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长祁龙的10年“特战梦”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赖文湧 曹壮责任编辑:马嘉隆
2019-12-05 23:34

5月27日,解放军报基层传真版头条位置刊登了东部战区陆军某海防旅侦察连排长祁龙申请当特种兵的自荐信,在广大官兵中引发热议。

有人表达敬佩,敬佩他敢于挑战自己,执着于自己的梦想并为之不断努力;有人觉得诧异,侦察连的训练强度已经够大了,怎么还想着去更苦的单位;有人感到不解,理由是祁龙素质全面、能力突出,在同批排长中可以很快脱颖而出,但到了特战部队就要从零开始;有人提出质疑,认为强军路上,每个岗位都是用武之地,在哪都能绽放光芒,为何非要当特种兵?

日前,记者专程前往该旅采访祁龙,请跟我们一起感受这位排长的坚定志向与不懈追求。

“我读高中时就想当兵,而且就想当特种兵。”走进东部战区陆军某海防旅侦察连,记者见到了刚走下训练场的排长祁龙,说起自己的特战情结,他的内心掀起无尽波澜,“这个梦,我已经做了10年。”

10年前,还是一名高中生的祁龙,就提前为自己选好了毕业去向:参军入伍。但由于家人反对,他未能如愿,只好听从父母的意见上了大学。

2015年6月,即将大学毕业的祁龙,无意间从网上看到了征兵信息,沉寂多年的梦想的种子开始萌动。“这次不能再错过了!”眼瞅着自己要过了参军年龄要求上限,祁龙没有多想,第一时间报了名。

家人仍然反对,理由很简单:家里条件不好,父母希望他早点找工作挣钱。但这一次,祁龙选择听从自己的内心,“工作可以以后再找,但当兵的机会一旦错过,必将遗憾终生”,他最终说服了家人。

祁龙虽然如愿入了伍,却不是梦想中的特种兵。按他的话说,“有落差,但同样热爱”。

“当不成特种兵,就把自己当特种兵练。”初入新兵连,祁龙参加训练就像打了鸡血,战友们评价他“学习能力强、精气神十足、内心很火热、加压意识强、目标很明确”,无不为他追求自己的“特战梦”由衷点赞。

新兵下连,祁龙被分到了原海防某团“军事训练多能模范连”。班长邓超故意试探他:“连队是老牌先进单位,素以训练强度大著称,不知你受不受得了?”

听班长这么说,祁龙心里乐开了花,对于未能如愿当上特种兵的他来说,怕的就是练不够。为给自己加压,他自掏腰包,购买了沙袋背心、拉力器、臂力棒等辅助训练器材。入伍第一年,祁龙就在团里组织的五公里武装越野比武中夺得第三名。

“第一次感受到了为荣誉而战的成就感。”谈起这件事,祁龙虽然脸上满是骄傲,但心里仍想着,“要是能成为一名特种兵,参加国际比赛为国争光,那该是多大的荣耀!”

时任连长徐植了解祁龙的想法后,给他支了个招:考学提干,争取再分配。

就像黑暗中点亮一束光,祁龙又看到了希望,开始向着自己以前从没想过的新目标冲锋,利用点滴时间加班加点学习备考。功夫不负有心人,祁龙最终被陆军炮兵防空兵学院录取。

在校期间,恰逢特种作战学院到祁龙所在学院选调优秀学员。从入伍到现在,这是他距离梦想最近的一次,但怎奈祁龙是士兵学员,不符合选调条件。他急得主动找上门去,汇报自己的想法,但得到的答复却是“按现行政策,你毕业后必须回原单位工作”。

“我想去特种部队,并不是因为原单位不好,只是为了实现心中的‘特战梦’。”祁龙告诉记者,去年军校毕业前夕,他就试着给一些特种部队写信,申请加入他们的行列,也有不少单位给他回电了解情况、解读政策,但终究未能成行。

一连串的“打击”没有击碎他的梦想。毕业后回到原单位,祁龙申请到训练强度相对较大的侦察连任职。明眼人都看出了他的心思,侦察队员与特战队员能力要求类似,他这是在为一有机会随时转岗做准备。

今年4月,旅里选送祁龙前往某训练基地参加无人机骨干培训。在那里,他结识了来自某特种作战旅的新战友,当看到他们佩戴的特种部队臂章时,祁龙对特种部队的热切向往再一次被点燃。

几经思索,祁龙决定向《解放军报》编辑部寄去一份申请当特种兵的自荐信,希望更多的人帮他圆梦。对于可能引起的“连锁反应”,祁龙淡淡地说,就算有人不理解甚至不支持他的想法,但他起码为梦想又努力了一次。

海防旅领导看到本报刊发的信件后,马上找祁龙谈心,并就其个人情况,为他分析了去特种部队的利弊:年龄相对大,训练吃不消;那里人才多,进步会受限;万一没走成,思想顾虑重……旅领导还提议,可以采取其他方式,让祁龙去体验特种部队的训练生活,比如哪个特战单位组织猎人集训,协调他去参观见学。

言语之间,全是关爱。祁龙深深懂得,组织和领导对他的培养是不遗余力的,也希望他能安心在旅里好好干。对于这份真情,他一直心存感恩。

几乎同时,第73集团军某特战旅的领导也关注到此事,让人力资源科科长刘嵩与祁龙取得联系,有意把这名执着于特战梦想的排长“挖”过来。

祁龙欣喜若狂。这支处在斗争一线的特种部队,他在大学期间就从军事杂志上有所了解,特别是电影《战狼2》播出后,他又在媒体上得知,吴京为了拍电影而去体验生活的“南特”,即原南京军区某特战大队,就是现在向他伸出橄榄枝的这支特战旅的前身。

理想高于天,越苦越向前。“如果能去这样的部队,一旦有战争,我绝对义无反顾冲在最前面。”祁龙憨笑着,眼光里充满憧憬。“你不怕去了之后能力欠缺、发展受限吗?”面对记者的担忧,他反而很坦然:“不为军衔只为战,哪怕让我一直干小队长,我也觉得值。”

走留交给组织,状态始终满格。谈起下步打算,祁龙告诉记者:“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去得成,一切从头开始;去不成,继续干好本职,绝对不会有所懈怠。”

扫一扫,阅读祁龙排长自荐信

扫一扫,了解祁龙排长到特战旅报到故事

(解放军报·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