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版“联邦调查局”诞生记

来源: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作者:邬进平责任编辑:刘航
2015-07-03 09:10

法国国内安全总局徽标。

近日,法国三任总统遭美国国安局持续监听、法国南部工厂遭恐怖袭击等事件使法国的“联邦调查局”———国内安全总局再次成为众矢之的。法国历来重视反情报工作,却未能及时发现并防止总统被他国情报机构持续监听,这不可不说是反情报机构的失职,而在短期内三次遭受恐怖袭击,更反映了法国反恐情报工作出现了严重问题。跟随这些事件,让我们一起了解一下法国版“联邦调查局”的前世今生。

国内情报,原本“二分天下”

法国国内情报工作长期都是由领土监护局与普通情报局两家情报机构共同实施。在实际分工中,前者主要针对源于国外的颠覆势力,后者主要负责源于国内的颠覆势力。因此,有人认为领土监护局相当于英国的军情五局,而普通情报局则相当于苏格兰场的特勤处。

领土监护局主要承担法国国内情报、侦破和安全三大任务。它既是一个情报机构,又是一个司法警察机构,还是一个安全机构。领土监护局的历史可追溯到1899年,当时总参二局剥离了反间谍职能,单独成立领土监护局,负责反间谍工作。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短暂解散后,1944年,戴高乐重新恢复领土监护局。1983年,该局获得了投靠法国的克格勃特工维托洛夫提供的情报,一举将47名克格勃特工驱逐出境,并于1985年公布了一批苏联在西方搞科技情报的秘密文件,成为领土监护局最为成功的案例。苏联解体后,法国领土监护局重新配置了力量,美国和以色列情报机构的活动被列为监控重点。1995年2月,法国政府根据领土监护局提供的情报,驱逐了美国大使馆5名工作人员。

另一国内情报机构普通情报局也有悠久的历史,其前身是负责铁路治安的安全机构,成立于1846年。随着职能不断扩大,后来演变成政治警察机构。1941年4月,法国政府将该机构改为普通情报局。普通情报局作为法国的老牌情报单位,主要以公开的方式掌握社会动态,对可疑人物、组织、活动进行调查,并建立各类情报档案。通过长期积累的人脉关系,普通情报局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社会监视方法。通过严密的监视网络,普通情报局对法国社会各阶层的活动了如指掌,素有“法兰西顺风耳”“法国社会的晴雨表”之称,曾在摧毁“秘密军”组织等重大安全行动中立下过汗马功劳。

争斗丑闻中应运而生

由于国内情报工作“二分天下”的局面,领土监护局与普通情报局在反恐情报工作上出现了职能重叠,并在两家情报机构间造成了难以调和的矛盾。20世纪70年代,法国的恐怖主义活动主要源自于国内,主要由普通情报局负责。此时的领土监护局主要以反间谍活动为主业,很少关注反恐情报工作。随着法国不断遭受国际恐怖主义袭击,领土监护局才开始加强其反恐情报力量。由于分工不甚明确,两家情报机构间的职权争斗日趋白热化。最后越闹越大,不得不由总统出面调解。即便如此,争斗并没有减少。因此,众多高层人士认为只有将两家机构合并才能真正解决这一问题。

除激烈的争斗问题外,普通情报局在法国社会舆论中的处境也愈加艰难。因其工作性质,普通情报局常被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政治警察”“密探”“丑闻机器”等。20世纪90年代以来,普通情报局发生了多起重大丑闻。1990年,一名叫杜塞的牧师在受到普通情报局人员监视过程中离奇死亡,造成了震惊法国的“杜塞牧师事件”,普通情报局一夜之间成了千夫所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94年,普通情报局特工在对社会党全国大会进行监听时被抓。因为这一法国的“水门事件”,普通情报局被禁止对政党进行调查。2007年,普通情报局又因对法国总统候选人罗雅尔的竞选团队成员罗贝尔进行调查而受到指控。这些接连不断的丑闻使得普通情报局的政治警察形象更为凸显,也成为它最终消失的一个重要原因。

就在这种背景下,法国于2008年进行了情报改革,撤销了普通情报局,将普通情报局从事反恐情报任务的部门并入领土监护局,成立国内中央情报局,法国版“联邦调查局”前身就此诞生。

安全失控,引各方反思

然而,随着国内中央情报局的成立,法国国内的安全局势不但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日趋恶化。郊区暴力打击不力,“青年一代”占领清真寺事件毫无预警,这些社会安全情报方面的缺失,引起法国各界对国内情报改革的反思,而2012年3月发生的“梅拉赫恐怖袭击事件”更使得国内情报改革成为众矢之的,反映出法国国内中央情报局不仅在事件处置过程中反应迟钝,在预警工作上也存在明显的判断失误。

据报道,尽管法国国内中央情报局图卢兹分局对梅拉赫的调查结论是:“梅拉赫有明显的伊斯兰极端分子特征,其行为非常多疑且有潜在的极端倾向”。但这一结果却未能引起情报局的足够重视。随后,情报局不再将梅拉赫列为优先行动目标,不再对其进行监视。由于国内中央情报局的判断失误,它的地方局没能及时采取措施,最终导致了“梅拉赫事件”的发生。这也反应了改革后的中央局与地方局之间的互动存在严重问题。事件发生后,法国内政部长就直指国内情报改革是个“错误”,提出要重新打造国内情报机构的监视能力。

实际上,重建普通情报局几乎不可能,普通情报局的情报文化已经被瓦解,其赖以形成战斗力的情报系统也不可能在短期内重新建立,长期维系下来的人际情报网络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形成。因此,法国政府只能继续加强国内中央情报局的反恐力量,以应对恐怖威胁。2014年,法国将国内中央情报局的级别提升一级,成为国内安全总局,并大规模增加其人员编制。

然而,不幸的是,就在国内安全总局成立不到一年时间,《查理周刊》系列袭击案就发生了,而近日法国南部工厂又遭恐怖袭击。作为反恐工作的前沿哨兵,情报机构对恐怖袭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作为曾经举世瞩目的反恐情报强国,这些情报失误不得不说与情报改革有着重要的关联。法国版“联邦调查局”的诞生,不得不说是法国反恐情报工作之殇。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