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军报

他们用油彩在石头上作画写字,同家信一道寄给远方的家人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刘建伟 黄 超责任编辑:杨凡凡
2021-11-22 08:43

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解放军报记者 刘建伟 通讯员 黄 超

月上树梢,西北的黄昏美得很纯粹。这天傍晚,在古老的额尔齐斯河畔,武警兵团总队某执勤中队的“绘石”比赛正在举行。

“现在,让我们给远方亲人准备一份特殊礼物……”在热烈的掌声中,指导员任开龙宣布“绘石”比赛开始。

“这是我们的一项传统。”任指导员介绍说,中队驻守额尔齐斯河畔,每年都要组织官兵从额河边捡来石头,用油彩在石头上作画写字,并将绘好的额河石和写好的家信一道寄给远方的家人。

上士李国兵的额河石上,画的是一位年轻士兵向一位转身离去的老兵敬礼送别的画面。即使11年过去了,他依然难以忘记,那名退役多年的老兵对额河石的眷恋。

2010年,李国兵还是上等兵。中秋节那天,他正在营门哨执勤,一位不速之客从不远处走来。

“哨兵同志,我是你们中队以前的老兵,想回来看看……”来人深邃的眼眸中充满期待之意。听到消息并核准身份后,中队干部将他迎进去,让这位辗转4500余公里的老兵,终于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家”。

老兵故地重游,参观了战士们的宿舍,再一次深情凝望自己年轻时坚守过的哨楼,在曾经挥汗如雨的训练场上走了一圈又一圈。那天下午,李国兵陪着老兵一起来到营区北侧的额尔齐斯河畔。

那是北疆最美的季节。秋日的额尔齐斯河静静流淌,河面上倒映着湛蓝的天空和河岸金黄的胡杨,河水清澈见底,一块块形态各异的额河石躺在河底,任流水像细纱轻柔地拂过。

掬一捧清冽的河水,老兵静静闭上眼,用鼻子小心地嗅着这无比怀念的味道,再一饮而尽。接着,他脱下鞋袜,蹚水走进了齐膝深的河里,不一会儿就捧着几块额河石回到岸边。

“您的腿上怎么这么多疤?”望着老兵腿上密密麻麻的黑色疤痕,李国兵疑惑地问。

“都是额尔齐斯河刻进我们身体里的。”老兵打开了话匣子,向李国兵娓娓讲述起他们那个年代的戍边故事——

“我们在这当兵时候,北屯的老百姓就有‘十个蚊子一麻袋’的说法。”老兵介绍说,额尔齐斯河两岸是世界上四大蚊虫聚集地之一。夏天一到,早晚时分,蚊虫就到处叮咬人和牲畜。它们的个头和毒性都很大,常常是黑压压一片,不仅叮得人受不了,就连有的牛羊都受不了而撞墙自杀。“有一回,我们建训练场,一名内地来的施工人员被蚊虫咬得受不了,宁愿不要工资,干了一天就走了。”

早年,飞机洒药灭蚊这项技术还没来到北屯。老兵和战友们在额尔齐斯河畔的营区服役,尽管大家想尽方法防蚊灭蚊,但每个人都被咬了一身疤。老兵拍了拍李国兵肩膀,露出淡淡的笑容:“越是艰苦的环境,越能磨练意志,这是我们为国戍边的见证,也是向祖国最好的表白。”

老兵小心翼翼地把捞起的石头放好,赤着脚靠近水边清洗起来。他一边用手搓洗着石头表面,一边指着下游100米处的河湾说,那年夏天,他们手拉手下河救回两名哈萨克族的落水儿童,孩子父母感激得流了泪;在河对岸的林子里,他们帮哈萨克族牧民寻回过走丢的小牛犊……

后来,老兵因家中父母生病,不得不选择退伍回家。临走前那些天,他每天都要去额尔齐斯河边走一走,想再多看几眼自己挥洒过青春与热血的第二故乡。

挥别军营,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变得愈加亲切。于是,越来越多的退伍老兵不约而同把自己对军旅青春的不舍和对战友的怀念之情,寄托在一块块额河石上……

