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军报

前进!高高举起英雄的战旗——聆听空降兵某旅3名“黄继光传人”的成长故事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汪文博 余海龙 程强责任编辑:杨红
2022-10-27 09:10

前进!高高举起英雄的战旗

——聆听空降兵某旅3名“黄继光传人”的成长故事

写在前面

10月20日,是黄继光牺牲70周年纪念日。70年前的这一天,在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中,21岁的黄继光为了掩护大部队进攻,毅然用胸膛堵住敌人喷射火舌的枪眼,壮烈牺牲。

“黄继光!”“到!到!到……”几十年来,黄继光精神历久弥新,激励一代代英雄传人接续奋斗。从“空降兵模范六连”到“抗洪抢险先锋连”,从“黄继光英雄连”到“模范空降兵连”,空降兵某旅二营六连官兵在国际比武赛场摘金夺银,在演训任务一线敢打敢拼,在抗震抗洪战场无畏冲锋,“忠诚、勇敢、善战、奉献、担当”的新时代黄继光英雄精神,已经化为一种责任、一种基因,融入了官兵血脉。

空降兵某旅二营六连官兵高举连旗奔赴训练场。张 磊摄

挑战极限再立新功

■空降兵某旅二营六连装甲技师 汪文博

新兵下连,我被分到“黄继光英雄连”。没想到,还没到连队去“认门”,我先被送进卫生连。

那是2011年,新兵第3次升空跳伞,我既兴奋又紧张。跳伞信号亮起,我大胆离机。离地面越来越近,空中突然刮起大风,吹得伞花左摇右摆。我好不容易拉着操纵棒避过树木,却不慎侧风着陆落到弹坑里。

医生诊断,我的右腿胫骨骨折,需要住院治疗。躺在病床上,我盯着天花板上白茫茫的灯光,脑中一片茫然。难道想当“兵王”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了吗?

伤愈归队,路过训练场,一幕幕火热的训练场景让我深受触动。我觉得和战友的差距越来越大,内心无比焦虑。“到了英雄连队,就要当英雄的兵。不然,我还当啥兵?”指导员找我谈心,我把想法和盘托出。

“你有这个想法就行!”指导员鼓励我说,“咱们‘黄继光英雄连’的战士,就不能认输!”

指导员做通大家的工作,让拄着拐杖的我来到“黄继光班”。面对老班长的床铺,我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在连队干出名堂!

早上早起半小时,晚上加练1小时,强体能、练战术、补理论,我的心里始终憋着一股劲。2015年上级组织单兵战术考核,我的右膝撞到石头被划伤。顾不上血染裤脚的伤口,我继续前行。历经3个多小时角逐,17个课目比拼……最终,我凭借顽强意志和过硬素质,夺得“兵王”称号。站在领奖台上,我激动地说:“我来自‘黄继光班’,今天能站在这里,有我辛苦的付出,更有英雄精神的激励!”

2020年,空降兵首批新型轮式战车列装二营,转型升级的挑战随之而来。“宁可少睡两小时,训练进度不推迟。”为了在最短时间掌握战车技战术性能,我和战友们废寝忘食、集智攻关。两个月后,我们研究出一套适合轮式战车的训法战法,我也拿到专业等级资格证书,成为操作新型轮式战车的专业能手。

“不立战功,不下战场”。2021年,一场跨昼夜集群空降突袭综合演练中,在“三无”条件下,我带领车组成员从千米高空一跃而下,驾驶战车直插“敌人”心脏,顺利完成要点夺控任务。

刀在石上磨,兵在苦中练。上高原、下海岛,穿丛林、闯沙漠,在英雄战旗的指引下,我们不断挑战极限,力争再立新功。

从左至右:战术考核前,余海龙带领官兵宣誓。谢程宇摄

程强伞降着陆后向预定地域集结。王宝强摄

汪文博进行扛圆木训练。鲍振宇摄

“我们是谁?”“黄继光!”

■空降兵某旅二营教导员 余海龙

“要把理想信念的火种、红色传统的基因一代代传下去,让革命事业薪火相传、血脉永续,永远保持老红军本色。”2014年10月,我有幸作为基层代表参加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习主席的殷切嘱托,我始终铭记在心。

2014年初,我来到六连担任指导员。走进连队荣誉室,面对老班长的铜像,我思考了许久。在这个全军瞩目的英雄连队,如何更好地开展政治工作,把英雄精神更好地传承下去?从古田返回连队后,我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想要给官兵一碗水,自己就得有一桶水。”“水”从哪里来?我每天挤出时间学习理论知识,撰写心得体会。10余本笔记、先后发表的50余篇理论研究文章,让这桶“水”越来越满,我也明显感到教育课上战士们的神情更专注了。

然而,我更明白,言传不如身教。面对官兵“说一千道一万”,还得加上“跟我上”和“看我的”。一次战前动员,我给连队提出要求,也给自己提出要求:“如果有一个连队要参战,我希望是‘黄继光英雄连’;如果有一个架次要跳下去,我希望是我的架次。”

这绝不是空话。从训练考核带头上、空降跳伞带头跳、险重任务带头冲的“三带头”,到一日三餐最后吃、休息宿营最后睡、训练结束最后撤的“三最后”,我始终坚持“要求战士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因此,听到连队官兵说“指导员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信”时,我深感欣慰,再苦再累也值得。

2017年夏天,旅队被临机抽点跨区机动。我们要前往千里之外陌生地域,在无气象资料、无地面标识、无指挥引导的“三无”条件下开展实战化训练。

出征前,我来到连队荣誉室,“请出”老班长的铜像和4面授称的锦旗。“假如今天就战斗,我们准备好了吗?”我大声发问,得到全连官兵异口同声地回答——

“准备好了!”

