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鸣惊人!战士如何让世界记住了来自昆仑山脚下的“一抹黄”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唐帅责任编辑:贾敏
2017-04-11 16:37

一场春雨过后,昆仑山脚下的风夹杂着一丝凉意,不少人系上了迷彩服最上面的一粒扣子。在南疆军区某师修理工间前,停放着几辆待修的装备,一群维修人员挽着袖子紧张地忙碌着,为备战下阶段的野外演训任务进行最后的冲刺。

见到马军时,他刚和几个修理工检修完一辆火炮,正从驾驶舱上爬下。一个士官用手一指,“喏,那个上校就是马工,今年是他来咱们师的第8个年头,46岁了,还是那么踏实……”他口中的马工名叫马军,是该师技术室的一名工程师。

“时刻提醒自己为什么来部队”

7年前,马军还在老家大同市某军工厂工作,精通各式装甲车辆的底盘修理,上万人的工厂里,技术上马军“没服过谁”。那年,师领导到该厂选拔维修装甲车辆的技术能手,一场“高端对决”后,马军又是意料之中的第一,拿到了唯一的“入场券”。

想到能够穿上军装,到部队更直接地保障作战,早就对部队有着些许憧憬的马军没做太多思考,安顿好家人就远离家乡和熟悉的环境,坐上了西行的列车,成为“高原劲旅”的一员。那年,他38岁。

马军刚入伍的第三个月,便受领了野外巡修任务。

在师署装甲团,马军一口气检修了8辆坦克,为部队节省了20多万元。某型步战车发动机修理一直是该师的难题,经常要雇厂家师傅解决。马军发动车辆,一听发动机的声音,就找出了故障的根源,三下五除二,战车就在马军手上“起死回生”了。

由于在战车上爬上爬下,马军的身上经常挂满了油污。但只要有装备要维修,他从没有二话。“必须把自己的专长发挥出来,时刻提醒自己为什么来部队。”马军心平气和地说。

2013年10月,师组织高原寒区适应性训练,马军负责伴随保障任务。高原环境恶劣,面对装甲车辆多、技术人员缺的实际困难,他领着几个徒弟逐一对装甲车辆的排风、供油提前角、配气相位、循环系统进行调整,采集了大量数据,以零失误助力训练圆满完成。

“身为一名技术干部,我得把问题想在前面,不能让战车‘出征’时掉链子。”对于取得的成绩,马军“不以为然”。

部队回撤翻越库地达坂的时候,正赶上下大雪,积雪超过10厘米。达坂上,一面是峭壁,一面是断崖,路面宽度只允许一辆车通行,如果车辆打滑后果不堪设想。马军把高原反应忘在脑后,带着战士连夜挖雪清路,经过近10个小时,推出了35公里的山路,保证了车队安全返回。

马军原籍辽宁沈阳,12岁随父亲到山西,所以他操着一口标准的“东北普”。库地达坂在维吾尔语里意为“连猴子都爬不上去的雪山”,也有一些人称之为“绝望坡”。总有过往行人长眠于此。说到这时,让人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马军却愣是把这段经历讲成了“段子”,听者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