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特战队员心里的小目标,这座塔碑都知道

来源:解放军报客户端作者:陈竹青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8-05-23 16:52

(一)2012年

南京。

“周排长!你就退出训练,好好养伤吧!”看着周朋生为防止感染而用塑料袋包起来的双手,突击组2号队员带着哭腔说。

周朋生说:“这点小伤不碍事,走走走,继续前进!”

这是野外极限“魔鬼周”训练的第三天,武警徐州支队特战分队的战士们领受了新的任务:5人小组捕歼战斗。战斗中,突击组2号队员的空包弹误伤了带队排长周朋生的左手。缝了3针后,周朋生果断用塑料袋包起双手,拒绝退出训练。

周鹏生与记者端端

看着受伤不下火线的周朋生,大家眼里都热热的。要不是周排长这个领队人,一路走来,应该会难很多吧。“魔鬼周”第一天,夜里12点吹响集结哨,然后就开始了30公里负重30公斤的奔袭,路上下起暴雨,正好路过一个新建楼盘,及膝的泥巴让人动弹不得,好不容易拔出脚,鞋子却找不到了,大家筋疲力尽,分不清脸上是雨水还是汗水。走两步就摔倒的周朋生,给战友们加油打气,一个个拉起来继续前进,7个小时后终于到达终点。

这一路上他常说:“特战的‘特’就体现在我们是打不垮,拖不烂的队伍。”泥泞中的相互搀扶,困境中的协力求生,伤痛下的继续坚持,战友们没人觉得这句话是说教,这明明就是他们的真实写照。

四天后,“魔鬼周”训练结束。周朋生在内的10名队员,全部荣获“猛虎”勋章。大家抱在一起开怀大笑,26岁的周朋生看着自己正在结痂的伤口,心里想:刻在手上的勋章,珍贵啊!

回程路上。

“周排长,回徐州,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回去之后,再去趟淮塔。”

南昌。

最近,南昌职业学院武装部的刘老师总是遇到一个男生来问询:“老师,老师,我的征兵体检过了没有?什么时候通知我政审呀?”男生高高瘦瘦的,一脸急切。

刘老师耐心地说:“别急,小李,有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的!”

“到底是90后,主意拿得可真牢!”李德民走后,刘老师忍不住说。

李德民报名参军只和二叔说了,二叔不仅当过兵,还上过战场,他从小最喜欢听二叔讲在部队的故事。爷爷为了小儿子没少操心,便在平时言语中透露出不会再让孙辈当兵的想法,还在上大学的李德民为了避免家里的“腥风血雨”,没跟父母商量就报了名。

没几天,通知政审的电话打到了家。先斩后奏,爷爷又气又笑:“这小子,心里怎么有这么多小九九。”出乎李德民的意料,长辈们并没有阻拦。只是叮嘱他,既然都参军了,就照顾好自己,好好干。 临出发的前一夜,父亲问了他一个问题。

“为什么选择去武警徐州支队啊?”

“爸,徐州多好,淮海战役知道吧?徐州就是主战场。”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