凌晨出发,6小时后我们抵达任务地域。面对大风等不利因素,我在舱内动员:“如果今天跳一个,我跳;跳两个,我和连长跳;跳一部分,党员和干部跳。”

执行任务前,我站在舱门口高喊:“同志们,我们是谁?”

“黄继光!”

我转身跳出机舱。所有官兵没人退缩,没人畏难,鱼贯而出依次跳下。那一次,我们圆满完成任务。

2020年,我担任二营教导员没多久,空降兵首批新型轮式战车列装二营。“不能让装备等人!”尽快掌握技术理论后,我们开始组织战车实操训练,评选“黄继光车组”、组建“00后车组”……在比学赶帮超的浓厚氛围中,掌握一项项技能、攻克一个个难关。从天而降的伞兵驾驭新型战车驰骋“战场”,来得疾、突得快、打得猛,“飞行军”再添“风火轮”。

今年是上甘岭战役胜利70周年,也是老班长牺牲70周年。“写封信给黄继光,听我们的誓言在回荡。告诉他,我们和他一样,挺起了军人的胸膛……”《写封信给黄继光》这首歌,在我们空降兵部队官兵中广为传唱。如今,空降兵部队加快转型,装备更新加速升级,实战化训练不断深化,我们钢多气盈骨更硬,敢打必胜的底气更足。迈向新征程,我们一定传承好老一辈的革命精神,当好新时代英雄传人,练就过硬本领、高举英雄战旗,坚决守好新时代的“上甘岭”。

任何时候都不能给老班长丢脸

■空降兵某旅二营六连排长 程 强

作为汶川大地震的亲历者,14年前的那一幕幕,我记忆犹新。

那一年,我12岁。在我们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解放军来了。我看到他们的头盔上,有“空降”二字;他们扛着的红旗上,写着“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当时,我的心里就埋下一颗当兵的种子。部队回撤时,在感谢救援官兵的人群中,我举着“长大我当空降兵”的横幅,为解放军送行。

没想到,5年后报名参军的我,真的走进了空降兵某旅的新兵训练场。新训期间,班长告诉我们,只要能力素质过硬,就有机会去“黄继光英雄连”。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去英雄连队,因此训练的劲头更足了。汗水湿透衣衫,我的成绩也突飞猛进,最终如愿分到“黄继光英雄连”。

训练场下,我比较内向,平时话不多。时任指导员余海龙特意安排我担任连队荣誉室的解说员。3万多字的解说词,让我第一次详细了解老班长的英雄事迹和当年的战斗细节,得知在老班长之后舍身炸碉堡、堵枪眼的烈士,有名可查的就有38人。那是怎样勇敢的一代革命军人?我们能练成像他们那样的铁血兵魂吗?深感震撼的我,在一次次讲解中,也在内心不停地问自己。

那时在伞训队,训练刻苦的我初期考核成绩并不靠前。班长何小斌对我说:“你是‘黄继光班’的战士,不拔尖,就是不合格!”我这才意识到,身在“黄继光班”,我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

练!只有达到极限,才能突破极限!我针对自己的短板弱项进行强化训练,最终考核时排在第二名。回到连队后,我始终保持着这股拼劲,2017年在“竞岗”中胜出,成为“黄继光班”第38任班长。

2019年,单位抽调人员参加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经过层层选拔,我成为空军方队的受阅官兵。满心欢喜的我,在训练场上却遭到方队总教练、第31任“黄继光班”班长余国防泼的“凉水”:腿型不直、枪背带掉肩膀、脚尖不平……同样的小问题,方队中只有我被扣了分。我清楚,总教练近乎严苛的标准是对我的“偏爱”,因为我们都是黄继光传人,任何时候都不能给老班长丢脸。

我找来背包带,每天晚上绑住双腿睡觉,半夜经常从疼痛中醒来;我把枪背带上的卡扣调整到肩窝处,一天训练下来衣服上常常渗出血迹;我让战友坐在我的脚板上,克服脚尖不平的问题……正式受阅那天,当空军方队以整齐划一的步伐通过天安门广场后,泪流满面的我向天空敬了一个军礼,向老班长报告:“黄继光班”圆满完成阅兵任务,请您放心!

2020年,我被选送到陆军特种作战学院学习。“第一只是合格,过硬才是标准”,我不断强化理论基础,向书本学、向教员学、向战友学,补齐自身短板,以优异成绩从学校毕业。

如今,我重回六连,成为一名排长。我时刻牢记教导员余海龙曾对我说过的一句话:“作为黄继光传人,我们就要把老班长舍身堵枪眼的血性体现出来。我们这一代军人见证了时代的伟大,也要续写时代的辉煌!”

(文字整理:唐 晨、张航硕、赵英强、段辛钰;制图:扈 硕)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