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印太战略”走向落实阶段 但稍显力不从心

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陈婧责任编辑:杨红
2018-08-08 09:51

8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结束了其东南亚访问之旅,返回华盛顿。在为期5天的访问中,蓬佩奥到访了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并出席了一系列与东盟相关的会议。让人无法忽略的是,蓬佩奥的这一趟行程,让美国的“印太战略”这个关键词再次引起各方注意。

“印太战略”从概念走向落地阶段

去年年底,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其东亚之旅中,提出了美国政府的“新亚太战略”,将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拓展为所谓“印太战略”,美、日、澳、印四国成为“印太战略”的核心国家。此后,“印太战略”一度成为热词。但在那以后,人们很快就发现,除了言辞上的一再重申,上述四国并未出台具体的政策以支持这一战略。蓬佩奥刚刚完成的这次东南亚之旅,似乎意在打破这种局面。

8月4日,蓬佩奥在新加坡宣布,美国将为东南亚国家新提供近3亿美元的“安保资金”。他说:“作为我们致力于推动印度太平洋地区安全承诺的一部分,我很高兴地宣布,美国将投入近3亿美元的新资金,用于加强整个地区的安全合作。”他还表示,这些“安保资金”将用于加强海上安全、人道主义援助、维和能力和“打击跨国威胁”。

除了“安保资金”,蓬佩奥7月30日出席美国商会举行的印度太平洋商业论坛时还宣布,美国将在印度太平洋地区投资1.13亿美元,用于推动数字连接、能源项目和基础设施建设。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成昊,8月7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的上述举动,“确实标志着‘印太战略’已经从概念走向落地阶段,不能认为美国只是说说而已。”

特朗普政府提出“印太战略”并非心血来潮

孙成昊分析认为,如果说2017年是特朗普政府抛出“印太战略”概念的年份,从今年开始,“印太战略”已经开始落实了。他说,与奥巴马政府主动抛出全面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相比,特朗普政府对于“印太战略”看似并不那么积极主动,更像是被日、澳等盟友“拖下水”,被动地接受了这一理念,然后再逐渐明确其中的内涵。但是,并不能因此低估美国插手地区事务的决心和行动力。 孙成昊表示:“美国向来认为自己是亚太国家或印太国家,在该地区拥有长期的关键利益,其战略重心东移绝非心血来潮之举。因而,无论是特朗普的‘印太战略’,还是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反映出的都是美国长期的战略动向。”

今年4月,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黄之瀚,向外界通报了“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FOIPS)有关情况,以阐释“印太战略”的内涵。今年5月30日,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正式更名为美军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再加上蓬佩奥刚刚宣布的为这一地区提供安保和经济建设资金支持,孙成昊认为,“一步一步,所有这些举措都是在充实‘印太战略’本身”。

愿景美好但难免力不从心

不过,在了解了美国对于所谓“印太地区”的野心之后不难发现,蓬佩奥这次访问东南亚带来的资金承诺,似乎寒酸得与“战略”概念有点儿不相称。虽然蓬佩奥说,这次在印度太平洋地区投资的1.13亿美元,仅是美国对印太地区和平与繁荣承诺的一笔“首付款”,但让人疑惑的是,相比与美国的体量,这笔“首付款”似乎过于小气了。

对此,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经济系客座研究员、亚洲开发银行前执行董事彼得·麦卡利(Peter McCawley)在媒体上撰文说:“对于像美国这样的全球超级大国来说,1.13亿美元是微不足道的。这几乎不值得一提。”

英国智库皇家联合军种研究院研究员温丽玉(Veerle Nouwens),则在一篇撰文中引述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表示,到2030年,亚洲每年将需要1.7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来维持其增长。因而,美国的这笔“首付款”与该地区的实际发展需求相比较起来,实在是“沧海一粟”。

彼得·麦卡利说,蓬佩奥在谈及美国的愿景之时,“没有提到支持这一愿景所需的重要官方资源”。他表示:“世界上没有免费午餐这样的东西。美国的1.13亿美元不会走得太远。如果这笔金额是‘首付款’,那么,美国和澳大利亚需要在不久之后计划筹措后续款项。(要实现美国的愿景)仅凭新闻稿是不够的。”

孙成昊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分析认为,美国出手“小气”的背后,是力不从心,显然受到了美国联邦政府削减预算支出的影响。他指出,在美国2018财年预算中,外交预算较上一财年预算金额下降了31%左右,其中教育和文化交流项目的政府拨款锐减52%。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寄希望于发动盟友和伙伴共同参与,来实施自己的战略意图。可是,没有主要“带头大哥”出钱的局面,无疑将为所谓“印太战略”的实施埋下了路障。因为,美国的地区盟友及伙伴,其实各有各的算盘,与美国并非完全一条心。

孙成昊举例说,日本对所谓“印太战略”津津乐道且力推,是将美、日、澳、印列为重要战略支点,但将韩国摒弃在外;而韩国对这样的“印太战略”设计并不买账。印度方面,则想利用“印太战略”机遇与自己的“东向行动”对接,提升自身的地区影响力,逐步成为能够与中国抗衡的地区战略对手。东盟的多数国家,在外交上则显然不会明确“选边站”,而是常常在大国间摇摆,以求实现自身利益,所以他们难以被彻底纳入所谓“印太战略”的轨道。

在经济上,就印太国家对美国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疑虑,蓬佩奥近日作出解释称,“我知道有些人对特朗普总统决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感到怀疑,进而怀疑美国在该地区的作用”,但是,美国正在寻求的是双边贸易协定,而不是区域协议。尽管如此,孙成昊分析认为,特朗普在经贸领域从多边转向双边,单方面追求更多的“公平与互惠”,与所谓印太地区“自由与开放”的原则是相悖的,也无法解决一个问题:在TPP破产后,所谓“印太战略”缺乏一个经济支柱。

美国的“印太战略”实施起来,肯定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但孙成昊提醒说,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美国的任何战略调整,都必然引起地区国家互动的一些变化。因此,中国不能掉以轻心,必须对此做好充分准备。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