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老士官班长热衷于“退居二线”,背后原因竟然是……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 作者:代 烽 陈 超 李军学 发布:2019-04-12 03:30:08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

“老士官班长为何热衷于‘退居二线’?”这一问号,一度困扰着武警上海总队执勤第一支队的各级带兵人。老班长们到底怎么想?该支队领导深入班排,探寻老士官留任班长意愿不强背后的真实原因——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老班长请辞”现象告诉我们什么

■解放军报记者 代 烽 特约记者 陈 超 通讯员 李军学

武警上海总队执勤第一支队上士班长陈健带领中队战士进行刺杀训练。王 亮摄

老士官为何不愿当班长

“老士官班长为何热衷于‘退居二线’?”这一问号,一度困扰着武警上海总队执勤第一支队的各级带兵人。

老班长们到底怎么想?该支队领导深入班排,探寻老士官留任班长意愿不强背后的真实原因——

家事牵绊难安心。支队中士以上士官已有近百人成婚,不少人坦言:“当班长虽是件光荣的事,但成家有了孩子后,家事多多少少要牵扯些精力。”特别是有了二胎的士官家庭,妻子一个人带两个孩子根本忙不过来,伴随而来的是争吵、冷战和感情危机。

压力太大缺激情。“现在‘00后’战士思想活跃、个性鲜明,带起来比较费劲。班里哪个战士不小心冒个泡,班长就得承担责任,搞不好还要受处分,‘压力山大’。”上士班长于振起的顾虑具有一定代表性。

年龄倒挂不顺心。不少老士官年龄比中队干部大好几岁,有的中队干部甚至是老士官带过的兵。出于工作原因,有时老士官会被中队干部点名批几句。尽管知道中队干部是为了工作,但老士官心里还是会感觉别扭,不是个滋味。“人要脸,树要皮”,干脆不操那个心,辞去班长管好自己就行。

二次就业很忧心。不少老士官表示,不当班长可以腾出时间学点东西,为退役之后做些准备。上士王再军是名狙击手,他觉得在部队学到的“看家本领”到地方用不上,去地方后能干什么,心中没有底。

身体有伤吃不消。上士宋发发在一次训练中右膝韧带撕裂,做了重建手术。他向中队请求辞去班长职务时说:“我很想在班长岗位上干下去,但伤情不允许我再做摔擒、跑障碍、跳木马等剧烈运动。”

功成名就歇口气。“我已经入了党、立了功,在班长岗位上干得再出色也无法提干,所以没必要那么拼了。”个别班长的想法很现实:过一两年“船到码头车到站”,自己也该歇歇了。

总结原因,该支队党委一班人感到,老士官不愿当班长的原因有很多,但少数人大局意识、奉献意识、责任意识弱化是根本原因,如果不及时纠正,必然影响基层建设。

谁来接老班长的班

老士官能撑起“一片天”,但如果开始盘算个人的“小九九”,即便强留也可能会“出工不出力”。年轻士官干劲足,但经验不足,一时难以胜任班长岗位。

谁来接老班长的班?这一度成为该支队不少中队干部头疼的问题。

该支队执勤13中队骨干力量比较薄弱,去年底,应急班班长和炊事班班长岗位出现空缺。中队长沈彬拿着花名册翻来翻去,竟难以找到合适的接班人。

“中队士官队伍能力参差不齐,两极分化现象较为严重,能独当一面的多为老士官。想干的新士官差火候,难以扛起大梁。”沈彬坦言,当时自己一度慌了神。

时逢机关蹲点帮建,沈彬将骨干接班难题作了汇报。支队领导从其他中队调了两名上士班长给13中队,及时补了空缺,解了燃眉之急。

“13中队这种情况在支队比较少,中队的班长一般从中队的副班长中产生。这次支队调整了40多名班长,九成以上由副班长接任。”该支队政委赵锦荣告诉记者,资历老、能力强、形象好的副班长会成为班长的第一人选。

但班长的配备有时会打破常规。去年初,考虑到班长骨干的梯次配备,执勤14中队综合衡量后,直接破格提拔无副班长经历的下士曹文勇担任班长,成为中队最年轻的班长。

“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当班长?”该支队问卷调查显示,85%的战士选择比自己年龄大、兵龄长的人当班长,理由是心理上容易接受;70%的战士选择军事素质过硬的人当班长,原因是平时工作容易出彩;90%的战士选择以身作则的人当班长,原因是班级会比较团结,不易闹矛盾;75%的战士选择性格开朗、兴趣广泛的人当班长,原因是大家能处到一块去……

“班长并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要过五关斩六将才行。”执勤15中队指导员汤卫东谈到,这次中队选拔班长时,有名副班长能力素质不错,个人当班长的意愿也强烈,但平时性子比较急,结果民主测评成绩不理想,未能选上。

老班长“一身轻”,新班长行不行

“打扫卫生、出公差接连几次都是我。”春节刚过,执勤13中队上等兵小赵找到隔壁班的老乡战友发牢骚、倒苦水。

原来,老班长周博请辞班长职务后,新班长李庆辉是周博以前带的新兵。李庆辉碍于老班长的情面,管理起来缺底气,脏活累活从不让周博干,但凡有公差也都是让义务兵轮流去。周博“无官一身轻”,既不管人,也不管事。

互不打扰,成了周博和李庆辉心照不宣的相处方式。调查显示,有的老士官离开班长岗位后,觉得管多了越位,干脆啥事都不问;不少新班长也认为,老班长最好别乱插手,只要管好自己就行。

现实往往不如人愿。一次,中队组织班级军事技能大比武。李庆辉心中没底,但又不好意思请教周博,结果比武排名不理想。

第一次亮相不成功,李庆辉心有不甘。在随后的工作中,他更加用心,时刻以身作则,但处理事情总是“美中不足”,因小纰漏接连被中队干部点名。

周博虽不再是班长,但全班挨批,身为班级一员的他也觉得很没面子。其实,周博也想提醒李庆辉,可碍于李庆辉的不请教、不开口,于是就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不插手。

眼看班级建设走下坡路,李庆辉着急上火坐不住了。一次班务会后,他主动找到周博请教带兵经验。周博也做了自我检讨,表示愿意协助他抓好工作。

新老携手,事半功倍。在两任班长共同努力下,班级建设很快有了起色,2月底夺得训练和内务两面锦旗,受到中队表扬。

支队机关调查发现:在工作展开上,四成新班长能平稳开局,四成新班长能勉强应对,二成新班长则比较吃力。

教育课上,中队指导员林国栋将周博和李庆辉的故事搬上了讲台。他说:“卸任不等于放下责任,老士官始终要成为一个榜样、一面旗帜,新班长也要虚心请教,主动取经。只有每根承重梁都承重,部队建设才能越来越好。”

1 2

责任编辑:王俊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数据加载失败,请确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侧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