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雷神”队长在,就没有完不成的任务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蒋龙 邓惠文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8-08-10 17:31

我和军队的不解之缘

空降兵某特战旅“雷神”队长史建强——

刀尖上,锋芒闪烁

■蒋龙 邓惠文

7月,海拔3000多米的某高原,雨像瓢泼似的打在“雷神”突击队员的脸上,带来了阵阵寒意。经历了两天一夜拉练的他们,在疲惫不堪的状态下投入最后的实兵对抗——被“蓝军”包围,似乎败局已定。

“唰!”就在“蓝军”指挥员上报情况时,一个身影如鬼魅般从草丛中闪出,将其控制;在其他“蓝军”官兵失神的刹那,又有数个迷彩身影闪出,没过多久,“雷神”突击队就实现了“绝地反击”。第一个身影,就是队长史建强。

“只要有队长在,就没有完不成的任务。”提起史建强,桀骜不驯的突击队员们个个竖起大拇指。史建强的威望,不仅源于他过硬的专业素质,更建立在他处处当先锋打头阵的表率作用上。“雷神”突击队作为 “精干、多能、灵活”的空降特种作战力量,担负着引导打击、特种破袭、要点夺控、应急救援、斩首行动等多种任务。根据生理规律,30多岁的史建强身体素质已经开始不适应大强度、超负荷训练任务,但作为队长的从未敢有片刻松懈。

战术训练,他和新队员一样每天上百次扑倒在地,身上常常摔得青一块紫一块,胳膊、大腿上的数十个伤痕新伤压着旧伤;山地越野,他会到最后面拽着落伍的队员一起奔跑,不让一人掉队;寒风凛冽的泅渡训练,他顾不上河水刺骨的冰冷,率先走入水中,带着队员“嗷嗷叫响”……“雷神”突击队教导员张绍斌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他的搭档:一年三百六十五,都是横戈马上行。

常年高强度的训练,让史建强始终保持着闻战则喜的冲劲。今年3月,旅里组织“雷神”突击队整建制翼伞昼夜间跳伞。夜间翼伞跳伞,由于光线不足跳伞员视线受阻,加上翼伞滑翔速度快,稍微处理不好就会造成两伞相插相碰、着陆偏离空降场,未知风险大。按理说,跳伞数百次的他,完全有资格在地面指挥部队跳伞,但受领任务时,他主动向领导要求:“我是‘雷神’队长,我跳第一个。”在他的带领下,队员们克服重重困难,圆满完成翼伞昼夜间跳伞任务,练就全天候翼伞空降渗透硬功。新队员赵楠说:“只要队长在前面,刀山火海我都敢跳。”

翼伞滑翔。

“队长不仅自己练得狠,抓训练也特别狠,遇到“偷工减料”的事,一点就着。”队员张铭江至今心有余悸,一次旅里组织攀登考核,队员们为了取得好成绩,私下用粗绳取代了细绳。史建强知道后,先是让队员们背着麻绳3公里奔袭,等大家气喘吁吁跑完后,又让队员进行800米武装障碍。在大家累倒在终点后,他才黑着脸训大家 :“作战用什么绳子,训练就要用什么绳子,下不为例!”

“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这是史建强在训练场上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在队里,队员们无论生活还是训练,全部要穿作战靴,并且鞋带不得外露;侦察渗透训练,装具不能发出一点声音;每次战备拉练,背囊里连一枚针线、一块刀片都不能少,随时做好上战场的准备。队员安浪说:“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队长是真的为我们好。”

前不久,“雷神”突击队参加旅里在高原组织的综合演练,中途大雨如注,加之高原缺氧、地形复杂,面对一个又一个艰难的课目,有的队员建议部队绕过规定的山地路线,直接抄捷径的公路。

拼搏。

“下雨就不打仗了吗?遇到困难就退缩了吗?这不是我们‘雷神’!”史建强斩钉截铁地说。他领着全队官兵往大山深处扑去,在雨中强行军30多公里,途中翻过三道悬崖,其间还穿插演练了山地攀登、伏击捕俘、武装奔袭等10多个课目。回到宿营区时,史建强身上挂了伤,血水雨水混在一起,即使这样,当晚“雷神”的战斗体能训练也没取消,队员们在雨中训练的喊杀声冲破雨雾响彻云霄。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