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这么狠?一个月穿"飞"5双鞋 减重15斤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刘建伟 李大鹏等责任编辑:陈婕
2017-02-07 02:10

每晚,他都给自己加“夜餐”:穿上陆战靴,再跑一趟8公里。一个月的时间,愣是穿“飞”了5双训练鞋,硬生生减了15斤肉。一个月后,他终于赶上了加入特战旅的“末班车”。报到当天,他穿上特战服照了一张照片寄给父母亲。他在信中兴奋地说:我终于当上特种兵啦! 


    所向披靡。 闫星星 摄

关注:特种兵

势如雷、疾如风、能打善战,他们是将军手中的利剑;如虎、如鹰、如蛟龙,他们三栖鏖战显神通;箭上弦刀上锋兵中王,他们是铁血的中国特种兵。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近北部战区陆军某特战旅的几位士兵,聆听他们百炼成钢的铁血传奇,感受他们勇猛无畏、敢打必胜的战斗精神。

(稿件采写:刘建伟 李大鹏 李晓光 刘 鹏)

“牛人”绝技

台上生死较量,台下剑拔弩张。集团军综合格斗比武正在紧张进行。

“难道这次要输了?”被对手一记重拳击倒在地的某特战旅上士刘建军,脑袋嗡嗡作响,视线有些模糊,面部右侧颧骨顿时鼓起一个大包。

“完了!肯定输了!”观众席有人叨咕着。刘建军咬着牙,暗暗攥紧了拳头,一个“鲤鱼打挺”噌地一下从地上蹿起来,晃了晃发蒙的脑袋,双手用力撞击着拳套,示意对手比赛继续。

对手见状,不禁后退一步,还没来得及反应,刘建军便一记快如闪电的重拳砸中面门,紧接着一个侧踹击中腹部,将对手打趴在地,赢得60公斤级冠军……

提起这位特战精兵刘建军,连队官兵无不竖起大拇指:“这小子,牛!”

话说4年前,集团军组建特战旅的消息传出后,刘建军第一个递交了申请书。他憧憬着:“当上特种兵,那多神气!”然而,身材偏胖的他却被考核员挡在了特战旅的门外。

满腔热血,却一脚踢在了石头上,搁谁身上不难受呀。“我就不信那个邪!”刘建军暗暗较起了劲儿。

每天晚上,他给自己加“夜餐”:穿上陆战靴,再跑一趟8公里。一个月的时间,愣是穿“飞”了5双训练鞋,硬生生减了15斤肉。

苦功赢得新机遇。一个月后,刘建军赶上了加入特战旅的“末班车”。报到当天,刘建军穿上特战服照了一张照片寄给父母亲。他在信中兴奋地说:我终于当上特种兵啦!

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第一次攀登训练,刘建军刚爬一半,手上就磨出了大血泡;高山滑雪训练,别人身轻如燕,他却摔得鼻青脸肿……

咋办?一个字:练!

攀登训练,他自己“承包”一条攀登绳,一爬就是连续十几趟,手上的皮掉了一层又一层,血泡破了结痂,再破再结痂,直到一片血肉模糊。

“那段时间,感觉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整个人都练机械了。”刘建军说,一天训练下来,作战靴里都能倒出一摊水来,浑身上下累得只剩下两只眼球在转动。一层又一层厚厚的盐碱渗透到训练服的纤维中,衣服变硬了,经过风干就能“立”在地上。

射击训练是特种兵的“杀手锏”。“谁出枪速度快,谁就占据优势。”刘建军说。骄阳炙烤的水泥地上,满是蚊虫的草丛中,臭气熏天的污水沟里,起伏不定的橡皮艇上,寒风凛冽的雪地里,都成了刘建军狙击训练的准战场。经过无数次的摸索训练,他不仅熟练掌握步枪、手枪、狙击步枪等轻武器的射击方法,也练就了两眼瞄准射击的绝技。

“敌人遇到他,肯定玩儿完!”连队战友竖着大拇指说,“手枪速射,从拔枪、瞄准、射击,刘建军仅需0.60秒!”

得知海上狙击,被国外同行称为“最难完成的战斗射击课目”后,刘建军便加足马力进行专攻专练,并接连在海上运动环境下对运动目标实弹狙击课目中取得突破。

刘建军常说,“训练场就是战场,根本没什么‘假想敌’。”去年旅里组织轻武器射击考核。当天,滴水成冰,天空像是被打翻了的面盆,实弹狙击课目中的硬币狙击环节让人屏住呼吸。但在漫天风雪中,面对230米外胸环靶上放置的3枚一角钱硬币,不少官兵发挥失常。几轮过后,3枚硬币无一被击落。

“这样的鬼天气,够呛呀!”大家觉得,在这种不良天候条件下击中指甲盖大小的硬币根本不可能。轮到刘建军上场了,大家都为他捏了把汗。只见刘建军占领射击位置后,卧倒据枪,观察风向、估算风速、修正瞄准,不到5秒便透过风雪锁定目标,“砰砰砰”三声枪响,靶牌上的3枚硬币被接连击飞。

“哗——”场下的官兵,掌声那叫一个响。

这样的场景比比皆是。

这天,海面上波涛汹涌,百吨级登陆艇在波峰浪谷间起伏不定,摇晃得厉害。300米左右的海域内零星散布着5个气球,远远望去犹如乒乓球大小,时而被推上浪尖,时而被海水吞没。

“海上风急浪高,目标若隐若现,这可怎么打?”正当所有人犯难之时,第一个出场的刘建军迅速据枪瞄准锁定目标,现场官兵还没反应过来,刘建军第一发子弹便破膛而出。刹那间,枪响球破。紧接着4声枪响,其他4个气球被一一打爆。

特种作战不仅要有一招鲜,而且上天下海入地必须样样精通!第一次参加海训,蛙人运载器训练课目还没开始,刘建军便找来一本训练教材,在业余时间研究起运载器的性能构造、训练方法与作战使用时机,学习笔记写了满满一本。结果,蛙人运载器组训第一天,刘建军便能熟练操作运载器进行多种水下作业,并能单独完成运载器的分解结合。

当刘建军说起一次次死里逃生的事,战士们听了都抑制不住替班长感到庆幸。也不是幸运,那是刘建军平时扎实的训练和良好的心理素质帮了他。

那日,辽阔的草原上没有一丝风,湛蓝的天空中看不到一朵云彩。刘建军做梦也没想到,在这种天气下跳伞会出现险情。

乘坐直升机到达预定空降区域后,刘建军一个漂亮的“三步离机”,果断踏离机舱。可很快,在800米的高空中,他却发现自己的主伞出现伞绳绕顶的情况,降落伞像灯泡似地快速下落。“我拔出随身携带的伞刀,连续割断两根伞绳,却依旧没有任何效果。”千钧一发之时,刘建军及时飞掉主伞、打开备份伞。3秒钟之后,在距离地面不足200米时,绽放出一朵洁白的伞花。刘建军安全着陆。

“既然选择了特种兵,就不能输给自己。”如今,刘建军掌握了20余种“三栖”特战技能,“特战精兵”“猎人”“侦察特战尖兵”“优秀狙击手”等荣誉证书装了一大行李箱……

前不久探亲回家,已是大龄剩男的刘建军被安排相亲。头次见面,看到他带来的几张军装帅照人家姑娘就相中他了。姑娘一抹浅笑:“其实,好女人真正看重的不是男人的勋章,而是那颗勇敢的心……”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