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田全军政工会两周年 军报推出解辛平文章:挽住云河洗天青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解辛平责任编辑:菅琳
2016-11-01 03:24

马克思说过,科学理论的“每个原理都有其产生的世纪”。对人民军队而言,当年有当年的雄关漫道,今天有今天的时代峰峦。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问题是工作的导向。问题出在哪里?习主席强调:“最根本的还是理想信念、党性原则、革命精神、组织纪律、思想作风等方面出了问题,要从政治工作的角度进行反思……”

“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原则昭示我们,没有政治上的坚不可摧,就没有军事上的所向披靡;只有闯过灵魂深处的激流险滩,才能直面未来战场的刀山火海。

反思就是解剖,解剖就要动手术刀。

手术刀下,是思想政治和作风上存在的“十个方面突出问题”,刀刀见血。彻底纠治这些问题,是让我军生命线永葆生命力的“路和桥”,是应对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这场大考的“知与行”,是直面国内外形势发生深刻复杂变化的“谋和略”。

革故当须鼎新,鼎新就要立新路标。

新路标前,是猛药祛疴的一剂剂对症良方。从“四个牢固立起来”到“五个着力抓好”,从确立“军队好干部五条标准”到大力培养“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这是一支军队的“洗心”“补钙”,更是一次不忘初心的回归。

传承务必坚守,坚守就要守“根”守“魂”。

古田全军政工会全面总结了我军必须坚持的“十一个优良传统”。这些传统顶天立地、生生不息,守住了这些,就是守住了当代军人务必“虔诚而执着、至信而深厚”的政治灵魂和精神支柱。

相隔85年的两次古田会议,传递着不同时代的伟大共鸣。87年来的斗争经验,两年来的强军兴军实践,已经雄辩地证明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科学真理性和价值超越性。

秉承勇于直面问题的真理品格,弘扬崇尚“自信、自觉、自省”的政治品质,古田全军政工会以更大的历史自觉传承和回归传统,以更大的理论勇气创造时代的行动指南,成为我军又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分水岭”。这次会议,确立了党在强国强军征程中政治建军的大方略,把我们党建军治军思想推向了一个新的时代高峰。

恩格斯说:“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的进程也应当从哪里开始。”

确立思想指导,立起政治引领。踏上强军兴军征程的人民军队,必须坚持不懈用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特别是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贯注部队、武装官兵,坚定不移地维护核心、看齐追随,锻造铁一般信仰、铁一般信念、铁一般纪律、铁一般担当,始终在党的旗帜下行动和战斗。

血火年代远去,复兴时代走来,我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靠近世界舞台的中心”,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大国军队有大国担当,国家的命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与军队的强弱、战场的胜败紧密联系在一起。

军事服从政治,战略服从政略。“思想建党、政治建军”这8个大字,本身就是战火中淬炼出来的真理。筹划和指导战争,必须深刻认识战争的政治属性,从政治高度思考战争问题。政治建军方略的思想之光,照彻军事战略指导的巍巍殿堂、备战打仗的滩头阵地。

这两年,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从理论概念化作实力指标。2015年5月,古田全军政工会召开7个月后,我国发布《中国的军事战略》国防白皮书,向世界宣告我军逐渐探索构建起与时代要求相适应的能力框架和素质模型。能力建设的步伐加速,闪现在战争实验室数字海洋里,闪烁在兵棋推演沙盘上,飞驰在三军辽阔演兵场。

这两年,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的专家学者们发现,战略课题立项数量呈一条陡然上扬的曲线。思考当世“隆中对”,经略强军“大国策”,伴随着他们的“三更灯火五更鸡”。这条曲线,与我军驶向深蓝、飞向远空、走向世界的步伐同向延伸、同频共振。专家学者课题目录的显著变化,是时代的映象。

这两年,我军各级指挥员更具世界眼光,洞察时代变局。“建设与我国国际地位相称、与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高度关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安全”……勾勒出全球视野下的大国防观、大安全观。

古田整军纪,古田治训风。习主席亲自推动全军坚持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坚持实战化这个基本要求,坚持抓作风与抓战斗力同向用力、同步推进,展开了一场训练领域的思想大发动、积弊大扫除、能力大对表、建设大转型。

纵观全军实战化演兵场,领导干部打头阵、做示范,各级党委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决心意志,坚决纠治训风、演风、考风方面的突出问题,动真格、下猛药、出实招。

这一切充分表明,古田全军政工会召开两年来,回归本位、备战打仗之风强劲回归。

站在新的历史制高点上的战略擘画,把备战与止战、威慑与实战、战争行动与和平时期军事力量运用作为一个整体加以运筹,以与时俱进的马克思主义战争观开辟了当代中国军事哲学的新境界,标注了民族复兴进程中军事战略方针的新高度。

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时不我待,只有具备世界一流的能力,才能获得世界一流的席位。“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横戈马上行。”一支军队所向披靡,不仅在于演兵场上掀起的尘沙硝烟,更在于内心深处升腾的烽火狼烟。

国防大学精武雕塑园里,有一个从古代向现代穿越的盔甲武士。与他比肩而立,感受的不只是穿越,更是一支军队的奔跑与飞翔。在这支军队的目光前方,是打赢战争、捍卫和平的辩证,是明天的战场、永恒的胜利。

1853年,太平军攻取南京。洪秀全和他的高级将领们开始“安乐坐天朝”,奢靡与腐化,凝结在黄金打造的王冠和夜壶上。太平天国“醉太平”,没过几年便灰飞烟灭。

一位学者曾对近百年中国旧军队的衰败规律做过分析,结论是“从组建到丧失战斗力大抵30年左右”,衰败的共同原因,就是“腐败埋葬了自己”。

两年前,这样的警钟同样回荡在古田上空。

两年来,我们摧枯拉朽般涤荡着空中的雾霾。

经历很不平凡,努力很不平凡,成绩也很不平凡——

我们“解决了一些多年来一直想解决但一直没有很好解决的问题”:公款私用不敢了,“车轮上的腐败”得到遏制了,选人用人的风气向上向好了……过去有的领导干部提拔一路占一路房子,现在向组织瞒报一套房子就会丢掉官帽;以前迎来送往免不了推杯换盏,如今违规喝一滴酒也将被严肃处理。

我们“端正了多少年来想要端正但始终没有端正好的政绩观”:中心工作“居中”了,选人用人的“刻度”定在打仗上了,“训为看、演为看”的假把式露头就打,资源的投向投量更加科学……这一为官从政的“度量衡”,恢复了应有的坐标,想干事的有奔头了,能干事的有前途了,不干事的没市场了。

我们“扫除了过去不少人认为不可能扫除的雷区”:“老虎”“苍蝇”一起打,一批军以上领导干部被绳之以党纪国法,打破了“刑不上大夫”的猜想、打消了“反腐有禁区”的疑虑、扭转了“法不责众”的心态,党风军纪为之一振,不敢腐的震慑作用得到发挥,不能腐、不想腐的效应初步显现,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

腐败,“往往集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腐化、作风专横于一身”,是我们事业最大的敌人,“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否则军队就有变质变色的危险”!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把查案惩腐、整纲肃纪与激浊扬清、强根固本结合起来,更好地实现思想上洗礼、组织上纯洁、政治上团结,海晏河清、风清气朗的政治生态蔚成局面,广大官兵强军兴军的意志力量空前凝聚。

正风肃纪,利剑奋斫,“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惟有如此,才能唤回军队政治生态的绿水青山。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