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放生:增强核心竞争力,让实体经济“实”起来

来源:新华网作者:周放生责任编辑:于雅倩
2018-04-03 15:25

从党的十九大到2018年全国两会,“高质量发展”是贯穿其中的高频词。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从量的扩张转向质的提升,正是当前需要着力解决的问题。

思路决定出路,思客推出“高质量发展之路”系列策划,围绕结构调整、科技创新、乡村振兴、精准脱贫、污染防治、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等经济发展关键词,邀请智库专家和行业学者建言献策,力求为中国经济以更新的姿态、更稳的步伐拥抱高质量发展的明天提供更多路径和方案。

本文为“结构调整”第二篇,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要把实体经济做实做强做优,如何理解“高质量发展”?实现高质量发展,怎样提升实体经济的核心竞争力?回归实体经济,如何调动企业家积极性?带着这些问题,思客专访了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原副会长周放生。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振兴实体经济是着力点。图片来源:东方IC

“大”不是“强”,竞争力要与经济规模相匹配

思客:从党的十九大到2018年全国两会,“高质量发展”是贯穿其中的高频词。您是如何理解高质量发展的?

周放生: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一直保持着高速发展,主要表现为经济体量比较大,无论是整个国家的GDP总量,还是企业的规模都发展得比较快。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说明我们国家现在的经济体量已经比较大了,但是质量并不高,或者叫大而不强。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振兴实体经济是着力点。有的人认为我们有那么多企业进入了世界500强,难道经济还不“强”吗?我认为这个问题需要重新认识。 “世界500强”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一个误区。这个概念来源于美国《财富》杂志,按照营收排序,是500大而不是500强,跟盈亏没有关系。而规模“大”不等于“强”,进了名单的企业可能为了保住在世界500强的排名就必须不惜代价创造营收,但可能营收越大亏损越大,很多名单中的企业过了若干年后就消失了。

思客:那什么样的企业才能称其为“强”呢?

周放生:“强”是一个概念性的提法,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和认识。德国著名的管理学家赫尔曼·西蒙提出“隐形冠军”概念,而后风靡全球。说起“德国制造”,多数人在竖起大拇指的同时,脑中会浮现西门子、宝马、奔驰之类的大企业,但是德国百分之九十九的企业都是中小企业,这其中就有1300多家“隐形冠军”。他们在某个细分市场绝对领先,在产品质量、种类和技术等方面具有独特的竞争力。这些具有一定市场垄断性的中小企业就是世界冠军,这是真正“强”的标志。

这里有一个硬碰硬的指标就是竞争力,竞争力最终体现在哪里,哪里就是冠军。中国有多少“隐形冠军”呢?根据工信部公布的名单130家来看,我们还有很远的距离。

在高质量发展成为下一阶段经济发展目标的情况下,什么时候中国的“隐形冠军”能够越来越多,能跟我们的经济体量相适应,那就离高质量发展的目标近了一大步。

发展高水平实体经济根本因素还是人

思客:在发展高水平实体经济过程中,您如何看待当前的融资难题?

周放生:实体经济不仅是国民经济持续发展的物质基础,也是百姓生活的物质基础,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过去几年实体经济的发展过程中,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间存在不平衡,后者吸纳了较多的资源,挤压了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生存发展空间。同时融资难、融资贵也是多年来实体经济运行面临的突出问题之一,应当认识到,实体经济是虚拟经济发展的根基,虚拟经济是实体经济的“助推器”。只有振兴实体经济,提升核心竞争力,同时推动二者融合发展,才是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题的关键。

思客:在您看来,如何稳定企业家的预期,调动他们创新创业的积极性?

周放生:发展高水平实体经济根本因素还是人,尤其是企业家和广大的干部员工。过去常常说靠钱、靠投资规模、靠政策支持等等,但是跟人相比这些都是第二位的。要通过各种制度安排、激励政策、扶持政策等等来充分调动人的积极性。保护企业家精神,充分激活企业家干事创业的动力,让他们都能够共享自己创造的价值。

要在稳定企业家预期,调动企业家积极性方面,从国家层面来说,一是承认企业家的存在,保护企业家的安全。201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了《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这对于提升企业家的投资热情与信心,发挥企业家作用起到了重要作用。

二是切实保护产权,营造更加法制化的生产环境。中央出台了保护产权的重要文件,很受欢迎。切实保护产权,保护企业家的财产权,这对扩大民间资本投资意义重大。

从企业和个人的角度来看,要收益权共享,让员工成为企业真正的主人。企业的利润并不都是资本带来的,还包括劳动创造的。把增量利润的收益权拿出一部分用于激励和奖励广大干部和骨干员工,让员工分享他们创造的利润。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