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暴力”让我伤不起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武警云南总队曲靖支队三中队列兵 黄前灿责任编辑:姚远
2017-07-11 09:38

“队长,我想调离二班。”晚饭后,我鼓足勇气走进中队长宿舍,向他开了这个口。

中队长杨和霖听了很诧异:“你在班上待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换班呢?”

我低着头,揪着衣角小声说:“我感觉自己成了班上‘多余的人’,班长不理我,战友们也都疏远我。”

虽然我尽量说得轻描淡写,但杨队长显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你是大学生士兵,平时表现不差,怎么会在班里不受待见呢?”

看着杨队长真诚的目光,我把心里的“苦水”都倒了出来。半个月前,由于内务整理不够规范,作为惩罚,班长杨晓虎没有允许我外出。我觉得班长这样做很不合理,一气之下就把事情捅到了中队。

虽然队里纠正了杨班长的“土办法”,让我如愿外出,但我却因此和班长结下了“梁子”。自那以后,我觉得班里的战友看我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异样。跑5公里时,没人再“拉我一把”;向别人请教问题,得到的总是敷衍的回答。

接下来发生的两件事更让我无比郁闷:中队开展摔擒训练,需要两人配对进行模拟对抗,班里的其他战友迅速找到了搭档,而我却被晾在一边;端午节那天,我站完哨回到宿舍时,战友们正聚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吃粽子,只当我是空气。那一刻,委屈的泪水在我眼眶里直打转。

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杨队长安慰我说他知道了,他来处理这件事,让我放心。

没想到一天后,杨班长宣布调整班里的互助小组,把他自己和我编在了一组。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手把手教我搞内务、抓训练,我也发挥自己能写会画的特长,积极主动地为队里出黑板报、写新闻稿。班里的战友们对我的态度也越来越热情,我的训练成绩大幅提升。最让我高兴的是,那面久违的内务卫生流动红旗又回到了我们班。

后来我得知,那天我离开杨队长宿舍后,他立即召开了中队的思想骨干会。会上,他指出打骂体罚这个“高压线”现在没人碰了,但“冷暴力”却更可怕,打骂体罚伤的是表面,冷暴力伤的却是战友的心。有意冷落黄前灿这样性格内向、综合素质有弱项的大学生战士,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心理负担?杨班长也在会上做了自我批评,表示要尊重我民主意识强的特点,多看我身上的闪光点,帮助我补齐短板,加速成长……

如今的我,心里阳光面带微笑,对未来充满希望。

(陈海龙、特约记者 邹清明整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