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洲论中国军改:突破世界一切既有模式的革命

来源:国防参考作者:刘亚洲责任编辑:张硕
2016-02-18 12:04

摘要:美军已经走得太远了,如果我们一直跟着美军撵,永远也撵不上。我们必须对已经被美军革命过了的军事理论进行再革命。每一支强大军队的崛起都是独一无二的,这种崛起都是探索符合自身特点的成长道路的结果。只可以超越,不可以模仿。

习主席指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一场整体性、革命性变革……全军要以高度的历史自觉和强烈的使命担当,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精神,坚决打赢改革这场攻坚战,努力交出让党和人民满意的答卷。”

军改是一场革命。谭嗣同说:“外国变法未有不流血者,中国以变法流血者,请自谭嗣同始。”今天,我们特别需要谭嗣同精神。

在中国历史上,军队改革的篇章常常是用血与火写就。商鞅改革就是很好的例子。

商鞅变法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军事改革。当时列国争雄,思想正从争鸣的庙堂走向变革的旷野。在时代澎湃向前的潮流中,向后没有退路,只有亡国灭种。改革是唯一的活路。商鞅以大无畏的胆魄把秦人引到这条生路上,自己却走上了死路。商鞅变法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冒险犯难。秦人有血性,无规矩。

商鞅为他们制定了规矩,然后又用自己的鲜血进一步涵养浇灌了秦人的血性,于是,秦人就变得更加刚烈了。商鞅身体在被撕裂的那一霎间,也预示着秦国与旧制度的彻底决裂,因此,他的死不仅是一种仪式,更是一个境界,百世之后,仍让人感奋不已。

更新观念最重要的有两步

拿破仑说:“让驴子和学者走在队伍中间。”这句话不仅说明拿破仑重视学者,更道出了他能打胜仗的秘诀:带着先进的军事理论前行,带着创新的思想前行。

他的队伍中,有一支特别分队——数百名各行业的学者以及成百箱书籍和研究设备,可谓别具一格的“学者”军队。学者是拿破仑军队中最优良的装备。由于有学者,才有新思想。

纵观历史,由于思想未能及时跟上时代发展的脉搏,一次次错过军事变革机遇的例子层出不穷,例如,元帝国错过了火药革命,清朝未能抓住工业革命。

陈旧的观念就像泰山一般沉重。几年前,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离任时,有记者向他提了个问题:中美之间的距离有多大?这位会讲汉语的大使毫不犹豫地说:“一百年!”笔者为这句话感到震惊。仔细想来,他讲的距离不是指经济,不是指硬件,而是指思想观念。

观念是软力量,但却是决定性力量。军事理论一日千里。美军一直站在军事理论创新最前沿,从海权论到信息战,从空地一体到全频谱作战,差不多每隔几年就推出一个崭新的军事学说。伊拉克战争中体现的以“震慑理论”为基础的“快速决定性作战”思想,就是对海湾战争中“压倒性力量优势”理论的大胆否定。

不断地自我否定,强烈的超前意识,这是美军改革的两个显著特点。随着高科技更新周期越来越短,高科技的内容变化越来越大。今日的高科技,几年后就是古董。当整日都在呼喊“高科技!高科技!”之时,高科技冷笑着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

思想必须革命,观念必须更新。更新观念最重要的有两步:看到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再想到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我们的目光应当像探照灯一样,照射的不是过去,也不是现在,而应该是未来。

军事领域的变化比想象的要快很多,甚至是所有领域中变化最快的。因为每一个时代的尖端技术和思想都最容易用于军事目的。当你触摸到战争本质的时候,你可能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

海湾战争后,全胜而归的美军参战部队司令施瓦茨科普夫没有要求加官晋爵,而是提出退役,理由是:“我已不适应下一场战争了。”施瓦茨科普夫角色的转换在笔者看来是那样惊心动魄,甚至比世界上第一场“直播战争”(海湾战争的别称)中美军对伊军疾风骤雨般的打击还要让人惊心动魄。

军队的强大绝不仅仅体现在高精尖武器装备上,更体现在思想和观念的强大上。马岛战争以来,世界上所有的战争都是不对称战争,根本原因是一方思想观念先进,另一方思想观念陈旧所形成的不对称。

只有革命才能找到真理。真理不会灭亡,但极易受伤。而谬误则相反。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