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去留,二次入伍的老兵用4个字回应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张敏 杨琪潇责任编辑:张硕
2017-04-04 03:18

如果轻抖一下鞭子的柄,抖动就会沿着鞭子向前传递,并逐渐放大,到鞭梢时幅度大增,这就是经济学上的“皮鞭效应”。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中,基层一兵一卒正处于“鞭梢”位置,他们对于自上而下传来的波动反应尤为敏感、更为具体——可能是刚起步的军旅生涯戛然而止,也可能是刚出雏形的成才梦想无法实现……

就如今天《解放军报》“兵眼看改革”镜头对准的列兵王栋一样,或许他的认识没那么深刻,话语也不是那么感人,却依然有一种真实而积极的力量。

二次入伍,二次经历改革,二度面临走留——

如果再次“被退伍”,我将何去何从

■东部战区陆军某炮兵旅四营列兵 王 栋

冬去春来,暖意渐浓。本是平静的午后,昔日战友张志浩的一个电话却让我心里波澜四起。

“又要改革了,如果这次你再走了,我都怀疑你当了个假兵!”虽然他这是一句玩笑话,但我心里却咯噔一下,如果再一次“被退伍”,我的军旅梦将何去何从?我看着军衔上细细的“一拐”,想到已经23岁的自己,第一次忍痛脱下军装时的苦涩涌上心头。

“儿子啊,有机会你一定当兵去!”父亲这句嘱托,一直陪伴我成长。身为民兵连连长的他,一辈子都想成为真正的军人,但因为身体原因,始终未能如愿。

2013年9月,承载着父亲的从军梦想,我如愿成为某炮兵师的光荣一兵,开始了军旅生涯。服役期间,我一直勤奋努力,表现可圈可点:赴某炮兵训练基地学习雷达专业,在比武中拔得头筹;思想端正素质过硬,民主测评全优,光荣地成为预备党员……连队把我列为转改士官的培养对象,我也满怀希望,憧憬着成为士官,大干一番。

可等到士官选改时,迎接我的不是转改士官的命令,而是一纸退伍命令!得知这一消息,我简直不敢相信耳朵。老部队因为编制体制调整,裁撤部分专业,其中就有我所在的专业,并且有大量人员面临分流,我所在专业受限根本没有转改士官的可能。

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时,他沉默良久,随后说:“没事的,儿子,服从命令才是一名合格兵。”

脱下军装后,我失落过很长一段时间,但我的军旅梦一直没有断,先是主动加入预备役,后来听说放宽了入伍年龄条件,我第一时间报名,再一次拿到了入伍通知书。

去年9月,我第二次挂上列兵军衔,凭借过去底子和自身努力,我进步很快,“优秀新兵”“训练标兵”等荣誉接踵而来。我也有了新的小目标:成为全旅最年轻的连士官长。

然而,我没想到又将面临改革。整体改编?部分分流?各种有关撤并降改的可能让我心情起伏不定,这次万一再脱军装,我总不能来个“三次入伍”吧?

怀着忐忑心情,我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父亲的话简单有力:“你是个老兵,你心里有答案!”

放下电话,我心里平静了许多。虽然挂着列兵军衔,但作为一个“二次入伍”的老兵,我又怎能犹豫分心呢?虽然不知道明天要去哪,但我知道今天该干啥。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了,我的回答依然是:“坚决服从!”

(张 敏、杨琪潇整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