日影西斜,老兵依依不舍地离开额河,跟李国兵一起回中队参加中秋茶话会。

“我能不能在石头上画上几笔?”中队板报员、一名入伍前学习美术专业的大学生士兵对老兵带回的额河石饶有兴致,提议用画笔在石头上作画、写祝福,老兵欣然同意。

板报组3名战士在老兵带回的额河石上画了中国地图、鲜艳的五星红旗、蜿蜒的额尔齐斯河、屹立的哨楼等图案,并写上了中队官兵对老兵的祝福。当他们把画好晾干的额河石塞进老兵手里,再一一向他敬礼时,老兵感动得泣不成声。

这是一种铭刻在血脉深处的眷恋。老兵对军旅的深情,让官兵受到强烈感染,也让当时的中队干部眼前一亮。他们决定,往后每年中秋节都举行“绘石”比赛,将绘上战士们祝福的额河石,寄给部分退伍老兵和战士们远方的家人。

万家团圆夜,将士思乡时。

“妈妈身体不好,我又不在家……”比赛刚开始,坐在窗边的列兵张毅还没进入绘画状态。今年是他从军的第一个年头。他望着窗外,思念着黄海之滨的母亲,把圆石在手里转了一圈又一圈。

“边关明月照山川,为保千家万户圆。”眼见几名列兵流露出思乡之情,中队长肖北军给他们讲述起中队官兵守护驻地群众的故事——

那一年春寒料峭,阿勒泰地区突发洪水,为了保护驻地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中队党员干部带头下水,官兵齐刷刷跳进冰冷刺骨的水中,加固堤坝、挡住了洪水肆虐。

那一年夏日炎炎,驻地一名维吾尔族孕妇因车祸大出血,中队战士李朋得知消息,第一时间赶到医院,为孕妇献上了被称为“熊猫血”的RH阴性AB型血。

那一年秋风萧瑟,中队附近一个木材加工厂突发大火。时任指导员吴友良带领官兵抄起灭火器具,第一时间冲进火场,为受灾群众挽回经济损失。

那一年狂风暴雪,驻地遭受严重雪灾,官兵积极投入清雪,疏通道路300多公里,救护被围困的群众800余人,转移牲畜5000余头……

一件件往事,让这位年轻的战士眼里有了光。他拿起笔,在额河石上勾勒出自己心里的画面。很快,一幅月光下手握钢枪的哨兵便跃然石上。张毅还在石头背面郑重写上“忠诚”二字,他要将这块石头寄给在青岛的妈妈,告诉妈妈自己为国戍边非常光荣,一定要干出个好样子。

“笑笑,爸爸在月亮下面呢,你来和爸爸一起摸月亮吧。”望着视频里妻子王庆芬怀中咿呀学语、刚一岁多的女儿,上士王延顺心满意足地笑了。

一家不圆万家圆。今年是王延顺第二次参加中队的“绘石”比赛。他特意挑了一块轮廓较大的额河石,在石上画了自己的一家三口。入伍12年,因常年坚守在司务长岗位上,王延顺几乎没回家过一次中秋节、春节。他知道越是节假日,新兵们就越思念家人,自己作为中队的“大管家”,必须坚守岗位,带领炊事班搞好伙食保障,让战士们吃好不想家。

支队实行司务长轮换制,王延顺在一个中队干满两年就要轮换到下一个中队。他把房子买在了老家南阳市,爱人王庆芬独自带着女儿在老家生活。结婚3年来,坚强的妻子一个人照顾双方4位老人。

近年来,王延顺代表支队参加总队后勤专业大比武,斩获团体奖项和个人奖项双料冠军,两次荣立三等功,被总队、支队评为“红管家”“好班长”。每每想到爱人的支持和付出,王延顺都心怀感激。他去年绘石的主题是“相守”,今年的主题是“感恩”。王延顺说,正因为有了妻子的理解支持和默默付出,自己才能安心为国戍边,“军功章里有她的一半”。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望着战友们精心绘就的一块块额河石,“小歌星”戴俊峰抱着吉他,弹唱起自创的新歌《情定额尔齐斯》:“可可托海给了你翻涌的碧波/美丽月亮湾/是你迷人的酒窝/远嫁的姑娘/总在北冰洋回望……”

歌声悠扬,像一条蓝色的飘带,奔向战士们远方的家乡。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