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政军令分开是军队管理体制重大革新

来源:法制日报作者:陈丽平责任编辑:刘航
2016-01-21 09:55

军队组织机构由“大而全”向“小而专”转变

军政军令分开是军队管理体制重大革新

□陈丽平

新年伊始,军队改革又有新动作。1月11日,中央军委机关调整组建。这次机构调整组建按照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总原则,把总部制改为多部门制。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丛文胜近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按照这个总原则,目前实行军政军令分开,主要是调整改革军队的领导体制和指挥组织方式,并不决定军队的领导制度。实行军政军令分开并没有弱化和削弱党对军队的领导,而是强化党对军队的领导。

军队改革为什么要以军政军令分开为方向呢?丛文胜认为,军政军令分开主要是指将军队的日常行政管理工作和军事指挥作战的功能相分离,使军事指挥机关和人员从日常的行政管理工作中解脱出来,把行政管理工作交由专门的部门去负责,以集中精力保证军队的作战功能得到充分发挥。这也是世界各国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基本方向。应当看到,军政军令分开是由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法治发展水平以及综合实力决定的,反映了现代化军队建设发展的基本规律。另一方面,也是适应我军完成新时期的使命任务,实现由机械化向信息化转变发展,全面提升战斗力的时代需要。

“军政军令分开是由时代发展水平决定的。”丛文胜强调,如果缺乏一定的法规制度基础、政治基础和现代军队管理水平达不到,盲目地走军政军令分开道路,就会导致部队建设、管理和指挥的混乱,反而不利于军队的管理和作战。过去军政军令分开的条件并不完全具备。部队的各个方面制度机制和管理实力、管理程度都达不到实现军政军令分开的要求。从我军的现状来看,我国的国防和军事实力虽然已经有了非常显著的提升,但在组织结构和体制编制方面与现代军队相比还存在着明显的差距,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没有突破军政军令分开的瓶颈。军政军令分开,一定要从国家和军队建设的实际需要,从自己的国情和军情出发来确定。我们实行军政军令分开是水到渠成,从军队的装备现代化程度、管理水平和法治化水平来说,都到了这个发展阶段了。

丛文胜认为,军政军令分开从根本上说就是为了提高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能力。保证能打仗、打胜仗是推进军政军令分开的出发点。在现在高技术条件下,作战装备水平、管理都必须要实现一个高度集中的指挥体制,将军政军令分开,主要是为了使指挥机关指挥高效。一个指挥机关要集中精力研究准备打仗,至于部队管理和建设,就由另一个机构来分工负责。实际上这是军队管理体制的一个重大革新。随着现代武器装备发展和军事技术水平的提升,很多现代化国家的军队都逐步实现了军政军令分开,区别只是分开方式和程度有所不同,体现着各自国家的军事发展水平和军队自身特点。

至于军队实行军政军令分开后,将会有哪些不同?丛文胜分析道,通过军政军令分开会实现三个转变,即从传统的计划经济时代的军队组织机构“大而全”向“小而专”转变;从只注重本单位和本部门局部利益向着增强全局观念,全军和战场“一盘棋”转变;从过去的军队“单打一”、军队“办社会”,向着“军民融合”社会化保障转变。

军政军令分开在军队体制上会形成一个什么样的模式?丛文胜认为,军政军令分开可以有多种模式。首先是需要保障核心指挥体制的高效,要在军队自身的机构设置上体现军政军令分开。这主要是军队内部的分工,把部分军事指挥机构承担的行政管理职能,交由另一专门机构负责,这是军队自身管理体制改革的事情。另一种分开是部分军队的行政事务交由政府去承担。所以军政军令分开从宏观上讲涉及到军队和地方、军队与政府之间的军政军令职能的划分。例如,将部分军队自己管的事务剥离给政府去管。如由军队管理的退休军人分流到政府去统一管,这也是军政军令分开的内容。再比如国防教育,军事院校的教学有一部分内容是可以由政府和地方院校负责的,军队就不要像办社会一样,什么都办。

丛文胜认为,尽管军政军令分开将会带来诸多变化,但是三个根本性制度不会变。一是宪法确立的国防和军事领导体制不会变。主要是中央军委对国家武装力量的领导和国务院对国防建设事业的领导等不会变;二是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不会变,包括对军政军令分开后的军政和军令事务的统一领导不会改变,不能以军政军令分开为由否定或排斥党对军政或军令的统一领导。三是中央军委和军委主席的统一领导不能改变。根据宪法和国防法的规定,中央军委和军委主席负有军队建设的领导职责,即负责统一领导军政军令事务。即使军政军令分开也是军委下属工作机构的职责分工,并不会影响军委和军委主席对军队的军政和军令的统一领导。

由于改革涉及一部分人的利益,因此,会遇到各种困难和障碍。丛文胜认为,现在国防和军队改革的主要瓶颈就是可能触动一部分现有部门和个人的切身利益。一部分机构可能要被撤销,一些部门的权力可能要缩小或取消。此外,军政军令分开可能会剥离一些人员,甚至裁员,一个是军内部的调整,涉及到岗位的变动,另外一部分人可能要离开部队,退出现役岗位,或者是转业退伍。

丛文胜认为,军政军令分开以后,在一些机构设置和管理权限以及个人的待遇保障水平上,会触动或影响到一些人的利益。改革肯定要打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实行军政军令分开对军队人员来说,既是机遇又是挑战,就像是赛马,庸者下,能者上。不具备这个能力实力的,那就不能滥竽充数了。而且要在运行过程中,逐渐检验和选拔一批有作战指挥能力、行政管理能力的人员到相应的岗位上去,把一些庸员淘汰下来,逐渐腾笼换鸟,过去那种劣币驱良币的现象将失去存在的土壤。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