“老李”很郁闷。

通过与分配到其他单位的军校同学交流,杨文超了解到,陆军中像李排长这样,毕业“蹲苗”三五年还是排长再正常不过了,副连职一干七八年也不鲜见,有的排长甚至已经30多岁了。

“干着干着没了激情”“蹲着蹲着习以为常”……甚至还有人蹲到最后不愿意起来,熬年头、等转业。

“军校毕业的干部年纪轻轻,蹲蹲苗也没啥。”入伍第八年作为优秀士兵提干的单排长感慨道,“我本来年龄就偏大,这一蹲都30多了,后劲儿不足,基本就等着脱军装。”

排长们能够理解,这是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不可避免的阵痛:改革大背景下,军队员额裁减30万,其中陆军占大头,旅里干部编制大大压缩,“蹲苗”排长多、副连职岗位少的矛盾较为突出。

杨文超清楚眼下“僧多粥少”的矛盾,他更想知道,基层的优势是什么?尤其是作为一名排长的优势。

接到毕业分配命令后,杨文超就在网上搜索相关信息,网页跳出的前几条,都是关于“博士排长”倪志军的新闻。

这个提前一年以全优成绩毕业的博士,来到单位从一名普通战士干起,之后又在班长、排长、副连长等8个基层岗位历练。倪志军调整心态,踏实“蹲苗”,虚心学习,补齐短板,岗岗干得精彩。倪排长后来成长为某新型导弹营的首任营长,带领官兵很快练就发发命中的绝技,如今已升任该旅副参谋长。

眼见为实,排长在“蹲苗”期,有蹲不下去的,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排长蹲得很成功。

后勤专业毕业的张亚宾,阴差阳错被分配到导弹营当排长,但这个“门外汉”不认怂,“蹲苗”两年就以“新操作手”的身份参加实弹射击,连续三个季度被评为“神剑之星”,得到集团军领导高度评价。

优秀士兵提干的“老排长”吴德广口头禅是“看我的,跟我上”,野外驻训安营扎寨总是挖第一锹、挥第一镐,重大演习期间运用熟练掌握的几种通信手段,带领全排圆满完成指挥所通信保障任务,被该旅评为“十佳强军精武精英”……

对照这些标杆,杨文超心里更不平静了。堂堂博士毕业都心甘情愿下基层摔打历练,老老实实蹲下去从排长干起,自己又有什么理由瞻前顾后、畏首畏尾呢?他暗暗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踢好“头三脚”,给大家留个好印象,半年后借调机关帮忙,第2年在机关落编,第3年干个连主官……

当蹲下去的时候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杨文超没想到,“头三脚”还没踢出去,自己却先“崴了脚”。

那周,杨排长第一次担任连值班员。周一早上组织队列训练,虽然前一天晚上他就将流程在脑中预演了好几遍,早起又练了一遍,但真正站在全连官兵面前,看着百十双眼睛盯着自己,杨文超愣是忘词了……

“一班长,队列训练由你组织。”连长见状赶紧叫一班班长卿滔救场,杨文超红着脸快步回到队列中去,仿佛当头挨了一棒。

早上的队列训练仅仅是个引子,集合时查不清人数、开饭前不会指挥唱歌、晚点名时讲评讲不到点上……杨文超值班第一天就闹出不少笑话,心里七上八下。

“你的能力素质距离一名合格的排长还差得远啊!好好总结总结吧!”当天晚上,杨文超从连长房间出来,虽然挨了批评,但心里畅快多了。漫长的一天终于结束,不知是因为天气太热还是神经紧绷,杨文超身上的迷彩服一整天就没干过。

作为排里的老班长,卿滔一开始是看不上杨排长的:体能不行、书生气重。五公里跑得还没新兵快,最后差点“吊车尾”;单、双杠一练习勉强还能做几个,但二练习开始就“熄火”;导弹专业理论讲得头头是道,真到训练场操作起装备来却“玩不转”;休息时间一个人闷着头摆弄手机,和大家玩不到一块儿……

不知怎么与战士谈心交心也是杨排长的一大短板。一名战士因为失恋,睡不好觉、吃不下饭,杨文超发现后,主动上前谈心劝解,两人“尬聊”了半天,战士却依旧愁眉苦脸,杨排长最终只能找指导员求救。

训练、生活上遇到的很多困难问题,大家发现找杨排长解决不了,都习惯越过杨排长直接找连主官请示。杨文超被“晾”在了一边。

尽管被“架空”,心里很别扭,但杨文超真真切切感受到,当好一名排长不容易、不简单。

1 2 3

责任编辑:张硕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数据加载失败,请确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侧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