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天路的“骆驼草”

来源:联勤集结号作者:张王放 孟王钊责任编辑:于雅倩
2019-05-27 14:29

像道钉扎根天路

像机车奋力拼搏

为胜战跋涉

翻越千里冰封,穿梭戈壁大漠

茫茫天路记录下你一次次的突破

三十六年

霜染了双鬓,沧桑了面庞

不变的是你执着的追求

青藏高原上的某小站,狂风肆虐,沙尘漫天,一辆军列在此整装待发。

虽然随车的官兵们已经检查过一次,但汤文亮还是不放心,他戴上口罩,裹紧大衣,顶着风沙再次对每台车辆装备固定情况、停放位置进行了复查,折腾了两个小时后,才发出了可以出发的指令。

看着军列鸣笛远去,汤文亮伫立于道旁敬礼送别,一层厚厚的黄土盖住了军装的迷彩花纹,把他融进了高原的底色。

汤文亮是西宁联勤保障中心某军事运输投送调度中心的一名军代表,扎根青藏铁路已经36年,执行保障任务500多次,因为严格与认真,被经常跑青藏铁路的官兵所熟知。

一次,某部在西宁进行铁路装载,汤文亮发现一辆轮式装备,停放在平板车上的位置偏左了10多公分,当时装备已经完成了捆绑固定等工序,部队领导觉得拆卸调整麻烦,找到汤文亮说情:“稍微偏了点,肉眼都看不出来,就将就一下吧。”

但汤文亮却是态度坚决:不调整到位,军列绝不能出发。

最后,部队官兵和汤文亮一起对装备进行了重新定位、捆绑、固定,才得以上路。出发前,部队领导丢下一句话:这个老汤,太执着!

不执着不行!汤文亮清楚,装备重心不居中,弯道上一边力矩增大,容易产生位移甚至摆动,安全隐患很大。

此去千里,都是冻土高原,人烟稀少,抢修困难,出了问题后果难以想象,所以不管别人怎么说,但汤文亮的标准却一丝都没有放松过。

几个高原常用驻训地远离城市货运场站,官兵驻训,铁路机动卸载后要进行公路转运,有时还得租赁地方拖车,过程费时费力。

汤文亮和同事们研究后提出,可以利用驻训地域附近的无人值守车站进行卸载,省去中转之累。

但无人值守车站主要用于火车会车,只有简易站台,要实现军事装卸载还得修建装卸站台、照明、集结场地、进出道路等10多个配套设施,高原施工成本高昂,仅一个无人值守车站改造就需数亿元。

为了争取到铁路部门和国家有关部委的支持,汤文亮带头对相关无人值守车站进行实地勘察,详细采集分析地质、海拔、水文等数据资料;利用部队演训时机,开展无人值守车站重型装备装卸载实验,为无人值守车站进行扩能改造立项,提供了强有力的科学依据。

那段时间,汤文亮只要一听说哪个地方有铁路部门建设投资的相关会议,他就带着自己的资料主动前往,反复阐述该项目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从一开始有人觉得他“狮子大开口”,到后来慢慢获得认可,经历过多少次失败,汤文亮自己都记不清。在他的执着努力下,最终两个无人值守车站改造项目顺利立项,并于去年完工,部队赴高原驻训往返机动时间,至少缩短两天以上。

军代表是军地之间沟通的桥梁,主要工作是协调,最难的工作也是协调。为了让每一个军事需求更具说服力,每一个创新规划更具实效,对每一个项目汤文亮都反复论证,拿出详实的数据和科学的分析。

这些年,他的足迹遍布青藏铁路上每一个车站、桥梁、隧道,先后完成了动车运输部队、乘坐非制氧客车进藏、高原铁路军运押运方舱研制等20多项创新保障,攻克了一批高原铁路运输保障难题。

执着的汤文亮,也不是没有动摇过。身为江苏盐城人,看着不少儿时的玩伴在改革开放浪潮中成为百万富翁,也曾想过转业回家。但保障任务中,部队官兵一句句发自肺腑的感谢话语,还是让他留了下来。

36载,霜染了双鬓,沧桑了面庞,搞好运输保障已经成为汤文亮执着的追求。他说:“只要部队需要,我就一直会在天路上坚守下去。”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