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家拆得“四分五裂”,她却一直坚守!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宋帆责任编辑:贾敏
2017-04-14 11:48

2016年3月28日,一纸命令,让我告别了奋战近6年的原部队,奔赴驻扎喀喇昆仑山脚下的某机步师任职。对于一名军人来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工作岗位的调换是一件在平常不过的事情,但对于渴望团聚的家人来说,分别却又意味着太多太多。我和爱人唐淼相识7年,结婚3年,但在一起的时间,满打满算不到12个月。一路走来,虽然历经坎坷,但也收获满满。

幸福的一家三口

(一)

2009年,大学本科毕业后,我被分流到西安陆军学院,开始了为期1年的任职培训,我们的故事也正式从这个时候开始。

那一年我24岁,按照家乡的风俗,虽然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但是二十几年的单身生活和毕业分配带来的不确定性让我对开始人生第一段感情不敢抱有一丝幻想。然而,事情就是这样的巧合,因为一份通信录的失而复得,让我有机会遇到了她,我的初恋情人唐淼。

那时候,一个在部队院校,一个在地方大学,一个在荒郊野外,一个在繁华闹市,虽然同处一个城市,但封闭式的军校管理,让我们每个月最多也只能见上一次,甚至几个月也难得见面。因为学校太过偏远,我很少让她跑来看我,更多的是利用周日外出时间,约会见面,聊以慰藉。

每当轮到我外出时的那个周六,都是她最紧张的时候。一吃过晚饭,就把电话紧紧地攥在手里,等着我被“释放”还是继续“收押”的消息。“学员队批准我明天外出了!”我略带嘚瑟的告诉她这个消息。“真的能出来吗?”“是真的吗?”“外出的话领导会批评你吗?”每当我告诉她可以外出的消息时,她都会难以置信地问上很多无厘头的问题。但也难免会遇到那么几次没有被批准的情况,那个时候我总会想方设法找一个能够让她接受的理由,但无论效果怎样,却总少不了那一句“下次我一定给你弥补回来。”这样看似平常的承诺,很多时候放在军人的身上却成了一种奢望,亦给她带来很多苦涩。

从郊区出发到她的学校需要约1小时的车程,虽然出发前总会提前告诉她,但她还是会早早地等在公交站台。能够想象的到,当一辆一辆车靠站了,又走了,在我乘坐的那一辆还没有到达前,她在人群中努力搜索时,那一种期待而又焦急的眼神。

每次外出,满打满算加起来不到6个小时,所以总是想尽办法为她多做点什么。

“想吃点什么?”“换季了,我带你去买件衣服吧?”但无论问什么,她总是摇摇头,拉着我的手,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四处游走,彼此对视,却默不作声,只是脸上堆满了傻傻的、甜蜜而又幸福的笑容。走在路上,她总是会时不时低头看表,生怕时间会趁我们不备,偷偷跑快一些。转眼就要归队,这才发现她两手空空,而自己却提满了她为我精心挑选的东西。

“你们那里买东西不方便,回去和战友一起分享,我这儿随时需要随时可以买。”看着她满足的样子,我只能默默接受,一步三回头地坐上返校的公交车。一次偶然的机会,无意中看到她日记本里这样写:每次看到你坐上公交离开,我都会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累了,就低下头蹲在那里,始终不愿离开。看着眼前匆匆走过的人群,感觉好像你还在我的身边,多想让你再紧紧抱我一次。但是当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昏暗的路灯下剩下的只是我和自己那孤零零的影子,而你却早已不在身边。一年里,我们就这样过着相见时难别亦难的生活,虽然聚少离多,但我们之间的感情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浓。

2010年7月,在得知被分配到南疆的消息后,她始终不敢相信这就是现实。直到陪我来到机场,她仍抱有那么一丝丝我能留下来的幻想。通过安检的那一刻,她就在我的身后,但我没有勇气回头再去多看她一眼。即将登机,收到了她发来的短信:“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这不是真的。我一直天真的以为这是你自编自演的一出恶作剧,是在考验我对你的感情。我还在这里,想着你能像以前我们每次见面时一样,嬉皮笑脸地走过来,你真的走了吗?”没等看完,眼前早已模糊不清,泪流满面。“等我回来,娶你回家。”那一年她才刚满20岁。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